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異事錄》[修真異事錄] - 第6章 有趣的傢伙

麵包車上黃中偉還在對着布白的喋喋不休。

「咦,高手大哥,我們好像被人跟蹤了。」

「嗯?後面的黑色轎車?」布白不解的往後看去。

「是的,要不要我給他們甩掉?」黃中偉興奮的說道。

布白轉身看了一眼後思索了下,「把他們引到沒人的地方去。」

黃中偉聞言興奮道:「好嘞。」

隨即黃中偉直接一個轉向,不在向黃海二中而去,反而掉頭往成交而去。

後面黑色轎車上的兩人對視了一眼黑衣服的對着另個人說道。

「好像被發現了,他們好像想把我們引出市區。」

另個人回道:「哼,難不成他們還指望收拾掉我們?」說完兩人相視一笑。

坐在後排的綠頭髮此時低頭一言不發,他已經是腸子都悔青了,好好的幹嘛學別人敲詐。

他發誓只要這次事平安過去,他就去打工或者上學,然後好好做人重新開始。

這次的教訓讓他終身難忘,兩天的的毒打和折磨讓他整個人都瘦了一圈。

很快黃中偉將麵包車開到郊區一塊空地上停了下來。

不過片刻一輛黑色轎車直接停在了麵包車後面。

布白沒急着下車,反而黃中偉開開心心的跳下了車,然後還殷勤的給布白開了車門。

布白看了一眼黃中偉隨後也走出了麵包車。

轎車內兩人相繼也走了出來,一個人隨後緩步到後排,一把抓住綠頭髮將他直接給拖了出來。

綠頭髮青年發出幾聲**卻不敢反抗,只能任憑那人拽着自己頭髮將他拖出。

「看清楚是哪一個拿了那塊玉牌?」

綠頭髮抬頭看了一眼黃中偉,然後又看了看布白,無力的指了指布白,有氣無力的說道。

「就,就是他」

隨後那人直接將綠頭髮扔在了地上走向了布白。

「小子,那塊玉牌呢?」

布白打量了兩人一眼,只見兩人統一着裝黑背心軍綠色作戰褲。

然後很隨意的回道。「沒了」

「沒了?小子我勸你識相點,看到那綠毛下場了嗎。」

一個黑背心說道還踢了踢趴在地上的綠頭髮青年。

布白皺了皺眉頭「哼,沒了就是沒了。」

黃中偉這時候不合時宜的說道:「高手哥和他們廢什麼話,直接讓他們趴下說話。」

「呵呵,原來如此,難怪這麼狂,認為自己很能打?」站在前面的黑背心扭了扭脖子走向了布白。

另個黑背心則是蹲下對着地上的綠頭髮笑道。

「你也說過他很能打,現在給我看清楚了什麼叫真正的能打。」

在黑背心眼中布白學生模樣,也不過十四五歲樣子能多能打?

黃中偉見到黑背心走過來的氣勢,縮了縮脖子往後退了幾步。

黑背心直接走到布白不遠處,直接一個高抬腿踢向布白的太陽穴。布白一個後仰躲過一腳。

呼啦,黑背心的一腳直接踢在了麵包車的側面,麵包車玻璃立刻碎成一片。

「哼,哈,嘿」接着黑背心一拳接一拳的開始攻向布白。

布白每次都是剛好躲過,而黑背心每一拳都威力十足的打到了麵包車上。

不一會兒麵包車一面已經玻璃全碎,車門也都變得凹凸不平,顯然快接近報廢。

這可給一邊的黃中偉看的淚水直流不停的念叨着。

「完了完了,我的車,這次回去老頭子非扒了我的皮膚不可。」

「哼,看你能躲多久」隨即黑背心加快了進攻。

每一拳速度比開始還要快,猛,狠。

打了一會布白髮現這黑背心居然比那個什麼沈堂軍之輩要厲害幾分,不過也就是厲害幾分而已。

布白從始至終都沒有動用過術法神通,不管沈堂軍還是現在的黑背心,布白都不打算用。

在他看來這些螻蟻壓根不配他耗費混沌氣。

布白不想再浪費時間隨即開始反擊。

黑背心右腳抬起踢向布白腰部,布白一把抓住踢來的一腳,接着直接一個肘擊,直接擊向黑背心膝蓋。

這一切速度極快,發生在電花火石之間。

布白這一下直接讓黑背心小腿呈現出不規則扭曲形態。

黑背心是個硬漢受傷並沒有大喊大叫,而是直接一拳攻向布白,想要逼退了布白。

布白一擊得手顯然並不想這麼輕易放過他。

看到黑背心打來的一拳,布白一臉不屑,直接用力把他腿一抬,黑背心失去平衡直接就要倒地,接着布白直接一個蹬踢,將黑背心踢出幾米遠。

倒地的黑背心原本確實是個硬漢,可是布白剛才那一腳踢的非常巧妙,直接踢在了他的環跳穴上。

環跳穴,可以治療很多腰腿疾病,按壓酸脹讓人想跳起來的衝動,環跳,環跳,一點就跳。

此時地上的黑背心在地上來回打滾,另個人看了一眼布白後立刻跑上前查看情況關心問道。

「你沒事吧」隨後立刻撕下自己身上的背心就要給倒地的黑背心包紮扭曲的小腿。

此時倒地的黑背心雖然疼痛難忍,但思緒清晰強忍着疼痛說道。

「快走,找王哥,你不是他的對手」。

「好」另個黑背心說完看了一眼布白便想扶起地上的黑背心上車離開。

布白怎麼可能就這麼放他們離開?

他們是想找回先前那塊靈氣玉牌的,說不定他們那還有別的玉牌,所以布白肯定不會輕易放他們走。

布白還沒說話此時黃中偉卻先叫囂了起來。

「這就想走了?想動手就動手,動手輸了就想走?」

黃中偉看了一眼布白,發現布白並沒有阻止他說下去樣子,便大着膽子說道。

「現在把我們車弄壞了,至少一千,不對是至少一萬陪我們修車錢。」

聞言布白一頭黑線,不過布白還是語氣平靜的說道:「我讓你們走了嗎?」

「怎麼?你想怎麼樣?真以為我們怕了你不成?」沒受傷的黑背心色厲內荏的問道,

布白冷哼一聲體內混沌輪迴訣運轉,將一絲混沌氣包裹在腳上。

隨後快速衝到兩個黑背心前方,起腳飛踢,一腳直接踢向他們開來的黑色轎車前保險杠上。

轟隆,黑色轎車整個發動機引擎蓋直接掀起,安全氣囊全都爆炸開,發動機直接被踢的穿出前排中控,整個汽車往後倒退四五米。

黃中偉看差點兩個眼睛珠子蹬出來。

兩個黑背心此刻看到布白這一腳的威力,嚇得也是兩個小腿肚子直打哆嗦。

倘若布白用剛才的威力去踢一下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他們相信自己能被一腳踢死。

布白踢黑色轎車本就是想震懾一下兩人,好為接下來的問話做準備。

現在看到兩人的表現布白相當滿意於是語氣冷漠道。

「你們是什麼人?」

黑背心兩人對視了一眼,那個受傷的也不敢再**,而是虛弱的回道。

「我們是金陵王家的」

布白並沒有聽過金陵王家,想了想又問道。

「王家幹什麼的?你們找玉牌幹什麼。」

「金陵王家是金陵首屈一指的富商,產業涉及地產,金融,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