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帶我去裝逼》[系統帶我去裝逼] - 第8章

伴隨着意念聲落下,蘇皓的腦海中猛地多了一股龐大的信息,密密麻麻,數之不盡。

梳理了兩分鐘,他才大體的將腦海中的信息捋清一些。

眾人看着蘇皓扭扭捏捏不動嘴,眼中的譏誚更加濃郁。

果不其然,這個紈絝的二世祖只是在逞強罷了。

也不知道是看在白文菱的面子上,還是想看蘇皓出醜的緣故,這幾分鐘內,眾人並未出聲,氣氛十分沉寂。

只是眾人臉上的不屑,已經越來越多。

蘇皓絲毫不受眾人的影響,不疾不徐的在兩老的書法前來回掃望。

台下,林一倫端着紅酒,玩味的看着台上的蘇皓,時不時露出一抹戲謔般的笑容,似乎在看一個小丑。

為了虛無縹緲的自尊,竟還裝作一本正經的看書法,這是多麼可笑的一個人?

後排的白文菱輕抿嘴唇,美眸上的睫毛微微顫動,暗藏着失落和嘆息。

她不知道蘇皓究竟有什麼底氣上台點評元老級書法大師的書法,她只知道的是,等下蘇皓將面臨著各式各樣的嘲諷和蔑視。

「蘇皓,你終究還是爭強好勝了一些,也許這一次給你的打擊,會讓你對自身的能力有所認識。」看着台上強裝認真和平靜的蘇皓,白文菱目露一絲無奈,最終低嘆一聲。

三分鐘過後,台上的蘇皓停下了觀摩,閉目思索片刻,看向趙老道:「趙老的行書,揮筆時雲行流水,穠纖間出,非真非草,離方遁圓,乃楷隸之捷也。」

「從這書法的意趣形態來看,趙老生平揮墨寫書法習慣從右開始,使得字體向背分明,重心穩定,恰恰也是因為這一點,使得點畫結構達到了黃金分割比。」

「然而,正是因為習慣從右邊進行書法揮墨,使得這行書缺乏一定的均衡和韻律,簡潔度略微偏低,畢竟,行書講究修短適度、疏密勻停,我建議趙老以後揮墨從中間往兩邊進行書寫,這樣的話,可彌補均衡和韻律的問題。」

這番話落下,趙老身影一滯,猛地站起身,走至自己的書法前仔細打望了一番,眼眸中掠過一道精光。

「蘇先生說的很對,我的行書,正是因為從右邊着墨,方才自成一派,可也是如此,通篇書法寫下來,會出現一定的均衡和韻律問題,雖然很細微,但若是真正的書法大師觀摩,一眼便能看出來。」

「從中間往兩邊寫,既可以將我右傾寫法的缺點完善,又可以起到畫龍點睛的好處,真是妙計,沒想到蘇先生竟然能想出這樣的辦法來,厲害!」

趙老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看向蘇皓,豎起大拇指,眼中滿是激動。

他的行書止步不前已有好幾年,今日聽得蘇皓一番話,竟有種頓悟的感覺。

台下的眾人盡皆傻眼。

什麼情況?

這小子,竟然真的懂書法?

林一倫握着紅酒杯的手一抖,臉上滿是愕然。

不可能!

情報上面顯示,蘇皓這個傢伙不過高中畢業,所掌握的書法學識幾乎為零,怎麼可能將趙老的書法點評得如此到位?

白文菱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

特別是聽到趙老誇耀蘇皓的時候,她的俏臉上寫滿了震驚和不可思議。

趙老是何等人也?

權洲行書元老級人物!

旗下的弟子,分佈在各個行政單位,權利非同小可。

可就是這麼一個大人物,竟然對蘇皓的一番點評露出這等興奮模樣,甚至頗有敬佩之感。

夢?

幻覺?

白文菱已然有些分不清!

台上,蘇皓指出趙老不足後,又轉目看向柳老:「柳老的草書,字跡清瘦見形,字字相連處亦落筆清晰易臨,常一筆數字,隔行之間氣勢不斷,不易辨認,形成一種獨特的風格。」

「最巧妙的是,柳老的草書筆法豐富,往往上下字連寫,末筆與起筆相呼應,每個字一般也有簡化的規律,整體的格局氣勢恢弘,字與字間的格調十分巧妙,高雅而不失淵源。」

「可惜,柳老的草書太過於奔放,使得草書缺乏一定的組合的秩序性,就我而言,草書作為藝術的書法,字體可亂,但它的各種色彩不能再是雜亂無章,而應是非常有秩序的,否則,根本無法體現出它參差有致,虛實互成的美感。」

這話落下,柳老瞳孔一縮,猛地一拍手。

「說的好,老朽一直覺得自己的草書過於奔放,導致收放不自如,請問蘇先生,老朽該如何彌補這個缺點?」

蘇皓沉吟片刻,建議道:「草書過於奔放,這和柳老的性格有關,我建議柳老多在靜謐的場所進行書法創作,每次揮墨前,放一首平定身心的曲子,讓自己的身心放鬆,如此一來,對柳老掌握草書奔放的平衡度應該有所幫助。」

「好辦法。」柳老眼前一亮,好像一個渴死的人在沙漠中忽然找到了一片綠洲。

「蘇先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