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 - 第5章 歪打正着被舉報

「忘了告訴你了,我大姐是本城郡守,手底下有十幾個結丹期修士,上百個築基期修士。」

「另外,再告訴你一件事。我身上這張是金光護甲符,就算你是結丹期境界,也需要半刻鐘才能打破。不過,半刻鐘之內,我大姐必然趕到,就是你死期。」

青年修士有恃無恐,言語中滿是嘲諷之色。

陳勾眼中閃過一絲陰晦,而後嘆氣搖頭,自言自語道:「做你這單生意真是,虧大發了。」

然後從系統商城中兌換出一把專門破甲的鋸齒短匕,朝着金光罩狠狠刺下去。

「我勸你趕緊跑吧,別浪費時間了,你是破不了……不,怎麼可能?」

一擊,只見金光罩上突然出現一道裂縫。

青年修士上一秒還在嘲諷陳勾,下一秒就臉色大變,笑意全無,雙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那把刀背帶鋸齒的匕首。

鐺!

第二擊。

青年修士臉色煞白,

金光瑤裂縫逐漸變大,甚至匕首的尖尖已經插入金光罩之中。

鐺!

第三擊,只聽見啪一聲,金光照四分五裂。化為無數碎片。沒有了金光罩的保護的青年修士再次露出驚恐的表情,施展法術就要逃走。

可是陳勾怎麼能讓到嘴的鴨子飛走?。只見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青年修士的腿給扯了回來,鋸齒短匕朝着青年修士的心口刺去。

一擊斃命。

剛得手的陳勾還沒來得及感慨嗎,就感受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不用想肯定是對方的後援軍趕到。

「大膽賊子,竟敢殺害我弟,我要你陪葬。」

一個面若冰霜的白衣女子從遠處趕來,然後從袖中掏出一個小籠子,往天空前一扔。竟然化為龐然大物,把方圓十里罩在其中。

陳勾也被罩在其中,然而卻是氣定神閑,不慌不忙地使用隱身術和斂息術。在白衣女子抵達之前消失不見。

當白衣女子趕到時,原地只有氣絕身亡的青年修士。

「可惡!」

白衣女子看着氣絕身亡的弟弟,狠狠砸出一拳,發泄心中的怒火。可憐周圍無辜人,連人帶着宅子,一併夷為平地,形神俱滅,渣渣都不剩。

過了一會兒,幾道身影從天而降,來到女子面前。這些人,皆是結丹期修為。

「郡守大人!」那些結丹修士對着白衣女子恭敬行禮。

這白衣女子就是青年男子的姐姐,本城的郡守,平正司的六品元嬰修士,白慕容。

「他跑不出我的鳥籠,發送平正司的人給我找,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來。」

「是。」那幾個結丹修士領命之後,又引進來一群築基期修士,隨着他們一同查找陳勾的蹤影,然而怎麼查卻不知道陳勾的底細。

「郡守,郡守,饒命啊,我真的不知道那人是誰?」

此時的黃員外驚恐萬分,顫顫巍巍地趴在地上,痛哭流涕。他也想不到,那青年修士竟是本城郡守的弟弟,而青年修士死了,他註定落不到個好下場。

「把你所知道的一切情況說出來,若是敢遺漏半句,定然叫你生不如死。」

隨即,黃員外像是竹筒倒豆一般,把所有。情況都告訴了白慕容,包括遇見青年修士,青年修士的所作所為,還有陳勾的形貌和言語,一字不漏的說出來。

「就這些?」白慕容顯然不相信黃員外的話,直接隔空一吸,直接對黃員外展開搜魂。

臨死前,黃員外想的是,自己千不該,萬不該,把青年修士請回家中,不然那也不會害了女兒,也不會害了全家。

果然,凡人的性命在修士眼中,如同草芥。

在發現事情果然如黃員外所說的一般無二之後,白慕容冷哼一聲。

與此同時,換了一副容貌的陳勾盯着眼前的鳥籠,若有所思。

眼前的鳥籠,籠條的縫隙很大,足以容一人側身穿過。然而,就在剛才,他看見好幾個鑽出去的人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彈了回來,隨後便有官府的修士來到,把試圖鑽出去的人帶回去審查。

為了不暴露自己,陳勾並不打算硬闖,避免打草驚蛇,準備靜觀其變,找個地方隱藏起來。畢竟十里範圍,說大不大說,說小不小,藏在人群中,肯定很難發現。

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對方的一道命令卻讓他措手不及。

「從今天開始,鳥籠範圍內實行封閉管理,所有居民旅客不得出門,等待官府人員來普查人口,」

這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