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異事錄》[修真異事錄] - 第1章 神魂蘇醒

九月雖已是夏末,早午的驕陽卻依然熱情似火。

黃海市二中後操場上,角落處的一片樹林中。

七八個少年圍着一個帶着眼鏡剪着鍋蓋頭的少年。

「布白你個垃圾,我怎麼看你怎麼不爽」一個劉海遮住一隻眼睛的少年,指着被圍着的少年說道。

說話的叫王金龍,和被圍着的布白是同班同學,邊上幾個也都是同一班級的同學。

布白看着圍着自己的一群人,心中滿是無奈與惶恐。

「你們幹嘛總是找我麻煩?我沒有惹過你們」布白惶恐中帶着一絲憋屈的問道。

「哈哈哈,我們就是看你不爽」王金龍說道。

邊上的幾個同學也跟着起鬨,「對看你不爽。」一個同樣帶着眼鏡的男生出手打掉了布白的眼鏡。

「李洋洋,他你同桌啊,你下的去手」一個黑黑的小矮子說著說著也上去踢了布白一腳。

隨後一群人圍着布白拳打腳踢一陣。

圍在中間被群毆的布白並不敢還手,只好雙手抱頭蹲坐在牆角任憑這群少年拳打腳踢。

就這麼打了一兩分鐘一群人才嘻嘻哈哈的停了下來。

此時地上的布白全身都是腳印,眼鏡也被不知道踢到何處。

一群人看着蜷縮在地的布白沒有再搭理,而是到一邊開始合夥抽起了煙來。

地上的布白雖然全身疼痛,但是思緒還在他不斷問自己。

「為什麼這麼軟弱,為什麼不還手?怕什麼,大不了和他們拼了。」

布白蜷縮在地想了許多,想着他的過往和現在,憤怒,難過,傷心,無奈,無數念頭湧上心頭,一時怒氣攻心暈了過去。

暈過去不到片刻布白就睜開了眼睛。

只是原本包含各種不甘和憤怒等情緒的眼神變了,變得有些獃滯。

布白再次閉上了眼睛,片刻之後再次睜開眼睛,原本獃滯的眼眸變得深邃無比。

「原來如此,呵呵!被一群孩子給刺激到神魂蘇醒?」

布白原是修仙界炎黃神域神尊,一身修為通天徹地,奈何始終無法突破永生。

外加修真界大劫將至,布白最後決定冒險嘗試下曾經偶然所得的混沌輪迴訣。

混沌輪迴訣絕對是曠世神術,從得到混沌輪迴訣處曾記載。

修鍊混沌輪迴訣不難,踏入輪迴也不難,難得是輪迴後神魂被封印記憶,需要一個契機蘇醒記憶。

如果記憶在某個契機蘇醒憑藉著體內的混沌神魂,可以吸收天地任何能量,轉化為混沌之氣修鍊,幾乎在修鍊之途沒有瓶頸。

倘若混沌神魂沒有找到契機蘇醒記憶,或者蘇醒記憶前早早夭折,那麼混沌神魂永久消散,從此消失天地間。

顯然此時布白被混沌之氣封印的神魂蘇醒了。

喚醒封印神魂的契機就是,不甘,憤怒,悲傷,無奈,和不舍。

「根據腦海記憶,這裡是地球,沒有聽說過!,不過這個世界應該很有趣呢!」

布白思考着同時整個人也從地上爬了起來,邊自言自語邊拍打身上的灰塵和腳印就準備離開。

「這個身體還真是虛弱呢!眼下先要想辦法恢復下修為才行啊。」

邊上抽煙的王金龍等人,見到爬起來就想走的布白有點怪卻也沒有太在意。

王金龍對着正準備走出樹林的布白叫道:「你特么準備去哪?趕緊給我過來蹲那邊去,讓你走了嗎?」

正在思考如何快速恢復修為的布白並沒有聽到王金龍的話依然自顧自的往前走着。

王金龍見布白不搭理自己,邊上的幾個人又在起鬨「哦看,他都不鳥龍哥。」「就是就是龍哥他不給你面子,剛才看樣子輕了。」

聽着耳邊起鬨聲王金龍頓時感覺丟了面子,便沖向布白準備跳起來踢他一腳。

陷入思考中的布白雖然沒有了前世的曠世修為,但對危險的感知和戰鬥的經驗技巧都在。

感受到身後傳來的微弱危險,布白還是本能的一個側身,隨後一個後鞭腿。

一聲慘叫,王金龍被布白一腿直接抽到了胸口,雖然沒有飛出去,但是還是倒地滾了幾圈。

王金龍被布白的一腳踢的胸口處,頓時感覺上不來氣,想說話說不出,只能大口喘氣指着布白。

身後樹林里的一群人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沒有太在意只是一個勁的嘲笑地上的王金龍。

「今天心情好,但你們最好別惹我。」布白看了看倒地喘不過氣的王金龍,隨後轉身準備離開操場。

看着準備離開的布白,原本嘲笑王金龍的幾人開始說話了。

李洋洋陰陽怪氣的說道:「喲這才一會,小布白變了一個人啊,開始狂了啊,給我死過來。」

丁孝國,劉騰幾人也跟着後面開始起鬨「來李哥去收拾收拾他。」

聞言布白嘆了口氣轉身「你們幾個最好以後也別在惹我不然。」

「不然怎麼?」原本起鬨的幾人臉上表情變得兇狠,都緩緩走向布白。

「哎」布白嘆了口氣走向了幾人。

片刻以後布白拍了拍手,對着齊齊倒地的眾人說道。

「以後別再惹我!我不想麻煩,再惹我,我脾氣就沒有這麼好了」。說完布白便向操場外走去。

倒地的幾個人原本害怕的表情,看到布白已經走遠,臉上再次恢復了兇狠。

「瑪德,等着,龍哥你舅舅不是大混子么,讓他找幾個人,國哥你看看也找幾個人弄他」。李洋洋說道

就算李洋洋不說王金龍等人也不會忍下這口氣。

走出操場的布白原本想離開這個學校,可是想了想他還是先回到了記憶中的教室。

當布白走進初一七班教室,教室中的同學都盯着布白看,他們都感覺布白整個人氣質變了,可是變在哪裡所有人都說不出來。

「你有沒有發現,布白好像不一樣了?」「嗯眼鏡拿了後感覺還挺帥。」幾個女生嘰嘰喳喳小聲討論着布白,時不時還偷瞄幾眼。

回到自己座位的布白開始陷入了沉思。

「輪迴的這個世界似乎很不一樣,靈氣幾乎沒有,我現在這個身體和一般人沒有區別,必須先恢復修為,然後好好了解下這片世界。」

叮鈴鈴,放學鈴聲響起,布白在教室中思索了一個上午,直到放學鈴聲響起他才從沉思中醒來。

「布白,你下午小心點,王金龍他們好像叫人下午來找你麻煩。」一個女生對布白說道。

布白抬頭看了看說話女生,短髮穿着藍色襯衫牛仔褲運動鞋,打扮的雖然比較中性,並不給人一種假小子的感覺,反而覺得可愛。

布白露出個微笑「好的,知道了。」隨後起身走出了教室。

說話的叫劉薇看着布白對自己微笑,她整個人都呆了。

原本的布白帶個眼鏡西瓜頭,眼神獃獃的,現在的布白雖然依然是西瓜頭。

但是眼鏡拿了後,整個人氣質變了,眼神清澈且深邃,笑起來彷彿有魔力一般。

布白說完謝謝走出了教室劉薇才從發獃中醒來回道「不客氣」可是布白已經走出了教室。

走出教室的布白並沒有在意劉薇的提醒,而是打算回家吃飯去圖書館。

他想來想去還是先了解下當下這個世界才好,從他記憶中他知道,他在的這個世界是法治社會,不是殘酷的修真界,所以他決定先了解這個世界,恢復修為可以先緩一緩。

布白家屬於市中心,離黃海二中步行也就一刻鐘,所以布白放學是走回家的。

布白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白天和晚上他的姐姐妹妹會來吃飯,爺爺奶奶也比較偏愛他的姐姐和妹妹。

這次到家和往常一樣,姐姐妹妹都已經來吃完飯了。

桌上剩下飯菜並不多了,布白也沒有說什自顧自的吃完飯就準備去市圖書館。

「最後一個吃完的洗碗」布白爺爺對着準備出門的布白說道。

布白已經不是曾經的布白,他是修真界炎黃神域之主白仙尊,怎麼可能還像以前那樣子隨便人呼來喝去?

「我每次放學先回來,吃飯都要等她們,她們先回來從來不等我。」布白頭也沒有回直接奔向了圖書館。

「小畜生,叫你做點事居然反嘴,反了你,有本事你別回來吃」布白爺爺聽到布白的話一陣咆哮。

走在去往圖書館的路上布白嘆了口氣「混沌因果,要不是你們是我這世輪迴血親,我必讓你們灰飛煙滅了。」

前世的修真界爾虞我詐,有的至親也會因為某種靈物或者神器法寶之類背後搞偷襲。

所以修行萬年布白是孤獨的,在他身邊幾乎都是些阿諛奉承和卑躬屈膝之輩。

能和他做朋友的更是少之又少,當然不是沒有。

但修真界大劫將至,布白至交和紅顏等所有人都忙着尋求破解之法,布白也是一樣。

大劫千年內將至,千年對普通人說很久,但對於布白這種修真界頂尖人物來說千年也只是轉瞬間。

布白也是下了很大決心才修鍊這混沌輪迴訣,他並沒有告訴任何人他修鍊這門功法。

因為修真界他的仇敵並不少,若別人知道他修鍊混沌輪迴訣重入輪迴。

定然不惜一切代價獵殺他,畢竟修行萬年重寶肯定不少。

所以布白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