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 - 第六章:高人坐鎮

  夏夜悶熱,惹人不快,院子里還有各色蚊蟲,嘰嘰喳喳,越發引人煩躁。

  「啪——」書房裡,雲震宗又摔碎個茶碗,這已經是今天的第六盞了。

  「你說你去動手,我便全權交給你,可如今人卻活蹦亂跳的回來了,還當場砸了場子,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我生你有什麼用!」

  雲朵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眼淚一個勁兒的往下掉,也不敢反駁,只在心裏暗暗戳雲蘿的脊樑,都是這個賤人害的!她早晚有一天要把今日之辱討回來!戳瞎那賤人的眼睛,割掉那賤人的鼻子,撕爛那賤人的嘴!

  雲朵兀自意淫着,想通過這些讓自己心裏好受些。

  雲震宗那邊也在嘟嘟囔囔的,不過卻不是發泄,而是想讓自己冷靜下來,給自己吃一劑定心丸。

  「那種功力,放在整個大陸都是有數的,別說這麼多年她都是廢靈根,就算真給她天門之力的根腳,她也修不到這個地步,她能算哪根蔥!不是她,絕不是她!」

  「呵呵,老子王撕蔥。」西苑的迎春堂里,舒舒服服泡完澡的雲蘿靠着軟墊,一邊吃宵夜一邊嗤笑道。

  在雲震宗書房的窗邊,有一枚小巧的紙人附在窗欞上,正神不知鬼不覺的偷聽着,並將話同聲機般傳進雲蘿耳朵里。

  「我看,那小廢物身後八成有什麼高人在坐鎮。年初時便有風聲說,東南那邊出了些動靜,許多隱世的家族都開始出山了,聽說太子家裡就恭請了許多位當門客……這個臭丫頭,踩了狗屎了,竟然能有這樣的奇遇!」

  雲蘿捏起一塊糕點塞入口中,點點頭,一臉贊同,「沒錯,就是這個思路,大伯,你很有前途,我很看好你。」

  「爹,如果她身後真有高人相助,那咱們怎麼辦啊……」雲朵一聽說雲蘿真漲能耐了,頓時憂心起來,畢竟這些年她欺負雲蘿欺負的,讓雲蘿殺她八回都不為過。

  「就算是高人,也會有弱點,沒有誰能真的天下無敵。而且前些日你大哥傳來書信,他在北海拜了個很厲害的師父,必要時候,可以請來幫我們的忙。」

  雲蘿聞言,仔細思索了一下,「弱點啊……」

  若說弱點的話,就是現在這個身體弱點。只能用出不到從前功力的十分之一。拿黃符為例,前世雲蘿主要運用的就是黃符,但如今只能用來跟人小打小鬧,真正出招必須放血。

  舌尖血也好,指尖血也好,都是她的血。天地之力是無窮的,隨便借,可她的血不是啊,遇上群攻,不就撲街了,而且她讀條時間很長的。

  再說這個世界本身就是怪力亂神的世界,她少了很多在現代時的優勢,那個什麼天門之力,她還沒真正見識過,並不敢保證自己就能強過人家。

  這也是為什麼,她並沒有直接暴露身份,而是給了別人很多想像的空間。雲震宗所思考的高人相助,其實正是今日在場之人都會有的猜想。

  人們對於未知的恐懼,對於所謂世外高人的敬畏,對現在的她來說是一把保護傘,保護她成長到足夠強大,至少跟前世一樣強大。

  這時,雲震宗忽然冷笑了一聲道,「……而且,那丫頭的體內不是有我們下的蠱蟲嗎,必要時候,便是最後一道保命的屏障。」

  雲蘿吃東西的動作一滯,終於將弔兒郎當的模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