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 - 第四章:大伯下跪

  雲蘿靠着樹杈,笑的肚子都疼。

  她總覺得自己身體里還有原主的意識,因為在她戲弄人後,除了成就感,彷彿還有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不管怎麼說,這種能笑能怒的日子她也是久違了,感覺還不錯。

  「誰在那裡!」

  雲蘿一笑,雲震宗就感覺到她的存在了,立時出聲道。

  雲震宗是中級火靈者,也算小有能力,在帝都有些名頭。否則單憑他旁系的身份,嫡庶尊卑有別,那些達官顯貴根本不可能被他請動,朝廷也不會賣他面子,對他家這個庶女請封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雲蘿收斂起了笑意,身形卻分毫沒動,她的手裡是街邊買來的黃紙,此時又燒掉兩張雷符,立刻有兩道天雷朝雲震宗襲去。

  天門之雷可不是他這麼個小小地門中級者能接的住的,雲震宗立刻嚇得臉色慘白。可當他咬牙奮力抵抗時,卻意外的發現自己抗住了,而且抗的很輕鬆。

  他心裏生出了幾分疑惑。這時,又有兩道閃電兜頭而來。這次他莫名的有些鎮定,用盡全力一擋,不但擋住了,而且閃電被他的火焰吞噬了。

  這意味他的能力比對方強!

  瞬間,雲震宗的眼睛幾乎放出了綠光。

  雲蘿看着他那副欣喜若狂的表情,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繼續燒着黃符不痛不癢的往他身上砸。她砸一個,雲震宗就接一個,而且接招的表情跟接天上掉下來的金元寶一樣,嘴巴都快裂到耳朵根了。

  而那些原本沉浸在恐慌中的賓客,此時也沉浸在了這令人震驚的事件當中。

  地門之火竟然吞噬了天門雷電,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事情?!

  天哪,真是這樣!雲震宗竟然已經厲害成這樣了?

  於是他們從一開始的看着這場面震驚,開始變為看着雲震宗震驚。

  好不容易從廢墟里爬出來的雲朵,原本還在埋怨父親為什麼不趕緊來救自己,然而看到這場面,卻是轉悲為喜,無比激動道,「爹,您又精進了,您竟然能與天門之力相搏!」

  以這句話為起點,又一輪的阿諛奉承被掀了起來。

  這種被所有人刮目相看,羨慕嫉妒恨,卻又無比敬畏的感覺實在太棒了!雲震宗心中暗爽,面對着雷電揮舞的手臂頓時更有力了!

  殊不知,雲蘿看着他,乃至看這一院子的人,都宛如智障。

  「哪裡來的狂徒,吃了熊心豹子膽敢來將軍府撒野,還不給我滾出來!」他方才說話還算客氣,現在卻完完全全無所顧忌了。

  如果說剛剛他還有些忌憚,現在被這麼吹捧,又「大顯神威」了這麼久,便一點都不怕了,甚至因為虛榮心的膨脹,還有些狂妄起來。

  他一點也不懷疑自己看到的「事實」,因為他覺得這世界上絕對沒有高手會這麼無聊,無聊的來耍他玩兒。

  然而雲蘿她……真的就是這麼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