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帶我去裝逼》[系統帶我去裝逼] - 第7章

時間徐徐過去,越來越多的權財之人陸陸續續的到場,整個別墅的大廳十分熱鬧。

待得晚上八點到來時,所有人都坐在了各自的席位上,舉目看向紅毯最前方。

在那裡,站着一位略顯肥胖的中年人,他一身披金掛銀,從頭到尾都顯得奢華至極。

王百萬,權洲東城區地產老總,小學畢業,但由於勤奮好學,精明能幹,不到二十歲,便成為一家公司的總經理。

接下來十幾年,他把握時機,創辦公司,用賺來的積蓄投資地產市場,在他那獨到的眼光和精明的開發策略下,公司節節上升,成為了整個東城區最大的地產公司。

一位小學畢業的打工仔,最終化身為百億身家的大佬,他的一生可謂是傳奇。

台上的王百萬一出場,席位上的人紛紛起立,送上賀禮。

這些賀禮,少則幾百萬,多則幾千萬,沒有低於百萬以下的。

白文菱送的是價值上千萬的鑽石項鏈,出手極其闊綽,蘇皓知道,她會這麼下血本,完全是為了合同。

五分鐘過後,送禮環節結束。

王百萬手持麥克風,先是對現場的人感謝了一番,隨後又介紹了幾位商業大佬,最後請出了兩位精神飽滿的老人。

這兩位老人一出場,頓時讓全場的人都轟動了起來。

「我的天,那不是權洲元老級書法大師趙老和柳老么?」

「趙老作為行書集大成者,多次為權洲的州長書寫佳詞,被州長奉為上賓,而柳老更是了不得,曾在海北市的副市長手下工作多年,被副市長譽為草書泰斗,兩老的身份地位,在場無一人可媲美。」

「真是想不到,王百萬竟然能將趙老和柳老一併請過來,面子也太大了吧?」

…………

議論聲一道接一道,所有人都是心生震撼,瞠目結舌。

台上的王百萬自豪的掃望了眾人一眼,朗聲笑道:「今日王某大壽,特地請趙老和柳老過來為王某題詞填字,在座的各位有眼福了。」

話音落下,他拍了拍手,讓傭人們將兩張檀木書法桌搬上台。

每張檀木書法桌上,整齊有序的放着一張長長的書法紙,在書法紙旁邊,還擺滿了文房四寶。

王百萬看向兩老,屈身恭敬的道:「趙老,柳老,有勞您們兩位了。」

兩老點了點頭,手持毛筆,各自在書法紙上揮墨着,筆法瘦勁挺拔,遒勁有力。

台下的眾人齊齊看着兩老揮墨,連連驚嘆。

「趙老不愧是行書集大成者,字與字之間的連帶,既有實連,也有意連,有斷有連,顧盼呼應,收放結合,可謂是寓新意於傳統,寄妙理於法度。」

「柳老的草書,雄穩軒舉,搓擠絲縷,千狀萬變,雖左馳右駕,而不離繩矩之內,起筆有方筆、圓筆,也有尖筆,懸針得當,形體均勻齊整,可謂是書法中夾雜着書法。」

「無論是趙老的行書,還是柳老的草書,都領先同齡人太多,有生之年能看到此等佳作,也算是不枉此生。」

…………

讚美聲此起彼伏,恭維諂媚皆有。

兩老不為所動,神閑氣定,橫平豎直的在書法紙上揮墨,頗有一種淡然之感。

片刻,兩老同時停下了毛筆,書寫完畢。

「線條長細短粗,輕重適宜,濃淡相間,趙老的行書,果然名不虛傳。」王百萬掃過趙老的書法字跡,雙目一閃,豎起了大拇指。

趙老擺了擺手,淡笑道:「拙劣之作,寫的不好還請王總見諒。」

「趙老當真是謙虛。」王百萬客套一笑,隨即看向柳老的字跡,嘖嘖稱奇:「柳老的草書簡潔沉靜,縱任奔逸,存字之梗概,損隸之規矩,當乃極品書法。」

「王總謬讚,最近手指生疏,可能還有不足之處,多多包涵。」柳老搖了搖頭,謙虛一笑。

「趙老和柳老不僅書法境界高,而且做人的境界也這麼高,當乃後人學習的典範。」王百萬朗聲一笑,扭頭看向台下的眾人:「各位,好不容易遇見趙老和柳老在現場揮墨書法,懂書法的人不妨來點評一番,和兩老探討一下,如何?」

這話落下,眾人面色瞬間肅然起來。

一個是行書代表人趙老,一個是草書代表人柳老,無論是哪一個,都是書法泰斗級別的人物。

若是要點評,定然不能當面說出不足,只能說優點。

而且,在保證誇耀到位的同時,還得保證不讓另外一老掉面子。

見台下眾人意動紛紛,王百萬也沒浪費時間,詢問道:「不知誰願意第一個上台進行點評?」

聲落,眾人面面相覷,都有些猶豫。

正所謂槍打出頭鳥,第一個上台的人,若是沒有足夠的語言功底和控場能力,百分百點評不好。

如果因此得罪了趙老和柳老,那就得不償失了。

見沒人上台,王百萬臉色有些尷尬,掃望了全場一眼,就準備隨便叫一個人起身點評。

可這時,坐在林一倫對面的平頭男子卻忽然出聲道:「聽聞蝶戀花公司的總裁白文菱於哈佛大學畢業,見多識廣, 樣樣精通,可否請白小姐上台點評一下趙老和柳老的佳作,讓大家見識一下白小姐的才藝?」

這話一出,大廳的燈光一轉,投射在了白文菱身上。

全場人的目光,也紛紛落來。

面對着燈光和全場人的注目,白文菱的臉色有些難看。

她完全就不擅長書法,更別談書法點評,那個平頭男子擺明了想看自己出醜。

「白小姐,既然有人想欣賞你的點評之言,不如就上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