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團寵三歲半》[星際團寵三歲半] - 你在教我做事?!

    「枝枝不要鬆開~」

    陶枝鹿眼般靈動的大眼睛忽閃忽閃了兩下,嘟着小嘴軟綿綿拒絕。

    她才不要鬆開粑粑的腿呢!

    白鬍子老爺爺說了,只有抱緊粑粑的大腿,她才可以安全!

    可是粑粑的腿太長了,她夠不到粑粑的大腿!

    那……小腿也一樣吧~

    陶枝兩隻小肉爪抱得更緊了,小腦袋軟乎乎地蹭了蹭陸停的膝蓋,跟個搖着尾巴的小奶狗似的,惹人憐愛。

    看得女兒控張助理恨不得一把將小糰子搶過來親親抱抱舉高高!

    誰叫小糯米糰子這麼可愛呢?

    可生平第一次命令被違逆的陸大審判長心中十分不爽!

    陸停黑着一副俊臉,眼看這小糰子是不可能回到被審判區等待審判了,又想到不論在哪裡被審判這小孩兒的下場都是死路一條,男人索性直接就地開始審判。

    按照慣例,張助理會掃描被審判者以了解其物種等具體信息,可掃描儀一直顯示出「空」的字樣。

    張助理如實彙報:「審判長,掃描儀暫未識別出信息。按照審判法律,在此情況下,可以將該物種交移聯邦法庭進行進一步信息鑒別,或者……」

    對着陶枝那張單純無辜的小臉,張助理突然不忍心說出後面那幾個字。

    但是將審判法律爛熟於心的審判長比誰都更清楚——

    「由審判者直接處決。」

    陸停毫無感情道。

    也就是說,他可以直接擊斃這個小孩兒。

    為了維護全人類的利益,寧可錯殺,也決不放過!

    這是審判者的宗旨,也是他一以貫之的審判準則。

    突然——

    陸停眼中溫度驟然成冰,黑洞洞的槍口毫不客氣抵上陶枝脆弱白潔的額頭,只要輕扣扳機,陶枝必死無疑!

    要這小孩的命,不過像捏死一隻螻蟻那般輕而易舉!

    男人嘴角微揚,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更讓人瘮得慌。

    被腦門上的硬物硌得額角發疼,陶枝眼眶裡一下子蓄滿了淚水,一顆圓乎乎的小腦袋不自覺往後縮,可兩隻小爪子依舊扒拉着陸停不放,原本軟乎乎的小奶音帶了點哭腔:「粑粑用破石頭敲枝枝的腦袋……枝枝痛痛……粑粑欺負小孩紙……」

    陸停:「……」

    他什麼時候敲她腦袋了?

    這小孩挺會碰瓷。

    已經被萌娃濾鏡沖昏頭腦的張助理自然看不了自家上司以大欺小,大着膽子委婉提醒:「審判長,對小孩子要溫柔點。」

    陸停狹長的鳳眼微眯,一記眼刀狠狠丟向張助理,話里藏針:「你在教我做事?」

    「不敢不敢!」張助理被陸停陰惻惻的表情嚇得連連後退,他發誓他一定是被小糰子萌昏了頭才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那就閉嘴!」

    「……是。」

    陸停悠然回頭斂眸,可眼前的小糰子居然趁他不注意扒拉住他手裡的手槍,嗷嗚一口咬了上去!

    男人瞳孔驟縮。

    「嗚……不好吃……枝枝不喜歡……」

    小糰子撅了撅粉嘟嘟的小嘴,將手槍推得遠遠的,兩隻烏黑的瞳仁里滿是嫌棄。

    這塊黑乎乎的破石頭,又硬又涼,硌得她牙好痛哦!

    陸停黑着臉嘴角一抽,看着黑色金屬槍面那黏糊糊的唾液,男人大手一顫沒拿穩,槍「啪」一聲掉在了地上。

    陶枝懶懶地打了個哈欠,毛茸茸的小腦袋又蹭了蹭陸停,撒嬌道:「粑粑,枝枝好睏,我們回家家吧~」

    說著,小傢伙扭着圓滾滾的身子要往陸停懷裡鑽,可手腳並用了半天也沒爬上去。

    小傢伙可憐兮兮地仰着小臉:「粑粑,要抱抱~」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