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 - 第八章:再生曖昧

  黃昏日落,天黑之前,雲蘿一身黑色勁裝進入了雲家祠堂——這就是聖書的藏書之地。雲蘿做出的靈媒小紙人,可偷聽,也可視物,所以能找到這裡並不難。

  祠堂內空蕩蕩的,看上去肅穆又寂寥,陰冷的風吹過雲蘿的臉頰,襯的她那張竟也有些陰森可怕。

  只見她觀察了一會兒,忽然走向案台,然後拿起了幾個靈牌,看似隨意的挑換了一下位置,這時,牆壁內竟傳出了聲音。不一會,便有暗門緩緩開啟。

  這在雲震宗的地圖上並沒有交代,雲蘿只是靠直覺和經驗,便在短短數秒內看穿了一切。

  緩緩步入暗格,雲蘿的腳步卻頓在了密室門口。

  只見十米見方的密室內,四面牆壁皆由黃金塑造,明晃晃的顏色,詮釋了什麼叫真正的「蓬蓽生輝」。

  地板上,擺放着各色玉石玉器,琳琅滿玉,價值連城。最搶眼的是一池蓮葉荷花雕塑,那荷葉玲瓏剔透的跟要滴出水一樣,荷花亦是精緻無比。

  其他的諸如白銀珍珠翡翠,更是數不勝數。

  雲蘿的臉上緩緩露出一抹笑容,那半彎的眼睛恰如一輪清月,「很好,很有錢,很讓人滿意。」

  據她所知,雲蘿的老爹雖是朝中重臣,但一向為官清廉,且不喜金玉,所以沒有什麼遺產。如此推斷,這麼多錢應該都是雲震宗的。要麼是他從前攢的小金庫,要麼是他這五年來利用將軍府的資源賺的。

  不過到底是怎麼來的,雲蘿並不真的關心,因為無論以前怎麼樣,現在……都是她的了。

  按照二十一世紀未成年人保護法,雲震宗本來就有義務給她撫養費教育費各種各樣的費,前些年是欠着,如今也該還了。

  是的,她就是未成年。

  沒錯,這些錢都是她應得的。

  在這片「來之不易」的領土上巡視了一會兒,雲蘿並沒忘記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可是等她角角落落全翻了一遍之後,卻發現這裡沒有任何書籍的影子。

  正在她匪夷所思的時候,一面鑲嵌着寶石的黃金牆卻緩緩打開了。

  竟然還有一道機關!

  雲蘿慢慢走近,當她看清室內的景象時,瞳孔猛烈收縮了一下,同時太陽穴突突的跳了起來。

  只見密室中的密室內,一把全白玉雕刻而成的巨大方椅上,正有一玄衣青年靠坐其上,姿態慵懶至極,隱隱透着華紫色光芒的眼睛望着她,笑的邪魅而狂肆。

  他抬手,右手像拎抹布一樣的拎着一本書,緩緩開口,「你是在找這個嗎?」

  雲蘿默了一會兒,忽然露出個笑眯眯的表情,和聲細語道,「對,就是在找它,真是謝謝你啊。」然而話音剛落,抬手便是殺招。

  孤妄塵被她偷襲過一次,了解她招數的特點,自然不會再上第二次當。「砰——」的一聲,白玉座椅應聲而碎,然而上面的人卻不見了。

  雲蘿心神微動,剛要扭頭,卻被人捏住了肩膀,再然後又被摟住了腰。

  這小丫頭看起來很瘦,但抱起來的手感卻意外的不錯,很溫軟。

  孤妄塵閉着眼睛,聞到雲蘿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氣,戲謔道,「一見面就動手,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來這裡,來這裡要做什麼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