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我才是幕後大佬》[修仙,我才是幕後大佬] - 第2章 車禍之謎

第2章 車禍之謎雲海市。
秋風瑟瑟,落葉無聲。
一座破舊的福利院中。
啪擦!
一盆米飯被打翻在地上,四處散落。
一名中年女子下身癱瘓,沒了雙腿,身子被一條粗大的狗鏈綁在草墊上,手裡拿着抹布,一點一點艱難的挪着,不停的擦着骯髒的地板。
在她的身邊有着一個散發著惡臭的狗窩,糞便和尿液竟都無人處理。
中年女子穿着破爛的衣服,看上去瘦的僅剩下皮包骨,一頭髒亂的頭髮,黝黑的皮膚額外顯眼。
你這個死賤人,你說說你還能做些什麼,連拖個地這點小小的事情都做不好,我白養你吃,白養你住了!」
把你這個賤人賣了都不夠!
你們陳家全都該死!
你也該死!」
一名肥胖身材的貴婦站在身旁,不停的用手中的雞毛撣子往她身上抽打,一邊還抓着她的頭髮不停的搖晃。
哐啷!
被拉扯的趙蘭芝不小心將一桶髒水打翻在地,弄**肥胖貴婦的褲子。
你這個死賤人,還敢用髒水潑我是吧!」
肥胖女人用力在趙蘭芝臉上踹了幾腳,她的臉上滿是骯髒的腳印。
你是個賤人!
你女兒也是個賤人,現在還躺在醫院上呢,你信不信我立馬找人強姦她!」
不要!
千萬不要,我求求你!
小雪她已經醒不過來了,求求你不要再這麼對她了!」
我給你擦乾淨,我現在就擦,求求你!
不要傷害我的女兒!」
趙蘭芝非常的恐懼,不停的磕頭,額頭上立馬湧出大片鮮血。
肥胖女人依舊不肯罷休,從褲兜里拿出一根針,猙獰的抓起趙蘭芝的右手,鋒利的針頭對準大拇指的指甲蓋里狠狠的扎了進去!
該死的玩意!
我讓你潑我!」
啊啊啊啊啊!

!」
趙蘭芝發出巨大的慘叫聲。
死賤人!
我讓你偷懶!」
賤貨!」
賤貨!」
肥胖女人瘋狂的笑着,手上的動作根本停不下來。
任憑趙蘭芝撕心裂肺的求饒着,肥胖女人依然繼續扎着其他剩餘的手指指甲蓋!
痛!
劇痛!
慘絕人寰的痛!
你就是我們宋家養的一隻狗!」
陳牧站在福利院的門口,眼睛裏布滿血絲。
這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感謝老天爺,她還活着!
可是,她的腿,沒了!
自己的母親竟然住着狗窩!
這些年來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在這裡受辱!
若是知道母親還活着,他陳牧又豈會等到今天才回來。
砰!」
陳牧用力踹開大門,徑直跑到了中年女子眼前,速度極快,一腳將她踢翻在地。
哎喲,哪個王八蛋吃了豹子膽,敢踢老娘。」
肥胖婦女在地上滾了幾圈,才惺惺的爬了起來。
媽!」
陳牧雙眼通紅,咚」的一聲跪在了趙蘭芝的身前。
趙蘭芝緩緩抬頭,一點一滴的看清他的臉,感覺到是那麼的熟悉。
牧…牧兒?
是你嗎,牧兒?」
我不是在做夢吧,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趙蘭芝看着眼前的陳牧,聲音不停的顫抖着,眼淚不由自主的落了下來。
雙手輕輕的在陳牧的臉上撫摸着,一點一點,細細的感受着。
媽!
是我,我回來了。
孩兒不孝!
當初孩兒以為您已經……遲遲沒能來看您。」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自從五年前,有人給她帶信回來,陳牧為國捐軀了。
五年來,趙蘭芝每天都以淚洗面,無數次在夢裡見過自己兒子還站在自己的面前,如今實現了,卻又是那麼難以置信。
喲,我說是誰呢,原來你這個賤人還有個兒子啊。
我還以為你斷子絕孫了呢!」
瞧你兒子這窮酸樣,怎麼,是打算來跟你們一塊住狗窩是么?」
肥胖女人看着身穿麻衣,一雙破爛布鞋的陳牧,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
陳牧雙拳握緊,渾身散發著冷冽的氣息,直盯盯的看着肥胖婦女。
這些年,你就這麼對她?」
她哪裡得罪你了?
你要這般羞辱她!」
她腿都已經斷了,你還拿雞毛撣子抽她?」
你就讓她住狗窩,吃狗飯?
你還是個人嗎!」
該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