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 - 第十章:大伯吐血

  雲蘿慢慢從袖中掏出一個小瓶子,正是密室里的那個。

  「月河泉水!」雲朵驚愕失色,「它怎麼會在你手上,你從哪兒偷來的?」

  雲蘿聽到這個名字後,也忍不住挑了挑眉毛,月河泉水,若她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幫助中級靈修者進階的東西。

  靈修者,級別越往上越容易遭遇瓶頸,甚至有無限接近高級的中級靈修者,終其一生都止步不前,難以突破那一絲隔膜,於是像月河泉水這樣的東西,簡直就是絕世珍寶,絕對的有價無市。

  「原來就是這一瓶啊。」雲蘿初初驚訝了一會兒,但很快眼底卻多了一抹戲謔,「你說,這麼珍貴的寶貝,要是毀在你手裡,你爹會怎麼樣呢?」

  「你想幹什麼?」雲朵瞪大了雙眼,驚恐地看着雲蘿。

  卻見雲蘿將瓶子掐在拇指與食指中間,伸到空中,玩味的晃了兩下,然後猛然鬆手,瓶子直接掉在地上,「啪——」的摔成了碎片,那冰涼的液體甚至濺在了雲朵臉上,激的她整個人打了個寒顫。

  「你瘋了!」

  雲震宗趕到祠堂的時候,首先注意的是密室的位置,當看到暗門緊緊關閉着並無異常後,鬆了一口氣,然後他才注意到地上還有個人。

  雲朵狼狽的在地上趴着,哭的滿臉都是淚水,手腕處血肉模糊,鑽心的疼,心裏更是痛苦又加上委屈。

  「朵兒,你怎麼會受傷,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雲震宗上前將她扶起來,滿臉心疼,然而雲朵只是淚眼朦朧的望着他,面對他的問題卻一言不發。

  因為雲蘿走的時候給她施了禁言術。

  雲震宗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金銀財寶和女兒身上,雲家的其他人卻發現了其他端倪。

  「這是什麼?」

  雲震宗聞言望去,當看到地上那已經碎成半截的琉璃瓶時,胸膛立刻氣血翻湧。

  「月……月河泉水!」

  雲震宗的表情看上去比見到雲朵重傷還要痛苦。他多年修鍊,一直想要突破中級得到晉陞,然而一直沒能達到中級巔峰,他也就一直捨不得用這寶貝。

  可誰能想到,多年的珍藏,到最後竟然成了一堆碎渣!可笑,可笑至極!

  「噗——」

  雲震宗終於還是沒忍住,在沉重的打擊下,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他目眥欲裂,再看向雲朵的眼神哪還有絲毫憐愛,甚至恨不得一巴掌抽過去,抽死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