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 - 第5章 系統啟動

「夫人,你的頭也受傷了?」男子指了指丁墨謠的頭。

「我沒事,少俠,麻煩你把受傷的手臂和腿伸過來我看一下!」

就在男子觀察丁墨謠的時候,丁墨謠也在觀察他。

說實話:男子長得不賴!

劍眉星目不說,鼻子還很挺。

肩很寬、腰很細、背很直。

他個子不矮,起碼有一米八吧!

就是臉色有些蒼白,眉宇之間濃濃的疲憊之色。

想到小說里那些穿越遇帥氣男主的橋段,丁墨謠在心裏嘿嘿笑了兩聲。

但她隨即又罵了自己一句:

花痴!你一個生過孩子的女人,在這個社會就是跟桃花運絕緣了,想啥美事呢?

想到這,她趕緊左右晃晃腦袋,專心給男子看傷。

她沒學過醫,不過她爺爺是個葯農。

小時候放暑假的時候,她都會被送到老家,跟爺爺一起住過幾段時間。

耳濡目染地,也認識了幾樣草藥。

要是放在現在,她肯定不敢逞能,要是被人訛上,那就麻煩了。

不過在古代嘛!

她覺得自己可以大膽一些!

再說,男子也不像是會訛人的人。

男子見她搖頭,還以為自己的傷不好治呢!心裏一黯。

「少俠,你的胳膊和腿上的刀傷雖然很深,但是好在沒有傷到骨頭。我這裡沒有治傷的葯,只能先給你簡單包紮一下。」

「有勞夫人了!」男子微微鬆了一口氣。

丁墨謠回到屋裡拿了幾個乾淨的布條過來,給男子做了包紮。

之後,她把地上的碎土聚攏後又攤勻,用手指在上面畫了兩種植物的樣子。

「這兩種草藥可以用來療傷,你明天要是見到了,可以采點回來!」

前世的她是家裡的獨生女,父母精心培養的對象,上過很長一段時間的美術課。

自從她38歲那年,父母雙雙去世以後,畫畫一度成為了她自我慰藉的重要方式。

「少俠,我畫成這樣,你能看明白嗎?」丁墨謠見男子半天沒有回應,便問了一句。

「明白!明白!你畫得很清楚!」男子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心裏卻很震驚。

面前那雙手不僅又纖細又白嫩,竟還能在細土上作畫。

這哪是一位普通村婦能做到的?

這麼一想的話,眼前的村婦似乎比之前看着順眼了些。

「那好!廚房比較冷,西屋裡還有一塊褥子,比較破,你要是不嫌棄的話,我就拿來給你蓋!」

「不嫌棄,一點也不嫌棄!」男子說話時依舊盯着地上的畫。

丁墨謠很快送來了褥子,男子還在看畫。

「村子裏是非多,你出來進去的時候注意避着人!」丁墨謠想了想,覺得還是該叮囑一句。

村裡的流言蜚語可不是蓋的,丁奶奶收留一個來歷不明的孕婦,已經不知道受了多少唾沫。

要是再添一個來歷不明的男人,那還能活嗎?

囑咐完以後,丁墨謠就回屋睡覺去了。

丁奶奶的院子又恢復了平靜。

丁墨謠感覺自己根本沒睡多久,就被兩個娃娃吵醒了。

她也不知道什麼時辰,就覺得外面很亮。

娃娃吃奶的時候,就像是餓狼轉世。

可是她這個當媽的也好餓呀!

丁墨謠一邊餵奶,一邊忍受着兩張小嘴的無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