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團寵三歲半》[星際團寵三歲半] - 過分幸運

    不過片刻,小陶枝又空着手回來了。

    「小哥哥,枝枝是不是很厲害呀?」陶枝仰着小臉奶呼呼地問。

    那驕傲的模樣,小尾巴都快翹到天上去了,就等着沈季隨誇她呢!

    「叔叔阿姨要捏枝枝的臉,但是枝枝只給拿傳單的叔叔阿姨捏一下,枝枝是不是很聰明呀?」陶枝熱心地和沈季隨分享她的發傳單技巧。

    說完,小傢伙嘟着嘴有點悲傷:「就是、就是有的叔叔阿姨捏的時候有點用力,枝枝的肉肉有點痛。」

    對不起了,肉肉。

    小陶枝心裏想着,小手揉了揉小臉。

    沈季隨看着陶枝已經被捏得有些發紅的臉頰,心裏不知為何有些發酸。

    他大手微抬,緩緩落在陶枝毛茸茸的小腦袋上,輕輕揉了揉,清冷的嗓音里難得透着幾分溫柔:「枝枝乖。」

    小傢伙順從地搖着小腦袋,萌萌噠問:「枝枝還不知道漂亮小哥哥叫什麼呢?」

    沈季隨指尖一頓,淡淡回答:「沈季隨。」

    「我叫陶枝哦,季隨哥哥可以叫我枝枝~」

    「嗯。」沈季隨淡漠應聲。

    今天的工作完成,陶枝跟着沈季隨到遊樂場的管理處歸還人偶服裝。

    管理員大叔接過服裝,看着又破又髒的人偶服,難得善意提醒道:「小夥子,按照這園裡的規則,你這要賠不少吧?要不要我借你點?」

    這小夥子他知道,自小父母雙亡,寄人籬下在別人家,小小年紀就被逼出來賺錢,日子過得很苦。

    關鍵他養母又是個刻薄得出名的人。

    這孩子也真不容易,能幫就幫一下吧。

    管理員大叔有些同情。

    沈季隨沉默不言。

    今天就是要上交工資的日子,他上個月的工資還沒發,今天又要賠償人偶服的錢。

    算了,也不過就是餓幾頓,再遭頓打而已。

    也不算什麼。

    他早已經習慣。

    沈季隨禮貌拒絕道:「不用了,謝謝。」

    他將手腕靠在收費儀上,一道藍色的光環驀然顯現,聽見「嘀」一聲後,沈季隨收回手,再輕觸光環便消失了。

    藍色光環叫光磁環,在人類誕生之時便會在手臂之中被植入光磁卡,光磁環是光磁卡的最終顯示形態。

    而光磁環是集傳訊收信、顯示個人信息、支付轉賬等功能為一體的石墨烯高技術手環。

    沈季隨回神,卻發現小陶枝早跑沒了影。

    這小孩,真是麻煩!

    出了管理室,便看見一團小小的身影扒拉在小店的玻璃窗上,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店裡的棒棒糖,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沈季隨無奈。

    看見個棒棒糖就走不動道,真沒出息!

    「季隨哥哥,枝枝想要那個~」

    小傢伙的小爪子死活扒拉着玻璃門不放,亮晶晶的鹿眼中蒙上了一層水霧,可憐兮兮地哀求道。

    好像他一個拒絕,陶枝立馬就能哭出來。

    沈季隨瞄了眼那棒棒糖的價格,目光又落回到自己手腕上的光磁環上。

    如果買了那個棒棒糖,他可能連搭星際公交回家的錢都不夠了。

    略作一思考,沈季隨走進小店,出來時手裡拿着陶枝想要的那根棒棒糖。

    他還是買了。

    錢不夠搭車的話,他就走回去吧,也不過幾個鐘頭就到了。

    而且這小孩幫自己發傳單,他理當該謝謝她的。

    最關鍵的是,他莫名不想看陶枝哭。

    沈季隨將棒棒糖遞給陶枝,小傢伙立馬笑開了花,亮晶晶的大眼睛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