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帶我去裝逼》[系統帶我去裝逼] - 第4章

蘇皓的起身,讓所有人都是一驚。

誰都沒想到,在如此危急的情況下,蘇皓會為了一個女人站出頭。

當然,對於這種英雄救美的場面,他們沒有半點崇拜和敬佩,只有一陣譏誚和冷笑。

要知道,對面的幾個人並非小混混,而是手中持有槍支的殺人狂。

逞能不分場合,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果然,蘇皓一站起來,領頭的魁梧男人的面色頓時一沉,眸色中閃爍着死亡的訊息。

「小子,你是想玩火嗎?」

蘇皓神色淡然,看了身後的白文菱一眼,目視着魁梧男人道:「你們現在最主要的任務是離開珠寶店,而不是享受女人帶來的樂趣,我想你們跑來搶劫,應該都是為了後半生的花天酒地生活着想,現在外面的**越來越多,如果在這個女人身上浪費時間,拖到最後,你們能攜帶珠寶和金錢離開的概率幾乎為零。」

「縱然你們有人質在手,但是你們只有五個人,難免有打盹的時候,況且,珠寶店可視範圍極大,**完全可以安排狙擊手,出其不意的爆掉你們的腦袋。」

「看似你們佔據優勢,實則並沒有將優勢擴大化,如此一來,還不如挾持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東城區**局局長的兒子,你們挾持我當人質,比挾持這群人更有利。」

他這一番話,分析的頭頭是道,特別最後那個局長兒子的身份,讓劫匪們都是眼前一亮。

挾持局長兒子當人質,比挾持那群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的傢伙們好萬倍,暫且不說他們能不能安然無恙的離開,至少局長兒子這個身份,就足以令外邊那些**忌憚萬分,措手不及。

「東城區**局局長的兒子?」魁梧男人眉頭一皺,盯着蘇皓,眼中閃爍着質疑的色彩。

說實話,從蘇皓的一身裝扮來看,完全就不像是局長兒子該有的模樣。

可是,蘇皓在面對這等險境時,卻依舊能保持此等鎮定的心性,甚至絲毫沒有畏懼自己手裡的槍,很明顯見過大風大浪,是局長兒子的概率也不小。

「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

「身為局長兒子,人民的安全是我不能逃避的責任,珠寶店裏面裝有攝像頭,我若是不站出來,豈不是給那些記者們輿論的機會?」蘇皓面不改色,古井無波的道。

「如果我不是為了保全這群人質,又為何傻到站起來跟你們說這麼一堆話?」

「換而言之,如果我是一個普通人,你莫非真以為我會為了一個女人站出來?」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女人長得再漂亮,最終也會像鮮花般凋零,為了一個女人自掘墳墓,在我看來實在是愚蠢至極。」

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蘇皓還特地不屑的看了白文菱一眼,攤了攤手,故作一副無奈的模樣,嘆息連連。

白文菱目光複雜,愧疚更濃,她冰雪聰明,自然知曉蘇皓這些話都是為了保全自己。

整個珠寶店都十分安靜。

劫匪們面面相覷,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蘇皓站在原地,表面看起來頗顯無奈,實則手心已經被汗水打濕一片。

他在賭,賭劫匪們的求生**。

這群劫匪們既然會選擇光明正大的劫持珠寶店,那麼對他們而言,攜帶珠寶和金錢逃離警方的捉拿,比在女人身上爽一把更為重要。

只要劫匪們相信他編造出來的身份,便能讓他有機會將五個人聚集在他周身一米內,到時候,禁錮裝逼體驗卡一出,局面將會瞬間扭轉。

當然,如果劫匪不相信他,那麼他的處境就危險了。

氣氛沉寂了十餘秒,蘇皓甚至能聽到自己忐忑的心跳聲。

下一刻,魁梧男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最終還是放下了猜忌,對着身旁四個劫匪道:「去搜一搜他的身,看看有沒有竊聽器,等會還得靠他離開。」

「是!」四個劫匪點了點頭,當即上前對蘇皓來了個大搜索。

蘇皓絲毫沒有反抗,非常配合,心底則是暗自鬆了口氣。

計劃,成功了!

四周的眾人見狀,也都是鬆了口氣。

實在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居然是局長的兒子,更沒想到的是,蘇皓為了他們的安全,竟然甘願充當人質。

這得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做到?

看着蘇皓那副視死如歸的模樣,眾人的心情頗為複雜。

與蘇皓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比起來,他們着實有些自私了點。

白文菱無數次想要開口,但蘇皓投射而來的眼神,卻讓她欲言又止。

搜完身,確定蘇皓身上沒有竊聽器後,魁梧男人讓其它四個劫匪背上珠寶和錢財,分東南西北四個方位貼身靠着他,而他自己,則是持槍挾持着蘇皓一步步往珠寶店門口走去。

移動的過程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