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滿世界妖精,你讓我取經?》[西遊:滿世界妖精,你讓我取經?] - 第9章 你若不從,一刀兩斷

「給老子吃下去!」陳光蕊照魏徵的肚子就捅了一劍。

魏徵吃痛張嘴,一嘴的毒藥就被吞入腹中。

「這是毒藥,金仙來了也解不了。」

「我娘要是有半點兒閃失,你們也不用活了。」

「跟我陳光蕊拼,你有這個實力么?」

說完,又捅了魏徵好幾劍。

魏徵是頂級地仙,不會這麼容易死。

陳光蕊帶着一身的血污,如法炮製了殷開山。

殷開山只是煉精化氣的修士,能不能得活就不知道。

做完這些,陳光蕊才凶神惡煞的離開。

一路上,凡人甲士們嚇得如同老鼠見了貓,躲得遠遠的,不敢看陳光蕊。

陳光蕊揚長而去之後,魏徵趕忙摸出了幾顆療傷丹藥草草吞下。

稍稍穩定住傷勢之後,又給殷開山療傷。

然後他施法封印了周圍知情之人的記憶。

今天這事兒要是傳揚出去,鬧得人盡皆知的話。

他們兩個大唐宰相的臉算是丟盡了,弄不好還得被皇帝懲罰。

「魏丞相,這該怎麼辦啊。」殷開山疼的臉扭在了一起。

現在兩人的命也同樣被捏在了陳光蕊的手上,心中晦暗異常。

他們沒有想到,陳光蕊這麼難對付。

「先回去再說。」

魏徵黑着臉,捏了個遁術法決,帶着殷開山回到府邸。

立刻着手檢查身體和解毒。

嘗試了一番之後,魏徵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辦法解毒。

殷開山滿臉的失望,抿了抿嘴道:「魏丞相,現在成這樣了,該怎麼辦啊。」

「哼,還能怎麼辦?要不是你逼迫他,能是現在這種尷尬的境地嗎?」

魏徵滿臉的怒意,殷開山這廝,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魏丞相,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這主意是你出的,人是你選的,現在出事兒你怪起我來了?」

「現在我殷開山快要成長安城的笑話了,您可不能不管我。」殷開山不無埋怨的道。

魏徵心中冷笑——你殷開山早就成長安城的笑話了,還不明白嗎?

「哼!人的確是我選的,主意也是我出的,可我沒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的愚蠢。」

「竟然想出這種拋繡球這種愚蠢的招數。」

「這樣也就罷了,連句好話都不會說,硬生生的逼得陳光蕊反了,你有上面臉責怪本相?」

魏徵憤怒的反駁。

殷開山見魏徵生氣了,縮了縮脖子,不敢與其對視。

連忙放低態度,拱手道:「魏丞相勿惱,剛才是老朽昏聵氣急出言不遜,您別往心裏去,現在該怎麼辦,還請魏丞相示下。」

魏徵端着抿了口茶,才讓殷開山起身。

思忖片刻道:「為今之計,也只有你另找人扮做陳光蕊如期上任,以解你殷家困局,也給皇上一個交代。」

「至於,其他的,你不用操心了,我自會處理。」

「明日,你需要向皇上上本啟奏,言明前兩日你府上和今日平康坊妖邪禍亂之事兒。」

殷開山先是鬆了口氣,但聽到魏徵讓他把自家那點人醜事抖落出來。

立刻就不樂意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