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滿世界妖精,你讓我取經?》[西遊:滿世界妖精,你讓我取經?] - 第2章 被迫喜當爹,高官厚祿非我願

這笑容帶着三分嘲弄、三分憐憫、四分薄涼……

總之,讓陳光蕊很不舒服。

「新郎到,吉時到,拜堂……」

主持婚禮的司儀高聲喊了一聲,陳光蕊就這麼不明不白被拉到了內堂。

片刻後兩個丫鬟攙扶一名身着鳳冠霞帔的女子出來。

這應該就是殷小姐了。

陳光蕊仔細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殷小姐那隆起的小腹,眼前一黑就氣暈了過去。

「一拜高堂……」

一陣涼意襲來,陳光蕊打了個激靈,醒了過來,抹了一把臉上的水四下張望。

「下去吧。」一個蒼老威嚴的聲音響起。

陳光蕊扭頭一看,堂前太師椅上,一名面容威儀雍容的老者目光銳利的看着自己,給人一種如山般的威壓。

這就是大唐和魏徵齊名的殷開山殷丞相。

殷丞相是跟着李世民打過天下的出將入相的人物,威嚴氣勢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換做其他人的話,怕早就嚇得跪**如篩糠了。

陳光蕊卻抹了抹臉上的水,站了起來定定的看着殷開山。

他心道:小爺我以後可是修九轉玄宮的人,還怕你一個凡人?

等等,凡人?

魏徵可是夢裡就能斬涇河龍王的人物,明顯不是凡人,難不成殷開山也是?

不等陳光蕊心裏打鼓,殷開山開口了:「陳狀元,本相不喜歡和愚蠢的人說話,你很聰明,但似乎聰明過了頭。」

這番模稜兩可的話,讓陳光蕊更加卻行,自己入了殷開山的套兒了。

「哦?我是該叫您殷丞相呢還是岳父大人呢?」陳光蕊皮笑肉不笑的道。

「你的確聰明過了頭,怎麼叫,取決於你。」殷開山把皮球踢了回來。

陳光蕊一咬牙道:「我之想知道,叫您岳父大人有和好處?」

「哼,我殷開山的女婿就已經是最大的好處了,你安敢奢求更多?」殷開山一臉不滿之色。

他本來是想找一個老實忠厚好控制的女婿,來捂住自己家的醜事兒。

可沒成想,陳光蕊這廝貌似忠厚,實則精明的很。

老東西,跟我開空頭支票是吧?

陳光蕊心裏罵了一句,咱不能白喜當爹一回,更不能白白的就接了一頂綠帽子吧?

「哦?岳父大人看小姐的肚子,要不了三四個月就生了吧。到時候這事情傳出去,我的臉丟了是小事兒,您的臉……呵呵。」陳光蕊威脅道。

「哼,只要你守口如瓶,高官厚祿少不了你的。你早些準備一二,三日後便啟程去江州上任吧。」殷開山說完,不滿的一拍太師椅。

他本來想着陳光蕊這個寒門的窮小子,自己看上他是他的福分。

只要稍加安慰,就能夠俯首帖耳,感恩戴德。

現在看來,這廝不好控制。

不過,許以高官厚祿,倒是不怕他不就範。

「呵呵,您老還是給我來點實惠的,至少給我五十萬錢。」陳光蕊獅子大開口道。

此時不要點錢,更待何時?

五十萬錢足夠在長安繁華地段購買三進的大宅院了。

「好,這一萬兩老夫給了,不過日後你若是對我小女不好,老夫定饒不了你。」殷開山冷冷丟下一句話,走了。

陳光蕊也冷笑着走出了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