《逍遙小道士/逍遙小道士》[逍遙小道士/逍遙小道士] - 第7章 家傳武學

日出東方,天色亮起。

一大早就從院子里鍛煉回來的楚天來到餐桌前坐下,陳東來滿臉笑意地問道。

「楚先生,我已經為您安排好了車子,這是我的銀行卡,請隨便用。」

另一邊的陳勝楠有些吃味。

「爸,你對我可從來都沒這麼好過,這個楚天不會是你的私生子吧。」

「給我滾一邊去,別瞎說。」

被陳東來呵斥的陳勝楠嘟着嘴將火氣發泄在雞蛋上。

楚天也笑出聲來將銀行卡退回去。

「陳先生,錢就算了,車子我也不需要,有兩條腿足矣。」

陳東來也不敢硬勸,只是將一個手機遞了過去,看在這上面有地圖功能的份上楚天收下。

但也反贈了一道黃符。

吃過早飯,告別了陳東來父女兩,楚天徒步來到了位於龍騰市北面十五公里山上的白雲觀。

看着面前不遠處的觀門,楚天整理了一下麻布衣服走了進去。

剛一進觀門,便有兩個穿着道袍的道士走了過來行禮問道:「這位先生,今日本觀並不接待遊客,還請離去。」

「二位,我可不是來燒香的,麻煩轉告你們白觀主,十五年前的債是該還的時候了。」

楚天從懷中掏出一塊用不知什麼材質做成的正方形牌子遞了過去,看着滿臉迷茫的兩個道士笑道:「你把這個交給他,白觀主自然會明白。」

兩人看着楚天彬彬有禮,說的自信滿滿也不敢怠慢,趕緊拿着牌子轉身離開。

白雲觀不僅僅是一座擁有着三百多年的道觀,而且據說十分靈驗,每到良辰吉日來燒香的人不在少數,白觀主更是被龍騰市的達官貴人們所認可。

一般市裏面有什麼大的工程都會找白觀主堪輿吉凶,從未出過差錯。

道觀的後院是白觀主平時的棲身之所。

此時已經是上午九點,可卻依然有兩個人在進行激烈的交鋒。

「戰鬥」非常得激烈,兩人使勁了渾身解數都奈何不了對方,額頭上的汗水更是不斷落下。

「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

女人終於開始認輸,像一條死魚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任由大好風光在外展露。

「嘿嘿,我的功夫如何,早說了要把你收拾得服服帖帖你還不信。」

男人髮型凌亂,年過五十的他此時正收拾着衣服,可牆上的喇叭卻突然響了起來。

「觀主,外面有人找。」

「我不是說過,今天不見客的嗎?」

「觀主,他不是來上香的香客,而是一個年輕人,還拿了塊牌子說來要賬的!」

這話一出男人頓時笑出聲來朗聲道:「笑話,我白雲山從不欠債,何來要賬一說,更何況是個年輕人,真是天大的笑話,這簡直就是在詆毀我的聲譽,你讓他給我滾!」

外面沒了動靜,可白雲山卻老是感覺心裏空蕩蕩的,好像缺了一塊。

女人此時也穿好衣服,看着白雲山迷茫的樣子頓時來到懷中坐下,手指嬌媚的點着白雲山的胸膛笑道。

「雲山,我說你不會是欠了人家小孩父親爺爺一輩的錢吧。」

「轟隆。」

一語驚醒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