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我被盲盒系統選定》[修仙:我被盲盒系統選定] - 第7章 簡直是天才

此時屋外眾人終於聽見打鬥聲響起,個個興奮的湊到近前來聽。

「嘭!」

「吼!」

……

只見人群前有一人離得門窗最近,他一邊聽着一邊向眾人解說著。

「這一定是蝰蛇門的掌法,蝰蛇拳修鍊大成時出招掌風如蛇一般嘶嘶作響。」

「快聽,這招肯定是降虎門的拳法,出招時會帶有虎嘯之聲,破壞力驚人。」

「還有這細密瑣碎的擊打聲音,定是滴水門瑞恩的成名絕技滴水拳,此招出拳速度極快,如雨點般密密麻麻可輕易將對方逼入絕境……」

其他人很知趣的都不說話,安靜的聽着打鬥聲和這個人的解說,其中一些人還向他投來敬佩的目光。

聚賢酒樓內,此時已經亂作一團,葉楓正一人同時對抗十幾人的圍攻。

原本一開始這十幾位掌門還是很默契的輪流上前與葉楓切磋,可輪了幾圈下來非但絲毫未傷到對方,反而有幾位掌門被對方打傷。

雖然是輪流一對一的切磋,但對方僅憑一種拳法卻克制了十幾家武館的招式,以不變應萬變,實力簡直恐怖。

見此情形,在所有掌門用眼神交流之後,最終一致決定,大家一起上!

至少要讓對方受點小傷也好,不然一會出去被人看到這種結局,他們自己就糗大了。

這才出現此時的情形。

而葉楓此刻內心中已是一萬個羊駝在奔騰。

「丫的,竟然一起上,不講武德!」

「這酒樓的夥計也是不長眼,沒看這邊打得正火熱么,還在這竄來竄去!」

雖然內心這麼想着,但他仍舊遊刃有餘的應付着十來人的進攻,絲毫不慌亂。

只見在這混亂的戰團中,小二微笑着同那些跑堂夥計,手中端菜,來回穿梭於眾多高手之間,盤中的菜一滴未灑,絲毫不受打鬥影響。

「果然!果然如我所料!」

此刻,小二內心中激動的想着。

就這樣經過一炷香時間的混亂的打鬥,葉楓也基本了解到這個界面普通人武功的套路以及實力,隨口總結道。

「花拳繡腿,華而不實。」

此話剛說完,他便將自己的拳速提升些許。

原本還在僵持的戰況瞬間出現了一面倒的局勢。

十幾位掌門剛剛還在為聯手對抗勉強維持的局面沾沾自喜,卻不料對方竟還留有實力。

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他們的招式便全被打亂,接着只見葉楓所打的詠春拳速度仍在一點點提升。

「嘭!」

聲音剛剛響起,便有一人飛出戰團。

「嘭!嘭!」

接着又是兩聲很紮實的擊打聲,隨之兩人飛出戰團。

……

不出一刻鐘的時間,葉楓四周已空無一人。

那原本與他切磋的十來人全都被打飛至酒館角落中,其中兩人更是直接被打飛到二樓。

他二人在被擊飛時內心中還有點小興奮,因為從來沒跳過這麼高,還蠻好玩的。

不過就是胸口有點疼。

見到打鬥已分出結果小二便準備端着這些鹹菜先回廚房,畢竟他自己估計這些東西人家如此的高人也不會吃。

就在這時還站在廳中的葉楓說話了。

「小二!」

小二:???

滿臉疑問。

葉楓:「把菜打包!我帶走!」

小二:「好嘞!……啥?」

「把菜打包!我帶走!」

葉楓又重複一句。

廳堂中的小二這次才敢確定,感情這位爺是想把這些鹹菜帶走,當然他也不敢說些什麼,人家高手的事情還是不要問太多才是。

聚賢酒樓的小二趕緊吩咐其他夥計去拿店裡專用的檀木飯盒將蘿蔔皮、拍黃瓜、榨菜、酸菜、腌蒜、小鹹魚干……一一放入進去。

整整十五種小鹹菜,在檀木飯盒中放得整整齊齊。

一切都裝好後,葉楓接過大大的檀木飯盒邁步就朝外面走去。

下一刻,聚賢酒樓的大門被從內而外的打開了。

外面的眾人紛紛向這邊看來,只見此時只從中走出一人。

那人面容俊俏很是年輕,一身深藍色的衣袍,不是別人正是葉楓。

人群再次很自覺的分開兩側,這一次沒有人敢發出一絲聲響。

整個場面靜悄悄的。

葉楓看向眾人,他此刻突然想到一個好點子。一個讓他覺得自己簡直聰明絕頂的好主意。

隨後眾人只見葉楓伸手向他另一隻手的檀木飯盒指了指,然後大聲說道。

「若想拜我為師,攜此物登門,口味佳者可入選!」

說罷,他便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邊走着嘴角忍不住的笑着。

「我簡直是天才,想吃好吃的讓這些學徒們帶來就行了,我說的這麼直白,相信他們一定會理解。」

剛才因為酒館外人員太多,葉楓也略有緊張,並且他也不想把話說的太直白,畢竟功夫都這麼好了,文化墨水肯定也要有的,所以他便固裝深沉的把話盡量說的簡潔至極。

這樣既顯得他實力高,又顯得他有文化。

「剛剛那句話帥爆了,對不對小七。」

「是的,主人。」

就這樣葉楓開開心心的往自己武館方向走去。

空中的月亮彎彎的掛着如他掩飾不住的笑臉一般。

……

萬興城修仙者活動區域,陽山宗的齊煥正在一個富麗堂皇的酒樓里,此刻他正在自己的房間打坐修鍊。屋內沒有放置夜光石,使得淡淡的月光從窗邊灑落進來。

……

因為萬興城過於龐大,人口眾多。所以哪怕是夜晚,仍舊為一些夜間趕路的人留有一個城門。

不過因為無論是修仙者還是凡人,夜間一般都在打坐修鍊或者休息,所以來往的人並不多。

此刻城門口只有兩個人影一個守衛,另一人就如影子一般漆黑無比看不清其真實面容。

「厲堂主你怎麼會來此!」

守衛壓低聲音驚呼道。

「齊山那個蠢貨在哪裡!」

這個被稱作厲堂主的人並沒有回答守衛的問話,而是毫不客氣的反問了一句。

「呃,蕭山在半個月前就沒再與我接頭了。並且這段時間我經過多番打探得知,他應該是遇害了。」

守衛戰戰兢兢的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