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修真從每天一句讚美開始] - 第9章 揮劍破陣贈綠甲

「小少爺,不用擔心。這種情況我們早有預料,只需封禁術,取走護城大陣東西兩側的壓陣之物,就可以就可讓護城大陣失靈一段時間,到時候便可逃離此地。」

原來如此,陳勾恍然大悟。

怪不得老乞丐和韓老魔各奔東西。原來是為了去取護城大陣的壓陣之物。

「只是如今有點麻煩……」

老乞丐緩緩說道:「原先我們以為城中只有郡守一個元嬰修士,沒想到另一個元嬰修士竟然還沒走。如果不甩開此人,恐怕無法安心施展封禁術,也無法獲取壓陣之物。」

「那該如何是好?」陳勾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如今之際,只好由小少爺施展封禁之術,去取那壓陣之物。而我在後面負責拖延住那個元嬰修士。」

陳勾知道如今的形勢不是扭捏的時候,該上就上,便一口應承下來,然後把乞丐拿出三個。陣法小旗,又告訴他施展封禁術的方法。

陣旗和使用方法是現成的,陳勾也是一學就會。

很快,兩人就看到了西城的城門樓,在裏面便是護城大陣的壓陣之物。

「小少爺,城門樓里都是築基修士,只能靠您自行解決了。」

聞言,陳勾直衝城門樓,而老乞丐的留在原地拖延住身後的元嬰修士。

「不想死的,統統閃開。」

陳勾攜帶着破軍之勢,直接沖向城門樓上,卻撞上一股無形的「牆壁」,猝不及防的他只覺得腦袋嗡嗡響。

幸好他體魄在進階結丹期的時候增強了防禦,不然這一撞和凡人從十八樓跳下無異,直接撞死過去。

看來事情並非他想的這般容易,這城門樓竟然也被陣法給保護了起來。

原本在城門樓上的築基修士,以為是老乞殺過來,已經做好坦然赴死的準備,沒想到是陳勾前來,還被護城大陣衍生的屏障阻攔,便綳不住表情,無情嘲諷

「哈哈哈,大膽賊人。你以為這護城大陣的壓陣之物沒有任何防護措施嗎?除非你是元嬰期修士,否則無法打破護城大陣的壓陣守護屏障。」

「哦,屏障是嗎?」陳狗似乎想起什麼,不由得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

還不等那築基修士再次發動嘲諷,陳勾就拿出鋸齒短匕,狠狠地朝着城門樓的護法屏障刺下去。

一下不行,就兩下,兩下不行,就三下。而在他瘋狂的出手之下,那些城門樓的築基修士臉色由晴轉陰。

只見那城門樓的護法屏障竟然被陳勾划出開一道道裂縫。

而在陳勾刺了第八十下的時候,城門樓的護法屏障終於被他打開出一道口子。

當他踏入城門樓的時候,剛才那些嘲諷他的人紛紛嚇得癱倒在地。少有人抵抗,就算有,也被他一掌,掀翻在地,無力抵抗。

很快陳勾就找到了護城大陣的壓陣之物。

竟然是一口奇怪的鍋。

鍋子四周散發著奇異的金光,和護城大陣的金光一模一樣。

正當他想用手去觸碰那鍋的時候,卻被一股力道彈了回來。

此時他才想起老乞丐交代的內容,急忙掏出三隻正法小旗,施展封禁術,把那口鍋圍了起來。

很快,原本渾身散發金光的鍋逐漸黯淡下去,最後毫無光彩。

這次,他毫無意外的抓起了那口鍋,帶出壓陣的位置。

就在陳勾得手的一瞬間,原本運轉的護城大陣竟然出現短暫一晃,而後顏色更是漸漸變淡,變成了淡黃色。

不用想,肯定是缺少一個壓陣之物後,護城大陣的陣法威力減弱。

當陳勾出來的那一刻,老乞丐也迎面飛過來。

陳勾發現,老乞丐面色發白,似乎狀態不好。

「老朴,你怎麼了?當年不是一打五嗎?如今還不到一刻鐘,怎麼就虛成這樣了?」

「哎,好漢不提當年勇。」

「現在我們只要等韓老哥那邊取走壓陣之物,便可輕易打破護城大陣。」

「小少爺退後!」

話還沒說幾句,那個元嬰修士就追了上來,和老乞丐戰到一起,而在元嬰修士身邊,還有幾個結丹修士,紛紛向老乞丐出手。

另一邊,韓老魔似乎面對的人更多,不僅是白慕蓉,還要面對十個結丹期修士結成的陣法,這使得他根本無法騰出手來去取壓陣之物。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轉眼又過了大半個時辰,韓老魔遲遲沒有進展。

陳勾在老乞丐身後,看着老乞丐越來越吃力的防守,卻是毫無辦法,只能幹着急。

那張原本就發白的臉,如今好像快「濕透」一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