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新婚夜被棄,手握系統養崽當太后] - 第9章 此墨謠非彼墨謠

丁墨謠這才明白,自己是被人用手臂扶住了。

等她稍稍站穩腳跟以後,扶她的人立即抽去了手臂,改去扶那塊門板。

而之前用來抵住門板的那隻腳,微微地顫抖了幾下,似乎是有傷。

「是你!原來你沒走?」丁墨謠一臉驚喜。

沒錯,救她的人正是昨晚睡在廚房裡的那個男子。

男子用木棍抵住了門板,確認門板不會掉下來,才轉身對丁墨謠說道:

「你沒事吧?」

丁墨謠瑤瑤頭,「沒事!你呢!你的腿怎麼樣?」

「我在山上找到了你昨晚畫的那種草藥,我自己已經搗碎敷在傷口上了,現在腿已經好多了!」

「那就好!我還以為你已經走了,不回來了呢!」丁墨謠莫名有些激動。

「我……葉楓答應過別人的事,從未食言過!」男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道。

「聽你的口音,一定是從京城來的吧?」丁墨謠問。

聽見丁墨謠的問話,男子遲疑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

「我不是京城人士,我出生在錦城,那裡離京城有五六百里!」

「哦!錦城,聽名字就知道是個很美的地方!」

「嗯!那裡的山水風物都很美,你要是有時間,可以去看一看!」一說起錦城,葉楓的心情就很好。

「聽說那裡有一個很有名的巷子,叫什麼來着?」丁墨搜尋起原主的記憶,撓了撓頭。

「楊柳巷,是前朝文聖楊鳳藻的故居,我家就住在楊柳巷東邊五里處的槐蔭巷裡。」

「……」

對於丁墨謠的每一個問題,葉楓都對答如流,舉止投足都顯得很坦蕩。

丁墨謠咽了口唾沫,準備問最想知道的問題。

「那個……你今天在山上怎麼樣啊?」丁墨謠下意識地看了看葉楓空空的腰間,心中忐忑。

他應該不是空手回來的吧?

「你是問我打獵的情況吧,很抱歉,山上的雪太厚了,所以我沒打到太多東西。」

「都在廚房裡堆着了,你去看看吧!」葉楓一臉抱歉地指了指廚房。

「沒關係!剛下過雪,你身上又有傷,就算打不到也是沒關係的!」

丁墨謠一邊向廚房走去,一邊出言安慰葉楓,其實也是在安慰自己。

能打到東西就不錯了,還要什麼單車!

可是當她推開廚房門的時候,眼前的一幕直接把她鎮住了。

廚房的地上擺了足有五六隻山雞,每一隻都很肥碩。

旁邊還放了幾把草藥,就是丁墨謠之前畫的那種。

呲溜!

丁墨謠下意識地咽了咽口水。

葉楓見丁墨謠站着沒說話,還以為她在嫌棄自己打得獵物少。

他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這些你先湊合著吃,等過兩天我的腿好了,再給你打頭野豬回來!今天本來都射中了一隻,卻因為我身上有傷,被它跑了……」

葉楓感覺自己好沒用,臉都臊紅了。

「不少,不少,一點都不少,你真是太厲害了,竟然打到這麼多野雞!」

呲溜!

丁墨謠彷彿看到無數只雞腿在向自己招手!

「墨謠丫頭,你跟誰在說話,是你大剛叔又來了嗎?」

丁奶奶隱約聽到院子里有男人聲音,她怕丁墨謠吃虧,隔着窗子問道。

丁墨謠當然不能說實話,便同樣隔着窗子答道:

「是啊,丁奶奶,不過已經他被我打發走了,您只管好好休息,不要擔心!」

見丁奶奶不再言語,便知道她信了,丁墨謠轉過頭小聲對葉楓說道:

「咱們還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