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異事錄》[修真異事錄] - 第8章 神秘女人

劉有才車隊出現時,布白就已經發覺了。

本想下樓快速解決這場鬧劇,突然發現北邊又來了三輛越野車。

南邊的人穿着都不一樣,布白並不認識,起初以為金陵王家的。

當北面三輛越野車時,布白一眼就看到了開車的黑背心。

布白思考了片刻決定遲一會出現,看看那邊又是些什麼人。

此時劉有才注意到對面開來的三輛車,車牌居然都是金陵牌照。

「小劉,黃浩來了嗎?」

劉有才問道。

「來了,在後面車上」劉洋恭敬道。

「把花生殼收起來,對面是金陵的,動了花生殼事情恐怕就大了,讓黃浩去探探底。」

劉有才語氣嚴肅道。

劉洋點了點頭隨即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將劉有才的話複述了一遍。

很快劉有才這邊後方一輛車的車門打開又關上。

一會一個腳踩人字拖,下身藍色沙灘褲,上身花T恤的男人從後面走到了車隊前方。

來人正是劉有才手下四大護法之一的刀手黃浩。

黃浩今年二十七,從小就喜歡好勇鬥狠七歲開始學武,十幾歲輟學混跡社會。

因為沒有後台惹事被抓,後被劉有才看中,花重金撈了出來。

從此變得不再招搖,不過卻成了劉有才手中最鋒利的刀。

黃浩路過劉有才乘坐的汽車時,對着車內的劉有才點了點頭,隨即大步往王思遠他們的越野車走去。

「王哥,我去試試來人斤兩?」

王思遠同車的一個黑背心看着正在緩步走來的的黃浩說道。

「去吧,別給我丟人。」

王思遠眼神玩味看着已經站到車前的黃浩回道。

黑背心直接下車漫步走到了黃浩身前開始對峙了起來。

站在窗前看着這一幕的布白有點摸不着頭腦,難道兩方不是來找自己的?想了想還是再觀察觀察。

黃浩身高一米八多而黑背心也才一米七樣子,所以黃浩是低着頭看黑背心的,黃浩塊頭也相對黑背心大了一圈。

黃浩對着黑背心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你們這誰能做主?讓能做主的出來說事。」

黑背心爭鋒道:「你配嗎?先讓我看看你夠不夠資格。」

說完黑背心直接一個側踢攻向黃浩。

黃浩大笑道:「來的好。」

隨即右臂抬起格擋住黑背心的一腳,直接一個直拳打向黑背心。

黑背心收腿抬臂格擋,雖然格擋住黃浩的一拳,但黑背心卻雙臂感覺到一陣發麻。

黃浩一拳打退黑背心也沒有追擊,而是站在原地看向黑背心後面的越野車內叫道。

「哈哈哈沒有能打的嗎?」

黑背心聽到黃浩的話雙眼圓瞪就要再次沖向前。

一個陰冷男聲從身後傳來。

「滾回去,別給我丟人了。」

說話的正是王思遠,此時王思遠穿的是一身休閑西裝。

王思遠邊往黃浩這走邊脫去身上的休閑西裝,露出裏面穿的白襯衫。

隨後王思遠將脫去的西裝外套丟給後面的黑背心。

轉身朝黃浩露出詭異一笑,然後直接快速沖向黃浩。

黃浩見王思遠雖然只有一米六樣子,但多年的社會遊走直覺告訴他,王思遠很危險。

於是黃浩不敢大意,氣沉丹田準備迎接王思遠的攻擊。

王思遠幾步衝到黃浩身前,抬腿直接踢向黃浩大腿外側。

黃浩見王思遠小身板居然直接敢踢向他的大腿。

頓時一臉不屑,就王思遠這小身板,踢別的地方他可能會緊張的防禦一下,想用腳踢他大腿簡直就是雞蛋碰石頭。

不想王思遠這一腳下去,黃浩整個大腿一陣**。

原本雙手防禦上盤的姿勢,因為大腿發麻,本能的放開了架勢伸手摸向發麻處。

這時王思遠收腳出拳打向黃浩的胸部。

黃浩受到這一拳整個人又立刻抬手捂住胸口發出一陣喘息,可是卻發不出一點聲音,隨即往後退了幾步直接仰面躺倒。

王思遠看着躺倒還在不停大口吸氣黃浩,撅了撅嘴發出一陣感嘆。

「哎呀呀,命挺硬呀,橫煉功不錯呀,居然沒有被一拳打死。」

王思遠前後打倒黃浩就用了兩招,所有人都沒有看懂,唯獨現在窗口的布白看明白了。

王思遠起腳踢向黃浩大腿外側,踢的很有講究。

踢的位置正好是人體的中瀆穴和風市穴,這個位置只要力度夠那人會立刻整個腿部發麻抽筋。

黃浩就是因為腿部發麻失去平衡後上盤才失去了防禦。

接着王思遠一拳打在了黃浩檀中穴處,王思遠這一拳也是非常陰狠,出拳食指關節凸起,直擊黃浩檀中。

(註解:檀中穴治療咳嗽呼吸不暢效果挺好,拇指按壓揉幾分鐘就有效果。定位穴位也簡單,兩乳直線交匯處)

倘若不是黃浩橫煉小成,這一下下去黃浩肯定是小命都丟了。

王思遠將目光看向劉有才車隊冷笑道。

「就這?還有能打的嗎?」

王思遠兩下打倒黃浩實在太突然,這讓劉有才萬萬沒想到的。

劉洋看到這一幕也是緊皺眉頭,然後對着劉有才道:「老闆,這個布白後台恐怕不簡單。居然都這麼能打。」

劉有才吸了口煙看了看手錶。

「老四應該快到了,把花生殼拿好以防萬一,走我們一起下去看看。」

劉有才和劉洋下車直接走到了王思遠面前,劉有才抽了口煙鎮定道。

「閣下是布白什麼人?今天這事我們劃個道吧想如何解決。」

王思遠聽到劉有才的話,有點摸不着頭腦問道。

「布白?」這時後面的黑背心小聲提醒道:「就是拿了玉牌那小子。」

聽到黑背心的話王思遠眉頭皺的更凶了冷聲道。

「你們不是那小子叫來的幫手?」

劉有才聽到王思遠那邊的對話一下子也反應過來,立刻鬆了口氣說道。

「當然不是,原來閣下也是來找那小子的。」

王思遠冷哼道。「一幫酒囊飯袋,耽誤我的時間。」

劉有才和劉洋聽到王思遠這麼當面罵,臉色都沉了下來,不過劉有才畢竟混了這麼多年,還是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閣下是?鄙人黃海劉有才。」

王思遠瞥了一眼不屑道,「原來是黃海地下土皇帝我當是誰,我金陵王家王思遠。」

劉有才和劉洋聽到王思遠自報家門後,立刻將原本的不滿收了起來。

劉有才只是黃海市的地下皇帝,而王家可是商界,政界,都有涉及,黑道更是不用說。

王思遠看到劉有才等人臉上的變化傲慢道。

「行了這裡沒有你們的事了,都散了吧。」

劉有才對着劉洋說了幾句後,劉洋跑開。

隨即跟着劉有才來的人跑了過來將倒地的黃浩抬走,接着幾輛車緩緩往後倒去。

這時劉有才小心翼翼的對着王思遠問道。

「王少,這個布白小子和您有什麼關係嗎?」

王思遠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