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異事錄》[修真異事錄] - 第2章 發現靈石

王金龍等人今天很是鬱悶,上午被布白揍了一頓後,下午便找了一群社會混混準備報復布白。

結果學校守了一下午布白居然沒來學校,這讓一向睚眥必報的他十分不爽。

社會混混已經叫了,吃飯煙酒肯定要給的,於是決定晚上帶着七八個社會混混吃個晚飯去迪吧嗨皮一番。

一行十幾人正有說有笑的正準備在市中心找個館子吃飯。

一向好色的李洋洋正四處打量着周圍路過的美女,突然他看到正跟在沐清雨後面的布白。

李洋洋立刻拍了拍正和社會混混聊天的王金龍指了指馬路對面。

「看那個好像是布白。」

王金龍聞言立刻看向馬路對面,一看果然是布白。

「瑪德,是他,劉哥就是那傢伙。」

王金龍立刻指着馬路對面然後對着身邊的社會混混說道。

被叫劉哥的看向馬路對面的布白一眼,隨即看到布白前面的沐清雨,眼前一亮。

「他前面的小姑娘不錯,走去攔住他們。」

說著十幾人一窩蜂的穿過馬路直奔布白他們而來。

布白此時正不緊不慢的跟在沐清雨後面,當王金龍等人看向他並向他走來之時布白本能就感覺到了有人對他的惡意。

這是一種本能對惡意的感知,於是布白看向傳來惡意之處,一眼便看到了王金龍一行十幾人正向著自己走來。

布白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找死,看樣子早上出手輕了。」

布白停下腳步看了一眼四周發現不遠處有一條巷子,於是對着前面正在邊走邊思考問題的沐清雨說道。

「改天吃吧,今天我有點事就先走了。」

前面正胡思亂想的沐清雨聞言有點驚訝,

轉過身準備問為什麼時候,發現布白已經轉身走向不遠處的一條小巷子中。

這讓沐清雨一時感覺有點莫名其妙。

隨即她又看到十幾個人氣勢洶洶的相繼也走進了巷子,其中有一個胖胖的青年還看了一眼沐清雨,並且對她做出了一個飛吻的動作。

這不由得讓沐清雨有點作嘔。

一直在不遠處汽車上跟着沐清雨的保鏢王哥見狀立刻下車跑向了沐清雨。

沐清雨見保鏢王哥正向自己走來,隨即膽子也大了起來便也慢慢的走向小巷子想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此時已經走進巷子深處的布白轉身看向巷子口處。

王金龍李洋洋等十幾個社會混混,正的大搖大擺的從巷子口走來。

「喲,這不是布白嘛,早上你挺牛逼啊」

王金龍帶着一絲調侃的對着布白說道。

布白沒有搭理王金龍的語言挑釁可嘴角卻露出不屑的一抹笑意。

「**樣的聽說你很狂啊,就是你打我家小龍的?」

一個胖胖的青年人抽着煙一臉不削的看着布白。

他就是被王金龍叫做劉哥的混混。

本名劉鑫,是黃海市體校舉重隊的,他之所以嘚瑟主要還是因為他有個大混混老爹,劉有才。是黃海市地下世界一霸,所以很多人都不敢得罪這個劉鑫。

布白數了數一共十四個人,「我現在這副身體沒什麼修為,不過對付這幾個酒囊飯袋應該問題不大」想到這布白決定先發制人,畢竟現在這身體素質太差,給對方先動手他們人多難免會吃點虧。

布白想到這便準備找個機會先放倒那七八個身體壯實一點的,至於王金龍李洋洋幾人他完全沒有放在眼中。

於是布白假裝有點緊張的結巴道:「我、我沒有」

劉鑫見布白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更是囂張。

「剛才跟你一起那姑娘不錯,你把她叫來,給哥們爽爽,你再給小龍認個錯,今天的事我就當沒發生算了。」

布白聞言心中冷笑嘴上卻說:「好,我這就去叫她來。」說完布白居然直接準備向巷子口走去。

巷子口偷聽的沐清雨聽到他們的對話頓時一陣惱羞,正準備衝出去說些什麼,卻被一旁的保鏢給拉住了。

看到布白如此聽話,王金龍本想說些什麼,但是看到劉鑫對他眨了眨眼於是明白了什麼。

當布白走到劉鑫他們身邊時,布白突然抬手一拳打向劉鑫腹部,隨後起腳兩個側踢,踢在了另外兩個人臉上,兩人被布白這麼一提踢直接後腦撞牆捂面倒地。

接着布白站穩身體又是兩個肘擊打在另外兩個人肚子上,兩人也捂着肚子也相繼癱倒在地。

緊接着布白一個直蹬腿又將一人踢出兩三米遠,這一腳非常重,導致那人直接倒地暈了過去。

原本布白不想踢那麼重,但布白出手時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唯獨那人居然本能反應要還手,布白也沒來得及收好力度,只好全力一腳踢出了。

不過還好布白這一副身體素質很一般,不然剛才那全力一腳能直接將那人踹死。

此時王金龍和李洋洋等八人被布白的突然襲擊給打蒙了,當反應過來時已經倒下六個最能打的,剩下一個青年也躊躇不前。

「布白,你你你死定,你知道你打的誰嗎?」

王金龍顫抖着聲音對着布白說道。

布白轉身對着王金龍露出一個笑臉。

「我不是說過沒事別惹我嗎?我死不死不知道,今天你肯定要倒霉。」

說完布白直接沖向剩下的八人,其中一個和劉鑫一起的青年還想反擊,但被布白毫不留情踢了幾腳後也乾脆倒地不起了。

而王金龍等人則直接不敢還手雙手抱頭蹲在地上任憑布白抽打。

布白足足打了五分鐘才停手對着蹲在地上顫抖的王金龍等人說道:

「我說了沒事別惹我,再惹我,我真的弄死你們」

說完布白轉身就要離開,當走到那個胖子劉鑫身邊時,對着還在地上打滾的劉鑫說道。

「你最好別再惹我,不然下次我肯定廢了你。」

劉鑫聞言沒有敢接話,但內心已經下了決定下次一定要廢了布白。

巷子口偷看的沐清雨看到這一幕簡直驚呆了,對於她這個身邊一直有保鏢跟隨的大小姐哪裡見過這種場面。

而沐清雨身邊的保鏢看待布白的眼神中則是一種凝重,布白的出手乾淨利落,對於他來說他也可以做到,甚至做得更好。

但布白踹踢最後一人的那一腳威力讓他有點凝重。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布白踹踢那一腳是站着直踹踢並沒有蓄力,居然直接將一個接近二百斤的人直接踹飛兩三米,而且自身居然沒有移動半點,這要多麼紮實的下盤功底。

沐清雨看到布白從巷子口走出有點激動又有點害羞的說道。

「你好厲害,現在你還有事嗎?沒事我們去吃飯吧?」

布白本想收拾完王金龍等人就回家隨便吃點或者不吃。

然後看看有沒有辦法恢復點修為。

但看到沐清雨還在等他吃飯,想了想還是跟着沐清雨去吃飯的好,這一世的他還沒有吃過海鮮自助。

於是布白依然平淡的對着沐清雨點了點頭。

沐清雨顯然並不在意布白這副高冷的姿態,而是滿不在意的說道。

「我們走吧」邊走還會時不時的問布白一個問題。

布白也只好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着,而保鏢王哥則是繼續回到了車上。

沐清雨帶着布白直奔市中心最大的花都購物廣場而去。

兩人進入商場後直奔六樓的星空海鮮自助。

到了餐廳沐清雨直接帶着布白到了個小包間內,顯然沐清雨是經常來。

兩人坐下後不久後,一個男人穿着一身工作西服帶着兩個服務員小跑了過來。

「二小姐來了,吃些什麼」

男人諂媚的將一本菜單遞給沐清雨。

沐清雨轉手將菜單遞給布白「你看看想吃什麼告訴他們,他們會送過來。」

布白接過菜單有些不解的問道「不是自助么?」

沐清雨還沒有說話,對着沐清雨諂媚的男人插嘴道,「這是貴賓包間,有專門的服務員,只要點單就行,有人會送來。」

布白接過菜單大致看了一遍「這些都來一份謝謝。」

對着沐清雨諂媚的男人並沒有立刻回應,而是先看了一眼沐清雨。

「看我幹什麼,去啊,按他說的做。」

男人見沐清雨說話立刻吩咐兩名服務員下去準備,自己則站到了沐清雨後面。

「點那麼多吃的完嗎?一百多種菜品浪費可不好哦。」

沐清雨有些俏皮的對着正在打量包間的布白說道。

「放心,不會浪費。」布白隨口回道。

見菜品上來還要一會沐清雨好奇心起。

「今天一整個下午你都在圖書館看書嗎?我看你看那麼快是在找什麼嗎?」

布白聞言停止打量房間,拿起桌上的檸檬水喝了一口。

「沒有找東西就是隨便看看而已。」

沐清雨撇了撇嘴,「隨便看看你從中午看到晚上?」

布白也沒有太在意沐清雨的態度,「就是隨便看看,把不會的不知道的都看了一遍而已。」

聽到布白這話沐清雨切了聲。

「你隨便看看把不會的都看了一遍,這麼說你看一遍都會了?都記住了?」

布白點了點頭「當然了。」

沐清雨有點不信的問道。

「那你最後看的一本書叫什麼」沐清雨突然想起來書店出來時候,看了一眼布白放回去的書便隨口一問。

「秦史」布白脫口而出。

沐清雨有點小驚訝,隨後悄悄從口袋中拿出保鏢王哥記錄的小本子看了看。

「那你記得你下午都看了什麼書嗎?」

沐清雨的小動作布白一清二楚,布白也沒有太在意。

看在沐清雨請吃晚飯的份上布白想想還是將一個下午看的書給說了出來。

「近代史,五代十國,宋史,史記,明史,等一系列書名」

聽完布白報出的書名,沐清雨嘴巴張成了O型。

布白說的書名,居然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