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團寵三歲半》[星際團寵三歲半] - 溫柔奶爸陸停

    小狗狗害怕極了,搖着小尾巴慌忙躲到陶枝身後,嘴裏嗚嗚嗚叫着。

    陶枝張開小短手護在狗狗前面:「粑粑,不要把狗狗丟出去!狗狗不是故意的!」

    陸停不爽地舔了下後槽牙,冷漠地板著臉:「趙媽,丟出去。」

    趙媽攤着手一臉為難,也不知道是該動手還是不該動手。

    小陶枝緊緊抱着小狗狗,倔強地仰起小臉死活不肯鬆手,破罐子破摔說道:「粑粑要趕狗狗走的話,就把枝枝也一起趕走吧!」

    陸停額上青筋凸了凸。

    這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小屁孩真是越發肆無忌憚了!

    她是真以為他不敢動她嗎?!

    呵,笑話!

    陸停冷笑一聲,嗓音涼薄至極:「好啊,那就一起丟出去!」

    「趙媽,動手!」

    趙媽躑躅不定,還想再勸勸。

    畢竟大晚上的,把這麼個小娃娃丟在外面,實在是太危險了!

    「先生,現在已經是晚上了……」

    誰知不等趙媽說完,小陶枝「哇」一下哭出聲來,豆大的淚珠斷弦似的從兩顆黑葡萄大的眼中滾落。

    「粑粑……是……是壞蛋……欺……欺虎枝枝嗚嗚……」

    小傢伙打着奶嗝,那嗚嗚咽咽的小模樣,好不可憐。

    哭得趙媽心都要碎了。

    「小寶貝別哭了,先生不會趕你走的。」趙媽忙給陶枝擦眼淚,輕聲輕語地安慰道。

    陶枝立馬停止哭泣,仰着小臉巴巴地望向陸停,帶着鼻音的小奶音里滿是驚喜:「真的嗎?」

    陸停俊臉極沉,沒有回答。

    「呀,」趙媽驚呼,動作輕柔挽起陶枝的衣袖,「先生你看,枝枝手臂上受傷了!」

    陸停冷眸微斂,一道猩紅的傷口在陶枝瓷白的手臂上赫然十分醒目。

    心口莫名揪了一下,一股澀澀的感覺在胸口蔓延開來。

    陸停一把攥過陶枝白嫩的小手,傷口不是很深,沁出來的血也已經凝固,但看得陸停莫名一陣心疼。

    陸停眉頭緊皺:「怎麼弄的?」

    被陸停的冷臉嚇住,陶枝以為自己做錯了事,忙不迭要收回自己的小爪爪,囁嚅着回答:「枝枝不知道……」

    陸停無奈扶額。

    她是笨蛋嗎?

    連自己受傷都沒發現。

    真不知道這隻小笨蛋是怎麼活到這麼大的!

    「趙媽,拿醫藥箱。」

    陸停禁錮住小傢伙的爪子不讓她亂動,可陶枝的手臂跟豆腐一樣嫩,略微一施力傷口就洇出血了。

    陶枝吃痛縮回手,鴉羽般的長睫上還掛着晶瑩淚珠,小聲哼哼道:「爸爸,枝枝痛痛……」

    陸停心尖略微一顫,冷若寒冰的眸子終於染上幾分柔和的神情,他輕聲問:「很痛嗎?」

    小陶枝白潔的牙齒咬住下嘴唇,強忍住眼中的淚水,乖巧地說:「粑粑呼呼,枝枝就不痛了。」

    青蔥般鮮嫩的手臂落在陸停面前,他愣了兩秒,心中十分不屑。

    吹吹就不疼這種話,也就騙騙小屁孩。

    陸停抬眸,猝不及防撞上陶枝氤氳着水汽的大眼,到嘴邊的拒絕話一時間竟然說不出口了。

    真是敗給她了。

    陸停心想着,最終妥協地湊近傷口,皺眉輕輕吹了吹。

    「好點了嗎?」

    小陶枝驟然就笑了,好像吹吹真的緩解了疼痛似的,她很用力地點點頭說:「痛痛被粑粑吹飛了,枝枝就不痛了!謝謝爸爸~」

    陸停忍不住揉了揉陶枝柔軟的發頂,嘴角勾起一絲他自己都未曾發覺的弧度。

    這小孩……

    還挺懂事的。

    趙媽拎着醫藥箱匆匆忙忙趕來,用凝血儀替陶枝止了血,貼上創可修復貼,便帶着陶枝去洗澡睡覺了。

    翌日。

    太陽才剛剛升起,陶枝已經搬好小板凳,坐在人造花房裡乖乖曬太陽了。

    陶枝頭上那一截桃枝還只是幼苗,不適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