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 - 第2章 埋葬故人遇邪修

忙碌的時間匆匆過去,轉眼又是一天。陳勾在結束了慢跑後,便回到青樓里。

一回來,就發現氣氛不對勁。

青樓里的姑娘都圍在大堂中,哭聲一片。

陳勾明白,肯定是出事了。急忙圍上去湊熱鬧。只見在地上躺着一具遍體鱗傷,滿是鮮血的血人。

陳勾盯着滿是血污的臉龐,越看越熟悉。在他看清此人之後,驚悚得頭皮發麻。

那人,可不就是昨天出台的如煙嗎?

只是原本貌美如花的女子,如今怎麼變成這副模樣。更令人髮指的是,那引以為傲的abc 金絲,竟然不留一縷。仔細看,頭皮斑斑點點,一個個血洞,竟然還是被人硬生生扯掉頭髮的。

這姑娘生前到底經歷了什麼?

到底是誰如此殘忍?

細思極恐。

盯着那扭曲的臉龐。陳勾不知為何,竟然回想起如煙往日的一顰笑,想到昨日那句「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脫離苦海,過着男耕女織的生活」鼻子更是一酸,心中五味雜陳。

沒想到,昨日一別,竟是生死離別。

圍觀的人嘰嘰喳喳,那些心理承受能力強的人,一些心理承受弱的人只會嚶嚶嚶,而那些心理承受更弱的人,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或者嘔吐不止了。

圍觀的人是青樓女子,見到如煙的下場,不免見異思遷,臉色不自然,。

當然,也不乏一些如煙的死對頭,在這時候還會弱弱地嘲諷幾句,是不是真心,有沒有經心,誰也不知道。

不過,陳勾卻從他們的議論聲中聽到了一個字眼,「黃員外」。

陳勾心中思索着是哪一個黃員外。

就在這時,老闆娘花夕拾陪着一個八字鬍的中年男人從樓上下來。

老闆娘愁眉苦臉,神情中還帶着一絲憤恨。

反觀那八字鬍中年男人,泰然自若,信步閑庭。

「騰管家,下次再發生這種事情,我們春華苑就不做你們的生意了。」

「好,下次一定下次一定。」這個叫騰管家的人不以為意,言語中滿是敷衍。

待花期時送走騰管家之後,轉身對着大堂的一眾人嚴詞厲色。

「今天的事誰也不許傳出去,若是我聽到誰口中再提一個字,休怪我心狠手辣。」然後花夕拾又對陳勾說道,「狗兒,你和如煙的關係最好。就由你來處理如煙的後事吧!」

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陳勾一愣,沒想到這種事情會落到他的身上。

半日後,城外。

陳哥找了一處人煙稀少的小樹林,挖了個齊腰的深坑,累了個滿頭大汗。

休息時,他瞥了一眼旁邊的席子怔怔發獃。在席子里,裹的是如煙的屍體。

一直到現在,他都還無法接受。前天那和他有說有笑的女子,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回想,花夕時的態度,更令他心灰意冷。

如煙生前在春華苑日月操勞十年,死後沒有討得一個公道,就連一個厚葬都沒有。就連那捲着屍體的席子,都是他從自己的床上抽下來的。

真是人命比草賤。

「如煙姐,不管是真心實意,還是逢場作戲,你總歸對我不薄。原諒我無能,現在不能幫你報仇,不過我陳勾對天發誓,有生之年定會幫你報仇雪恨。」陳勾伸出三隻手指對天發誓。

當然,若是對方先老死,那也算報仇雪恨了。

雖然此舉有點荒謬,但卻是他由衷而發。

至於自信的來源,當然是系統。

在他的系統畫面的右上角,顯示累計積分:88828,可用積分:88828。

在他的積分累計達到10000時,系統就獎勵他結丹期的修為,只是他一直遲遲未領取。

鍊氣期,築基期,結丹期……沒錯,就是那個結丹期。

他所在的世界,並不是普通的凡人世界,這裡有天地靈氣,有翻江倒海的修真者,是不折不扣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