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邪帝盛寵:至尊驅魔師] - 第九章:風雨欲來

  聖書既然毀了,那便算了,反正她也沒想看。

  雲蘿抽出隨身攜帶的黃符,準備給這密室設幾道禁制,來彰顯一下自己這個新主人的身份。就在她尋找着比較合適的位置時,卻無意間在珠光寶氣中瞥見一股清流。

  在一盆黑珍珠攢成的假盆栽里,靜靜躺着一個淡青色的琉璃瓶,清透的材質,能看到裏面有些液體流動,沒有顏色,跟水差不多。

  不過既然擺在這密室里,又特意藏在這麼隱秘的位置,肯定不是凡品。

  雲蘿將瓶子拿在手裡,忽然生出了一條有趣的想法。

  是夜,雲朵孤身走在去往書房的路上,因為要避人,挑的是園子最偏僻的小路。

  她手中緊緊攥着一方絲帕,手心已經被冷汗浸濕,一想到聖書的事,她心中便一個勁兒的打鼓。

  雲家這一輩的適齡女子,只有她和雲蘿,那個連靈根都沒有小廢物自然不必說,聖女之位落在她身上那是天經地義。可到底是整個家族的事,雖說她爹現在掌權,可偷看聖書就是壞了規矩,一旦敗露出來,旁支的其他人肯定不會輕易鬆口,不知道要整出多少幺蛾子。

  她雖然平時驕矜跋扈,沒少欺負人,但骨子裡卻是個膽小怕事的。

  「呼——」忽然,耳邊一陣發涼,似吹過一陣陰風。

  雲朵打了個激靈,本就心虛發憷,這麼一下就更挪不動腳了。顫顫巍巍的想要回頭,卻有一雙冰冷的手從她的脖子上摸了過去,同時伴着一聲瘮人的幽喚,「喂——」

  「鬼……鬼啊……」剛叫喚出兩聲,便雙眼一翻,嚇昏過去了。

  就這種貨色還有臉指責別人廢物?

  雲蘿鄙夷的踢了踢雲朵癱在地上如死屍一樣的軀體,半晌,扛在肩上,踏着夜色飛一般的消失在了園子內。

  時近子夜,雲震宗還焦躁的在書房裡踱步。

  「雲震宗,你給老子滾出來!」

  院子里忽然傳出一陣怒吼,緊接着,書房的門就被踢開了。

  三更半夜,誰敢來撫遠將軍府鬧事?

  雲震宗剛要斥責,卻在看清來人面目時嚇出了一聲冷汗。該來的沒來,不該來的怎麼全來了!

  「六伯,三叔……你們怎麼來了?」

  這群雄赳赳氣昂昂站在院子里的,不是別人,正是雲家各系旁支里管事的。

  「裝什麼蒜,你小子把聖書偷偷給你閨女看了,你還當我們不知道嗎?」

  他們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雲震宗無比震驚,但再一想左右計劃還沒成現實,他咬牙不承認便是了。

  這一刻,雲震宗無比慶幸自己沒有先把聖書拿出來,雲朵也沒有來,否則就真的是人贓並獲了。

  「六伯,你這話什麼意思,你可不要無憑無據血口噴人啊!」

  聞言,底下立刻一陣冷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