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異事錄》[修真異事錄] - 第5章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

上車後的布白沒有在意劉鑫豎起的大拇指,而是直接閉躺倒在座椅上。

這時王金龍見布白居然還是如此淡定的坐着囂張笑道。

「得瑟吧,一會有你哭的你,」

話還沒有說完閉目養神的布白抬手一巴掌抽在了王金龍臉上。

這一巴掌將王金龍打的滿嘴鮮血,伴着鮮血還有幾顆碎牙。

此時車內只有王金龍,劉鑫,李洋洋,劉騰,布白還有一個全程開車不說話的青年人。

這個青年全身肌肉板寸頭,樣子約莫二十五六,雙手被一圈圈白色布條纏繞着。

布白這一巴掌快准狠,車上幾人誰都沒反應過來,不過就算反應過來他們也無能為力。

劉鑫見到布白抽了王金龍,本想說些什麼。

可是看看開車的年輕人,又看了看正在捂嘴**的王金龍他還是忍住了到嘴的話。

就這樣四輛麵包車在馬路上疾馳了約莫二十分鐘。

終於在快到目的地的時候李洋洋忍不住問了一句。

「布白難道你就不怕嗎?」

李洋洋話語剛落,吱啦幾聲剎車聲傳來。

眾人都被突然剎車,慣性給帶着往前傾,而布白整個人是躺在車座上的,但他卻紋絲未動,

開車的年輕人見布白居然沒有被剎車慣性帶動身體,嘴上露出殘忍的微笑。

其餘三輛麵包車中陸陸續續下來十六七個青年人,

這些年輕人他們人手一根鐵管,個別手裡拿的是七孔刀。

而布白他們這輛車停下後,王金龍率先打開車門跑了下來,接着就是劉鑫,李洋洋,劉騰。

開車的年輕人打開車門出來後,布白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此時王金龍到了人群中從一個人手中接過一根鋼管嘴裏含糊不清的吼道。

「你他媽給老子出來,這次不弄死你我就是你養的。」

布白緩緩走出麵包車淡漠道。「我可養不出你這不孝子。」

「都這樣子了你還狂?你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劉鑫見布白還是這麼淡定,便忍不住插嘴說道。

布白將目光轉向劉鑫。

「我記得我說過,別惹我,再有下次我廢了你。」

劉鑫聞言氣的滿臉通紅梗着脖子說道。

「你太狂,不就是仗着自己能打?今天我們這麼多人,你能打多少?」

然後又將剛才開車的青年人拉到身邊指了指。

「這是我爸最得力助手沈堂軍,黃海市地下拳王,曾參加國際散打拿了亞洲第二,你再能打,能打過我沈哥?」

布白看了看十幾個拿着鐵管和刀的年輕人。

「你們誰會開車?」

十幾個人聽到布白的問話下意識的看了三個會開車的一眼,似乎沒能理解布白為什麼這麼問。

「你什麼意思?」劉鑫問道。

布白不在意的回道:「我怕一會出手太重,連司機都打了誰送我回去?」

啪.啪.啪.**一陣鼓掌聲傳來,鼓掌的是那個被叫做沈堂軍的人。

「你比我能裝,剛才車上急剎車你居然能頂住慣性很不錯。現在看你這麼能裝,我決定一會打斷你兩條腿讓你爬回去,然後在打掉你所有牙讓你以後不能裝下去。」

布白冷漠看着沈堂軍彷彿看死人一般。「好一會我就這樣對你,你的手很會鼓掌?一會手也給你打斷。」

聞言沈堂軍哈哈大笑,隨即直衝向布白。

眾人見狀立刻散開圍成一圈騰出一片空地。

沈堂軍快速衝到布白面前,直接一個直拳打向布白的面部,另一個手則也握成拳,準備等布白躲閃時來個勾拳。

布白見到沈堂軍的動作滿臉不屑,先是抬手將沈堂軍的直拳拍開,接着一個側身又躲過了沈堂軍的勾拳。

「可以啊」沈堂軍興奮的對布白說道。

布白卻淡淡道:「可是你卻不行,太弱了。」

「找死」沈堂軍面色猙獰又是對着布白一陣猛攻。

眾人就看見沈堂軍對着布白一陣拳打腳踢。

可是沒有一拳或者一腳能碰到布白的身體,不,別說身體就連布白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你就只會躲嗎?」沈堂軍氣急敗壞的說道。

「呵呵好,再來這回我不躲了,沒意思。」布白打了個哈氣說道。

「你」沈堂軍見布白如此託大立刻靠近布白,直接一個勾拳打向布白。

這回布白真的沒有躲,而是直接抬直接抬起右手接住了沈堂軍的右勾拳,隨即布白直接抬起右腳踢向沈堂軍右腳。

沈堂軍不愧亞洲散打季軍,布白踢向他的右腳,他居然直接跳起來躲了過去,並且同時藉著跳起的慣性左腳踢向布白的面門。

布白反應更快左手抬起再次擋住沈堂軍踢開的左腳,隨即再次一腳踢向沈堂軍的小腿。

沈堂軍見布白踢來也不慌,嘴角露出一臉不削。

他腿每天練習踢木樁,腿骨不知道多堅硬,布白敢和他的腿對拼簡直是找死。

可當布白腿碰到他腿時,他感到一陣巨痛隨即傳來一聲清脆嘎吱聲。

「啊我的腿」沈堂軍發出一陣慘叫。

劉鑫見狀立刻對十六人說道:「大家快一起上,打死算我的,快」。

眾人聞言立刻全都沖向布白,一個個鋼管舞的虎虎生風。

布白直接將沈堂軍提起,擋住了第一波鋼管襲擊。

眾人本來沖向布白,見布白用沈堂軍來做擋箭牌,一時都有點投鼠忌器。

可當布白奪過一個鋼管後居然直接將沈堂軍給丟到了一邊,又是一窩蜂的沖了上去。

一陣叮叮噹噹鋼管摩擦聲後,隨之又是一陣陣歇斯底里的慘叫聲傳來。

布白居然一個人直接將所有人給打翻在地。

地上哀嚎的十幾人,只要是拿過武器的手,現在都呈現出不規則的扭曲狀。

此時站着的只有劉鑫,劉騰,李洋洋,和現在布白對面雙腿打顫的王金龍。

撲通王金龍跪在布白面前聲淚俱下含糊不清的磕頭說道:「布哥,我錯了,我不敢,求求你別和我計較,求求你了。」

布白見王金龍這樣一陣厭惡,一腳將跪在地上的王金龍踢出好幾米遠,隨後走向劉鑫等人。

「你叫劉鑫是吧?我說過下一次我直接廢了你。」

劉鑫此時也慌了,不過他還算有骨氣沒有像王金龍那樣子跪下求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