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跡》[星雲跡] - 第2章 總會分別

七年後。

在冀州最中心的城市新都里,兩個孩子在大街小巷裡來回打鬧,街道上的商販們對此好像見怪不怪了,盯着兩個孩子的身影笑着,「還是小孩子啊,這麼有活力。」女孩一邊努力追着在前面哈哈笑的男孩,一邊委屈的說道:「鎮星哥哥,你慢點!」那男孩回過頭,笑道:「跑的太慢了吧,妹妹,你這樣可不太行哦。」正當倆人在這裡你一嘴我一嘴時,一道身影出現在他們前面。

「少爺,小姐,」那身影半跪在地,繼續說道:「殿主大人有事找你們兩位。」男孩撓了撓頭,嘴裏嘟囔道:「准沒好事,雲兒咱們走。」

殿中,一個男人正坐在寶座上,衣服上隱約有些金光,光潔白皙的臉龐上,一對深邃的眼窩中又透露了一絲憂鬱,像是有什麼心事,男人站起身來,望向遠處,靜靜的等待着什麼。

一個青色身影從天上飛了下來,用認真的口吻問道:「李寒聚,你做好打算了?真的打算讓鎮星那孩子出去?」李寒聚嘆了口氣,「父親,我當初也是七歲,就被你踢出冀州了。」

「那不一樣,你當時七歲,已經踏入築基後期了,你看看他,才練氣中期,這速度未免太慢了,思雲倒不錯,已經築基前期了。」

李寒聚淡淡的說道:「父親,我自有計劃,您就不必費心了。」一陣嘆氣過後,青衣的聲音便消失了。

大殿的門被敲開,兩道稚嫩的聲音傳了出來,「見過父親大人。」「哈,鎮星,思雲,坐,我來這裡,是有一件事來跟你們商量。」待他倆坐好後,李寒聚輕咳了一下,你們已經七歲了,是時候離開家了,開始去外面的學院接受更系統的修鍊了。兩個孩子相互對視了一下,說道:「呃,好的父親。」李寒聚又說道:「雲兒去冀州的信都學院,等到及笄之年去聖玄學院接受更高的教育。星兒的話,你與雲兒不同。你去洛熙學院修鍊,直到舞象之年,之後的事等到時候聽我安排。」「啊?」李思雲跳了起來,「為什麼我跟哥哥不在同一所學校呀?」李寒聚盯着他們道:「時間會證明一切,都不必再問了。」

走出靈主殿後,李思雲滿臉愁容,「哥哥,也不知道父親是怎麼想的」「算了,就聽父親安排吧,總會有道理的。」李鎮星安慰着,心裏也在犯嘀咕。「鎮星,你單獨過來一下。」李寒聚的聲音從門後面傳了出來。李鎮星向妹妹點了點頭,快步進去。「這個空間戒指,你拿着,咱們李家引以為傲的功法就在裏面,你回去後就馬上修鍊,一個月後,你們倆個就啟程了。李鎮星接過戒指,向父親鞠了一躬,大步走出殿堂。

新都,在十州數座城市中排名第三,擁有獨立且頂級的修鍊和工商業體系,新都最**,便是靈主殿堂,州主生活的地方。李鎮星走出領主殿後,向著右邊的一座黑色呈三角形的房子走去。他徑直走了進去,「天璣,給我張十州的地圖。」幾息過後,一張羊皮卷從上面樓梯上慢飄飄的飛了下來。「少爺,這張圖是我們特繪的,十分詳細。」李鎮星拿着地圖,眼睛在圖上來回掃視。「洛熙學院在這裡,」他指着地圖上一個位置,嘴裏嘟囔道:「在荊豫梁三州交界處,倒夠遠的。」黑暗處一道聲音傳來,「少爺放心,有傳送陣。」「哦,你還沒消失啊,嚇我一跳。」

李鎮星回到房間後,用靈氣打開戒指,裏面的東西癱在地上。有一個通體綠色,綉着一隻鳳凰的錢袋,一本書,一塊黑色的石頭吊墜,數百枚益氣丹(增加修為的,適合練氣期)和一封信。李鎮星拿起信,信上面寫道:「星兒,看完這封信後,帶上那個吊墜,你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努力突破到後期,錢袋裡有10萬里克,足夠你一年的花銷。完畢。」

李鎮星撇了撇嘴,父親一點重要的事情都沒有,真是服了。他打開那本書,第一頁寫着《琉璃凈世咒》,旁邊小字寫着:可祛邪退魔,治無明痼疾,「有意思,」,李鎮星粗略翻了一遍,「一共有15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