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 - 第二章:洞底旖旎

  「不好意思,純屬意外……」

  雲蘿面無表情的說出這句話,一張老臉沒紅沒粉,看不出半點羞怯,當然也沒有絲毫歉意。說完,她又大刺刺的掃了這個「人肉坐墊」兩眼,目光中帶着毫不掩飾的打量與試探。

  前世驅邪御靈,無論是風情萬種的妖,還是邪魅狂狷的魔,雲蘿都自認見得多了。如今身下這個,無論從氣息還是元魂上感應,都該是人類。可偏偏這個人類長得特別好看,好看的甚至超過那些天生具有種族優勢的妖魔。

  玄衣墨發,暗眸深沉。他的輪廓如刀削斧刻般稜角分明,眉飛入鬢,英氣逼人。周身氣勢亦是凜冽,連周圍的空氣都彷彿受了影響,被浸染的同樣陰沉。這個人就像是黑暗造就的一般。可偏生那雙眼睛光華流轉,令人驚艷,移不開視線。

  妖孽!雲蘿在心裏嘆了一句。

  不過可惜,她吃素,對美色不垂涎也不花痴。

  她撐着快要散架的身體,晃晃悠悠的想爬起來。

  這時,被她壓在身下沉默了半天的人卻忽然開了口,極富磁性的聲音,沙啞,似乎在極力隱忍着什麼,「該說不好意思的……是我……」

  「嗯?」雲蘿沒聽懂,狐疑的再次低頭,卻發現身下那人在微眯着眼睨她,那原本沉鬱的雙眸忽然有璀璨的流光醞釀開來,猶如盛滿了星河朔月,華麗的紫光中,竟有几絲血色閃過。

  雲蘿心裏「咯噔」一下,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被動不如主動。

  雲蘿五指成爪,直襲對方面門,同時左腿勾起,攢足了力氣欲往對方身下頂去。

  招式如行雲流水,雖是下三濫,但足夠決絕犀利。

  可她快,男人的速度更快,將她還在半空的手擒住,一個翻身,又將她不安分的雙腿緊緊壓在了身下。

  二人身體緊密相貼,雲蘿清晰地感覺到了對方某個部位在頂着自己。

  「……」

  男人攥着她的手心熱的嚇人,她再次看向他璀璨的幾近妖異的眼睛,忽然反應過來什麼。

  「你不會是……被人下藥了吧。」

  男人沒有回答,但那炙熱而紊亂的呼吸已經給了她答案。

  雲蘿腦海中頓時跑過一大群草泥馬,轟隆轟隆轟隆隆,然後活活把她完整的腦子踩成了一灘漿糊,失去了思考能力。

  孤妄塵趴在雲蘿的頸窩,鼻翼間滿是少女身上特有的馨香,胸前還壓着她柔軟的渾圓,意志力越綳越緊,已經有斷裂的趨勢。

  再這麼下去,他遲早會控制不住。

  「你別動。」

  溫熱的氣息呵在雲蘿的耳邊,明明是陰戾的警告聲,卻激起了她一身雞皮疙瘩。

  她難得溫柔一回,努力讓自己的語氣充滿安撫力,「你別衝動,深呼吸,保持清醒,畢竟咱倆只是陌生人,我知道你也不想跟我發生點什麼的,所以你要忍,我覺得你肯定能忍下去的,加油……」

  孤妄塵努力想聽清雲蘿的話,但到最後,卻只注意到她的嘴巴在一張一合。

  那精緻的,柔嫩的粉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