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 - 第三章:大鬧典禮

  孤妄塵慢慢睜眼,眼底已恢復了一片沉黑,冷聲道,「不用了。」

  殘月立時跪地請罪,「屬下來遲,願憑主子處置!」

  孤妄塵沒有說話,起身徑自繞過他,從地上撿起了一枚香包。那香包布料一般,針腳也很劣質,上面歪歪扭扭的綉着一個「蘿」字。

  他想起雲蘿走時放的那句狠話,明明自己狼狽的很,竟還敢那樣大言不慚。

  不過,倒是不令人討厭。

  「殘月,天門之力需要在手上畫什麼東西才能用出來嗎?」

  殘月還在戰戰兢兢的等主子降罪,卻沒想到孤妄塵開口竟然拋出了一個問題,這就代表並沒有計較他的過錯,於是鬆了一口氣,思索了半天道,「回主子的話,不用。無論是天門還是地門,靈力都是在身體里的,可以直接使出,無需畫任何東西。」

  不需要?

  可他分明看見,那小丫頭攻擊的時候,閃電是從她手心奇怪的圖形里生出來的。

  「有點意思。」孤妄塵將香包攥在手裡,嘴角揚起一抹笑意,隨即扭頭,在角落裡看到了什麼,那抹笑意頓時結成了冰。

  「到底是畜生成的精,怎麼學也學不成人,更學不會安分守己。」

  殘月聽着這話,順着孤妄塵的視線,瞥見角落處堆了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旁邊還有一顆赤紅色的珠子,是獸族的內丹,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

  他知道自家主子下手狠,但沒想到這麼狠。竟然活活把內丹燒出來,把人給燒成了一堆碳,那好歹是朝中的第一美人啊!太暴殄天物了!

  但是這些,殘月可不敢說出口。

  「狐姬這些年不安分,多半也是仰仗着她們家的勢力,狐氏一族得主子您庇佑多年,強大得太久,就忘了本了。主子可放心,屬下知道該怎麼做。」

  孤妄塵點了點頭,與殘月一起出去,一拂袖,那洞里便燃起了衝天的火光,夾雜着藍紫色的星芒,不多時便燒塌了山洞。

  殘月高興道,「主子的功力好像恢復了不少。」

  「還只是皮毛罷了。」孤妄塵的臉上面無表情,視線看向天空的東南方。

  殘月眼底生出一抹冷笑,「什麼時候主子恢復了,什麼時候他們也就活到頭了,屬下以為,那一天已經不遠了。」

  天光大盛。

  雲蘿如貓兒一般,無聲無息從將軍府後門潛入,藏在了後院一棵老樹上。

  這裡視野極佳,能清晰地看到前院的熱鬧。

  筵席豐盛,賓客如水,衣香鬢影,喜氣洋洋。

  將軍府今天非常熱鬧。

  人群的最前面,站着一個中年男子,精神料峭,面容剛毅。但同人說話卻笑眯眯的,說話也客客氣氣,舉手投足十分儒雅,讓人覺得很有涵養。

  這便是雲蘿的大伯,雲震宗。

  雲震宗身旁還跟着一名少女,細眉杏眼,朱唇如嫣,巴掌小臉,尖尖的下巴,是標準的美人胚子,但最多也就稱一句小家碧玉,因為生的太小家子氣。

  這是雲震宗的親生女兒,雲朵。

  她今天一身大紅,長裙曳地,流雲廣袖,頭上配着金步搖,手上挽着輕紗,模樣打扮跟個新娘子一樣,但云蘿知道她並不是要跟誰成親,而是要接受冊封,封聖女。

  祈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