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滿世界妖精,你讓我取經?》[西遊:滿世界妖精,你讓我取經?] - 第4章 法力被封,砍我砍累了吧

原著里殷溫嬌肚子里這個孩子,陳光蕊的便宜兒子陳玄奘,就是後來取經的唐僧啊。

他可是後來西遊世界發生的諸多大事兒的主要人物。

不知道,如果生不出來,會怎麼樣?

陳光蕊心中暗搓搓的想着。

如果是那樣的話,怕是佛門會炸了吧。

要是因此攪亂了佛門的布局,怕是會被佛門盯上。

陳光蕊思索了片刻,開口道:「殷小姐你們殷家未免太過欺辱人了。」

「我乃陛下御筆欽點的狀元,你們殷家的臉面是保住了,可我陳某人的臉呢?要丟到哪裡去?」

「高官厚祿我不稀罕,你們想要壓我也壓不住我,對不起我不伺候了。」

說完,陳光蕊狠下心來就要走。

「陳狀元求求你了,不要走,只要你認了這門親事兒,不要損害殷家的臉面,你想要什麼都可以,只要我父親能給你的都給你。」

「你想娶多少妾都可以,求你了。」

殷溫嬌哭喊着求道:「你想要洞房花燭,今晚上讓小崔、小青去陪你怎麼樣?」

陳光蕊下意識的看了眼殷溫嬌身邊兩個十五六歲的丫鬟。

雖然比不得殷溫嬌,但也出落的亭亭玉立、水靈滑嫩的,看的人眼饞。

翠翠和小青紅着臉低下頭去,沒有吭聲。

古代入了奴籍的丫鬟,就是主人家的私產,丫鬟做通房的多得是。

甚至,被主人看上,是丫鬟的福分。

更別說陳光蕊可是當朝狀元,英俊帥氣,就更沒有拒絕的道理了。

「這——不行,我還是覺得太虧了。」陳光蕊搖頭晃腦的道。

「哼。」殷丞相那陰沉冷厲的聲音傳來。

「吱嘎嘎——」

殷小姐門扉被推開,一臉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的殷開山帶着一群家丁推門而入。

「這狗坐轎子不識抬舉,陳光蕊老夫奉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殷開山威脅道。

陳光蕊這個暴脾氣,一聽就不樂意了。

現在哥們可是僅次於地仙的存在,還能讓你區區一個凡人給教訓了?

「去你大爺的,老不羞的你要點臉不?」

「這狗屁的丞相女婿是我要當的么?」

「來來來,我給你娶個大肚子老婆,你要不?」

陳光蕊喊得唾沫橫飛,全沒了讀書人的文雅。

「反了,反了,給我打,打死他。」

殷開山暴怒,他早年可是跟隨太宗打天下的人物,何曾受過這種鳥氣?

一下子就起了殺心。

頓時,十來個家丁打扮的壯漢,手持鐵索、棍棒,如狼似虎的撲過來,要鎖了陳光蕊發泄。

「父親,不要!」殷溫嬌大驚失色的喊道。

怕父親情急之下傷了陳光蕊的性命。

可現在的陳光蕊已經不似先前般手無縛雞之力。

幾腳就把壯漢們踹飛了去,其他人駭的踟躇不敢上前。

「好好好,想不到你還是個練家子,老夫走了眼了。」

殷開山大怒,倉朗朗拔出腰間寶劍,就要上前撲殺。

「老不羞的,你也不怕閃了腰?」陳光蕊輕蔑的一笑。

可一交手才發現,殷開山竟然厲害的緊,動作敏捷如猿猱,全不似六旬老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