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 - 第7章 刁蠻婆婆弱兒媳

進來的是一位身材肥碩的中年女人,身上穿的衣服比較體面,丁墨謠在腦子裡快速搜索了一下,確認沒見過這人。

「請問這位夫人有何事?」丁墨謠問了一句。

「連我這個村長夫人你都不認識,果然是野女人!」中年女人輕飄飄地掃了丁墨謠一眼,露出鄙夷之色。

「原來是村長夫人,失敬失敬!」

村長夫人,丁墨謠確實沒有見過,不過她聽奶奶說起過她家的事。

聽了丁墨謠的客套話,村長夫人輕哼一聲,之後回身向院門外冷冷地說道:

「還不進來?等着我請你嗎?」

丁墨謠好奇她說的是誰,只見門外走進來一個身材單薄的年輕女子。

這女子長得很清秀,瓜子臉,櫻桃小嘴。

身上的穿戴雖然比村長夫人簡陋得多,倒也恬淡素雅。

她一直低垂着頭,好像做了很大的虧心事。

她小心翼翼地走到村長夫人面前,很小心地說了一句:

「婆婆,兒媳不敢!」

丁墨謠暗暗點了點頭,果然她猜的沒有錯。

年輕女子是村長夫人的兒媳婦姚氏。

村長夫人是村子裏有名的厲害婆婆,姚氏在她手底下過得很苦。

就是不知道,她們婆媳兩個來幹什麼。

見丁墨謠只顧看着姚氏發獃,村長夫人冷冷地說道:

「聽說你生了一對龍鳳胎,快帶我去看看!」

「這……他們還在睡覺,有點不方便……」丁墨謠謹慎地看着村長夫人,在不知道對方的意圖之前,她可不敢輕易地帶她見孩子。

「怎麼?你的孩子就這麼寶貝,看一眼都不行?我偏要看!」

村長夫人不等丁墨謠帶路,徑直走到了堂屋,又順着嬰兒的哭聲來到了東屋。

丁墨謠連忙追了上去。

姚氏則慢吞吞地跟在她身後。

虛弱且飢餓的丁墨謠自然追不上村長夫人,等她追到東屋時,村長夫人正在挨個去捏嬰兒的小臉。

兩個的小嬰兒本來就在因為飢餓而哭泣,現在被人用力捏了以後,哭得更凶了。

丁墨謠一進屋便看到兩個小嬰兒臉上紅紅的一塊,可見村長夫人手勁之大。

她立刻衝過護住小嬰兒,這一舉動又讓她累得大喘氣。

「村長夫人……我的孩子……那麼小,你為什麼……為什麼要捏他們?」

丁墨謠瞪着猩紅的眼睛,像是要吃人一般。

或許是被丁墨謠的樣子給嚇住了,村長夫人很快從她原本冰冷的臉上擠出一絲笑意,說道:

「哎呀!抱歉啊!我看你這兩個孩子太可人疼了,一時沒忍住!」

村長夫人嘴裏說著抱歉,其實心裏卻在說:

嘁!一個野女人生的野孩子,我捏捏怎麼了?

此時,姚氏已經跟了進來,她怕丁墨謠真的會跳起來打人,便想岔開話題。

扭捏了一會兒,才對丁墨謠說道:

「你的孩子好像餓了,是不是該喂一下……」

姚氏話音未落,丁墨謠都還沒有說什麼,卻見村長夫人一個箭步走過去,照着姚氏瘦小的臉就是兩巴掌。

打完了,她還指着姚氏的鼻子罵:

「你個不下蛋的母雞,別人的孩子你操什麼心?」

姚氏挨了打只有承受的份兒,一句話也不敢說,只有低着頭默默地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