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異事錄》[修真異事錄] - 第9章 神秘的地球

女人伸出纖纖玉手輕輕挑起布白的下巴。

「小弟弟,你好像很特別呢。」

布白抬頭和女子對視,隨即輕笑道。

「收起你的騷狐狸氣,對我沒用,我還是個孩子。」

女子聽到布白的話氣的一個踉蹌,嬌斥道:「你」

剛呵出一個「你」字聲音突然變得嬌媚無比。

「小弟弟,幹嘛對姐姐這麼凶。」說著又準備伸手撫摸布白的頭。

布白我退了幾步懶羊羊的說道。

「都說了,我還是個孩子,收起你那低劣的魅惑之術對我沒用。」

「哼,真是不解風情的小傢伙呢,算了姐姐還有正事要辦。」

說著一個轉身直接沒入黑暗走向了鬧鬼宿舍樓。

女人全程都沒有看王思遠等人一眼。

布白看女人走進宿舍樓眼中閃過一絲疑問,不過還是先將疑問壓下了,轉身看向王思遠等人。

「接下來說說我們的事吧?」

王思遠已經緩過勁來,此時他已經被人攙扶了站了起來。

「呵,這麼年輕的橫煉宗師屬實少見,肯定有師承吧?」

布白聽到王思遠這麼問並沒有回答而是道。

「你為何尋找那塊玉牌?我想你金陵王家大少應該不缺買玉牌的那點錢吧?」

王思遠點了點頭,也沒有想要隱瞞。

事到如今這樣子了,玉牌肯定弄不到,一個十四五歲的橫煉大成,背後肯定有個恐怖的師承於是說道。

「那塊是崑崙古靈玉,帶着對我們這等習武之人有特殊效果,可以強身健體外,修鍊更是事半功倍,這個我想你得到了應該知道。」

布白點了點頭示意繼續說。

「我這次來黃海其實就是衝著這玉牌來的,半年後金陵有一場勢力洗牌,我們王家想要找到高手幫忙,就需要有拿的出手的東西。」

「去終南山上找那些隱士幫忙,世俗錢財他們根本不在乎,所以想要弄幾塊靈玉去請那些隱士。」

布白聞言幾塊那樣得靈玉眼睛一亮道。

「你們也有那種有玉牌?」

王思遠看到布白驚喜的樣子有點緊張的回道。

「是有幾塊,不過」

布白立刻說道。「沒什麼不過了,給我玉牌,半年後我幫你們。」

王思遠聞言眼睛轉了轉說道。「小兄弟有把握?你雖然橫煉大成,但」

王思遠話語還沒有說完就感覺黃海教師宿舍樓空地憑空起了一陣邪風。

然後就聽見原先走進宿舍樓那女人聲音。

「哪裡跑」。隨即在王思遠等人眼中,就見女人手持一柄黑色匕首直接沖向布白。

從陰風突起時布白就運轉起了虛妄之眼。

隨即布白就看到原先那個鬼魂老頭從宿舍樓飄了出來,後面跟着那個穿着旗袍帶着狐狸面具的女人。

布白眉頭皺起對着已經飄到自己身後的老頭問道。

「你怨氣已散,我不是讓你去輪迴了嗎?」

「仙師救我,地府鬼差姥爺說我過了投胎時辰讓我等」。

布白一臉不解看向老頭,不過也來不及她多想,此時那個神秘女人手持匕首已經殺到。

布白抬手打開女人刺向老頭的匕首,女人詫異問道。

「你能看到?」

布白點了點頭。

「這麼說他身上的怨氣沒了是你做的?」

布白此時重新打量起神秘女人問道。

「這麼說他身上的怨氣是你做的?我就說,他也不是枉死不應該有可以化作厲鬼的怨氣才對」。

女人面具後的眼睛眯了起來。

「老娘半年的準備被你給破壞了,小看你小子了」。

布白冷哼一聲。「哼邪門歪道。」

「你找死,那就怪不得姐姐了,姐姐今天就收了你的魂當做利息了。」

說完女人手持匕首沖向布白。

布白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想法,直接幾下打掉女子匕首,然後一腳踢中女子腹部將她踢出幾米遠。

女子咳了幾聲吐出一口血水。「咳~咳~哼小子小看你了,武功不錯,那接下來讓你試試這招。」

說完女子從脖子處拿出一個吊墜,吊墜樣式是一個罈子模樣的。

女子將吊墜罈子模樣的壇口擰開,然後咬破拇指將鮮血滴入。

然後輕聲念叨起一段咒語,隨着女人咒語起,空地周圍以那女子為**颳起一陣陰風,她脖子的吊墜居然直接騰空漂浮在她的面前。

布白此時表情凝重,看到女子的動作顯然是在做一種召喚儀式。

這種儀式顯然是在召喚十分強大的陰邪。

布白體內混沌氣運轉,剛才由於土盾決術原因,體內混沌氣用去了一半。

如今體內混沌氣所剩不多,他決定全力以赴的搏一搏趁着女人邪術未成先發制人。

布白雙手結印,體內混沌氣運轉,全都聚向布白右手。

布白輕呵「去」

然後直接對着神秘女人施法之處隔空一掌。

隨着布白這隔空一掌打出,布白右手金光一閃,一道金色雷電直接從布白布白右手中出現霹向神秘女人。

神秘女人見狀大驚,隨即就想躲開,不過雷胡來的太快,直接瞬間就到了她的身前。

雷胡直接打在了女神身前漂浮的罈子上,隨後發出轟的一聲巨響,神秘女人那邊應聲騰起一陣黑煙

接着在場所有人都聽見一聲凄厲的孩童慘叫聲。

王思遠等人聽到那個聲音,無不是七竅都流出了血。

布白也被這一聲恐怖且凄厲的慘叫給震的後退兩步。

片刻之後所有人看向神秘女人原先站立之處。

此時那裡已經空空如也,但原先那塊地上的青石板卻出現了許多裂痕。提醒着眾人這一切都是真的。

布白看了一圈發現沒有看到神秘女人的蹤影。

「看樣子逃了」布白自語道,隨後轉向正擦拭鼻血的王思遠道。

「你剛說了什麼?」

此時王思遠看布白的眼神完全變了。

一個會術法的術士,還是橫煉大成還這麼年輕,王思遠都不敢想了,立刻說道。

「沒什麼,小兄弟想要玉牌沒問題,我回去就將得到的三塊全都送來。」

布白其實此時已經虛弱無比,不過還是假裝從容的說道。

「好,你早些送來,倘若還能再尋找些更好,半年後我會去找你。」

王思遠聞言大喜。「好,小兄弟可有手機,我們留個號碼」。

布白搖了搖頭超市沒有。

王思遠立刻讓人從越野車上拿出一部手機遞給布白道。

「這箇舊的小兄弟別嫌棄,先拿着保持聯繫,過兩天我讓人把玉牌送來時再給你買部新的」。

布白接過手機點了點頭,「我回去休息了,你儘快把東西送來。」

布白對王思遠說完轉頭對着身後的老頭魂魄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