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 - 第1章 匆匆十年青樓命

「狗弟,老闆娘叫你去收拾一下如煙的房間。」

「好嘞,馬上來。」陳勾咧嘴一笑,乾淨的臉龐和髒亂的後廚格格不入。在他旁邊是洗乾淨的魚鰾和羊腸.

抹了一把澡豆,又簡單地洗了個手,清除異味後,陳勾便去儲物間拿出備用的東西,裝進籃子,往上樓走去。

「晚上好,小舞姐,今天的眉毛畫的真好看。」

「晚上好啊!小竹姐好,今天的氣色很不錯哦!」

「哎呦,這不是婉兒姐姐嗎?我當是天仙下凡呢,亮瞎了我的狗眼。」

……

陳勾一路過來,見到稍微好看點的青樓女子,都會毫不吝惜地誇讚一番。

而在他的腦中,系統的聲音持續響起,不過已經被習以為常的他自動忽略了。

【任務:噓寒問暖。每個女生都是小寶寶,需要你的關懷才會越來越健康。積分點+1.】

【任務:讚不絕口。每個女生都是小仙女,需要你的誇讚才會越來越漂亮。積分點+1.】

【……積分點+1.】

【……積分點+1.】

「噠噠噠。」陳勾敲了敲門。

「進來吧。」一個**入骨的聲音從裏面傳出來。

陳勾推門入,迎面撲鼻的是一陣男女荷爾蒙的氣息,還混雜着淡淡的熏香。

「晚上好,如煙姐,呃,我開個窗。」儘管他聞過很多次,可還是不喜歡這個味道,快速來到窗邊,把窗打開,房間的空氣瞬間流通起來,氣味也漸漸消散。

一回頭,便見一女子穿着寬鬆的衣服,端坐在梳妝台面前。

牛奶皮膚櫻桃嘴,瓊鼻秀氣雙眸媚。

陳勾咽了下口水,由衷說道:「如煙姐真好看。」

見如煙無動於衷,陳勾便又說道:「如煙姐,你猜我看到了什麼?」

「什麼?」

「我看到了瀑布。」

「瀑布?這城裡哪來的瀑布?」

「嘿嘿,那不就是嗎?」陳勾指着。如煙的頭髮。

此時的如煙正在梳理頭髮,長長的頭髮垂落在地,青絲如瀑,不過如此。

「你這小滑頭,我們春華苑裡。就你這油嘴滑舌了。」如煙噗嗤一笑。

「哪裡?哪有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陳勾靦腆一笑,腦中再次響起系統的提示音。

「陳勾,你來春華苑幾年了?」如煙邊梳頭髮邊問道。

在春華苑裡,別人都是隨便叫他什麼小狗狗兒狗弟,唯獨如煙一直叫他全名。

「十年有餘,不到十一年。」陳勾嘴上回答,腦中回想,但是手中的動作卻是利索地收拾着床單,對於床上污穢之物已經見怪不怪,直接捲起被子塞入籃子中。

「才十年嗎?我感覺過了好久,彷彿過了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如煙梳頭髮的動作一停,神情恍惚,似乎在追憶什麼?

「如煙姐,你忘了嗎?我們是同一天進來的。對於時間這塊,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提到這,陳勾回憶起一些陳年往事。

十年前,穿越的那一天。

是啊,有誰會忘記自己是怎麼突然穿越的?畢竟那年正好是自己穿越的時間,自己怎麼可能忘記?

十年前,他穿越的那一天。

追了十年的女人,竟轉頭和自己的好兄弟結婚。意難平的他只是多喝了幾杯,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這個世界。

他穿越到這個世界後,就覺醒了系統,只是這系統的任務頗為荒謬。

噓寒問暖、讚不絕口、千里鵝毛、唯命是從……每個任務的對象都是女生,只要完成任務就獲得相應的積分。

這根本就是舔狗行為。

一開始,他是拒絕的,畢竟前世做了十年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可當他看到完成任務的積分點,累計起來可以獲取修為之後,還是咬牙應承下來。

畢竟誰不想做一個手握日月星辰,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男人。

儘管覺醒了系統化,可是那一年他還是個六歲孩童,具體來說是一個饑寒交迫的小乞丐,鞋子都沒有,衣服更是破破爛爛。為了不在稱王稱霸的路上夭折,他便追逐着黑暗中的光芒來到一處燈紅酒綠之地。

沒想到竟然是一處青樓,也就是他現在所在的春華苑。

當時,他為了求一個溫飽,便毛遂自薦當個不要工錢的小廝,正好春華苑缺一個洗魚鰾羊腸的小廝。青樓老鴇又見他可憐兮兮,便大發慈悲收留了他。

而那一天也是豆蔻年華的如煙被賣到青樓的日子。之後的十年時間裏,老鴇更是讓他特別照顧如煙,所以兩人關係也漸漸熟絡起來。

在這十年時間裏,他也看着如煙從琴棋書畫的清倌人,逐漸變成了人盡可夫的紅官人。

好幾次夜深人靜,他都撞見偷偷哭泣的如煙。

只是生活還要繼續。

「沒關係,苦難的日子就快要過去了,偷偷告訴你,我快湊到了贖身的銀兩了。再過不久,我就能夠獲得自由身。到時候,我就找個沒人認識的地方,做點針線活,再找個老實人,結婚生子,白頭偕老。」

如煙的坦白,令陳勾刮目相待。

他原以為那個不再哭泣的女子已經認命,沒想到骨子裡還藏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