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 - 第七章:偷聖書

  雲震宗自己也不明白怎麼回事,一邊拚命解釋討好,一邊命下人趕緊將金錠撿起來。就在他再次把箱子遞到禮官手裡的瞬間,紅光卻再次出現。

  「雲老爺……」禮官已經有些咬牙切齒了,他素來被各世家巴結着,拉攏着,可從沒受過這種氣,也沒見過金子送出手了還往回拽的。果然旁支就是旁支,沒見過這麼沒里沒面的人。

  「真的不干我的事。」雲震宗真恨不得自己長着八張嘴,把這件事趕快解釋清楚。

  然而禮官卻已經氣急敗壞。

  「這裡就這麼幾個人,只有你雲震宗是火靈,那紅光不是你使出的還能有誰!我本憐憫你愛女心切,你卻這般戲弄本官,既然你非真心實意,那便罷了,這場典禮,你愛找誰主持找誰主持,本官可沒空陪你玩兒!」說完,即刻拂袖而去。

  話說的這般決絕,任憑雲震宗臉皮再厚也攔不住了,他怒火中燒,一拍桌子道,「雲蘿呢,她現在在哪兒!」

  一定是她,也只能是她在搞鬼!

  可是火靈明明是地門之力,到底是怎麼……

  「回稟老爺,大小姐還沒起呢。」

  「沒起?你確定她還在房裡?」

  「確定,方才婆子來報,大小姐剛把送早膳的婢女趕出來,也有許多人作證,她今天連迎春堂的大門都還沒出。」

  雲震宗聞言,竟然漸漸冷靜了下來。

  西苑離這裡並不近,雲蘿總不能隔着這麼遠玩陰招吧,而且昨天是天門之力,今天卻是地門之力,的確值得懷疑。

  難不成雲蘿昨天真的只是看熱鬧?

  可是雲家最近,到底惹上誰了呢?

  雲震宗想破腦袋也弄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不知道,他從一開始思路就錯了。而且誰說雲蘿不能隔着這麼遠耍陰招了。

  在雲震宗的衣袍下擺,正有一隻指甲蓋大小的小紙人附在上面,隨着衣袍的擺動而擺動,如同在耀武揚威一樣。

  而在卧房裡,雲蘿將燒掉的火符紙灰埋進了花盆裡,然後躺回床上,準備再睡一個回籠覺。

  聖女?她沒興趣。

  但別人想搶她的東西,只有兩個字——沒門。

  ……

  「外面都在傳,說二小姐做聖女名不正言不順,連老天都看不過眼,所以昨天的禮台才會被劈。」

  「這才真叫晴天霹靂呢,今兒早上禮部的大人來,沒坐一會兒就走了,走的時候臉色差的呀,我看二小姐這回真沒戲了。」

  「可我聽到的版本卻說是咱們大小姐找到了厲害的靠山,昨天之事乃是她一手編排,是在報仇呢。」

  「別說了別說了,大小姐過來了……」

  雲蘿在眾人面前踱步而過,把所有的閑言碎語都聽進了耳朵,面上卻始終聲色不動。

  別人怎麼編排她,她一點也不在意,最重要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