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滿世界妖精,你讓我取經?》[西遊:滿世界妖精,你讓我取經?] - 第6章 不可以色色,大師原來你也是花和尚啊

吃喝玩樂過罷。

趁着月色,陳光蕊叫了兩個最漂亮的女子進了房,準備痛痛快快的**一番。

說起來也真是可憐。

無論是在地球,還是西遊世界裏的陳光蕊都是未經人事的初哥。

現在有了本錢,他當然要放肆放肆,所以準備來個雙飛。

「不可以**哦。」

可陳光蕊剛要脫美女衣服的時候,這個聲音就響起了。

他沒有理會,繼續辦事兒。

「不可以**喲……」

如此,這個帶着一種莫名的奇怪韻味兒的聲音,猶如和尚念經一般不斷的回蕩在陳光蕊腦海里。

弄的陳光蕊很快就沒有了興緻。

就連該雄起的,剛有了點兒跡象,隨後就沒有了動靜。

「我焯,給小爺閉嘴。」陳光蕊忍不住怒吼了一聲。

這尼瑪也太折磨人了,火急火燎的想辦點兒事兒,一直有人在你耳旁說「不可以**」。

陳光蕊殺人的心都有了。

「哎呦,少爺,您這是怎麼了?」

「是奴婢們,什麼地方伺候不周到么?」

……

兩個女人被陳光蕊沒來由的怒喝嚇了一跳,連忙收手跪了下來。

小心翼翼的告罪求饒。

陳光蕊看着兩人,心裏頭像是火燒,可奈何心再熱也沒有用。

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只有望而興嘆的份兒。

只好擺擺手讓兩人退下。

陳光蕊氣惱的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壓低聲音罵道:「該死的,哪個混蛋在裝神弄鬼搞老子?」

眼前一點白光一閃,出現了一個身披袈裟的年輕和尚虛影。

一圈寶光瑩瑩於其周圍,讓其看上去寶相莊嚴。

「焯!」

陳光蕊一看這死光頭就來氣,抄起一把從並夕夕上買的西瓜刀就架在了對反的脖子上。

「死禿驢,剛才就是你在我耳邊念叨『不可以**』的?娘的信不信我砍哭你啊?」

和尚依舊淡淡的笑着,似乎一點兒也不意外。

「施主,你這刀鋒利么?」

「尼瑪,老子砍哭你,你試試看老子的刀鋒不鋒利。」

陳光蕊那個氣啊,操起西瓜刀衝著光頭虛影就劈了上去。

可沒砍幾下他的虎口就被震得流血,再看西瓜刀已經卷了刃,廢了!

「尼瑪,死禿驢。你特么沒事幹不去念經,來這裡禍害我幹什麼?」

陳光蕊又買了一把槍,對準了光頭:「信不信老子一槍崩了你?」

「我賭你的槍里沒有子彈。」光頭仍舊老神在在的開口,充滿了自信。

這非常燕雙鷹的台詞和神情,讓陳光蕊愈發的火大。

毫不猶豫的就扣動了扳機,結果卡克了。

陳光蕊痛苦的扯了扯頭髮,心裏罵道:「系統,你賣的東西能不能靠譜點?」

【叮,這,這是正常現象了,安啦!】

我去!

陳光蕊更氣了。

「你看,貧僧賭對了吧,你的槍里沒有子彈。」和尚自得一笑。

「我——你——你聽不懂我說的話的重點嗎?我說的是我的槍里有或沒有子彈的事情嗎?」

「我是說,你個死禿驢給老子死開,別在老子幹事情的時候,在老子耳邊念叨,鬼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