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嬌寵替嫁醫妃颯爆了》[邪王嬌寵替嫁醫妃颯爆了] - 第1章

攝政王府。
東廂房,雕花大床邊,落了一地的衣衫。
洛清淵撐着坐起身來,看着滿床凌亂的痕迹,臉色煞白。
陽光清晰的照着那抹落紅之色,回憶起昨晚闖入新房內的五六個男人,羞憤屈辱一涌而出,猛地將她淹沒。
屈辱的淚水奪眶而出。
「哭什麼,嫁入攝政王府終於如願以償,不是該高興嗎。」
一個冰冷低沉的嗓音傳來,令洛清淵背脊猛地生出一股寒意,她震驚轉過頭。
便見那正襟危坐於椅子上的男人,神色威嚴而冷冽,那冰冷淡漠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如刀子一般將她割的鮮血淋漓。
她腦海中有什麼轟然炸裂,胸口一陣窒息,「王爺……一直在這兒?」
男人語氣淡漠:「你我的大婚之日,本王不在這兒,該在哪兒呢?」
霎時,她如五雷轟頂,渾身血液都在頃刻凝結成冰。
想到昨晚那些闖入新房的男人,看着這遍地凌亂的痕迹,她羞憤難當,而這個本該與她洞房的男人,卻在這房內坐了一.夜,看着那些男人如何撕開她的衣服…… 「為什麼!
你就那麼恨我嗎!」
她崩潰嘶吼,淚水洶湧。
她最愛的男人,在新婚之夜讓下人毀她貞.潔,辱她身心。
心臟像是被他活活撕開,疼到難以呼吸。
她自幼傾慕於他,當年太皇太后稱讚過他二人金童玉女天生一對,也曾說過給他們二人賜婚。
雖是一句戲言,她卻從未忘記過。
可十三歲一場病,讓她身體發胖容貌變醜,自那以後她所見所遇皆是冷眼與嘲笑,只有他看她的眼神不曾變過,她更加發誓非他不嫁。
可等啊等,等到的卻是他與她庶妹的一紙婚約。
她不甘心從此與他只能當陌路人,所以當妹妹提議她替嫁時,她沒有絲毫猶豫就這樣做了。
想着只要能嫁給他,她總有一日能得到他的心。
滿心期待的新婚之夜,卻是這樣痛不欲生的羞辱。
聽到她的話,傅塵寰鼻音輕嗤,起身緩緩走了過來,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恨?
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本王只是厭惡你,噁心你!」
姦細都敢公然替嫁成為他的王妃?
還敢算計他!
聽着他的話,洛清淵聲欲嘶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