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從覺醒太古凶神血脈開始!》[玄幻:從覺醒太古凶神血脈開始!] - 第2章 怎麼會是魔功

「當!」

在李落帶着趙飛離去半個時辰後,一道鐘聲從趙氏家族的主宅傳出!

鐘聲威嚴、冷漠,透出滲人的寒氣!

聽到鐘聲,趙鼎露出冷笑!

這是家族召集族人的信號,看來,趙飛已經將他被打的事情告到了族長那裡去了!

整個趙氏族人一時間都紛紛向鐘聲傳來處聚攏,趙鼎卻不慌不忙,等完全消化了筋脈中的靈氣,這才慢悠悠走去。

「我的飛兒,你好慘啊!……那天殺的小廢物在哪裡!快去將他給我抓來打殺!」

剛到一座堂皇大廳外,就聽見裏面傳來婦人的哭罵聲!

趙鼎嘴角一撇,這哭罵的婦人,定是趙氏旁支趙老五的小妾趙金蓮,也就是趙飛的母親了。

他神色淡淡的進入大廳,瞬間就有數十道目光投射過來!

「趙鼎,你還敢來!」

一道身材短小,留着山羊鬍,滿臉黑斑的中年男人騰的站了起來,身上殺氣很重,立刻要動手的模樣!

「老五!」

大廳深處,坐着一個紫袍老者,面目威嚴,正是趙氏族長趙風,他低喝一聲,趙老五立刻低頭,恨恨坐了回去!

趙風目光落在趙鼎身上,眼底浮現一抹冷峻,道:「趙鼎,李供奉已將事情說了,這件事,雖是趙飛不對在先,但你下手太過陰狠,不顧親情血緣,我罰你進虎魔山鎮守草藥莊園一年,你可服氣!」

聽到虎魔山,不少族人都是皺眉。

一旁的供奉李落神色更是一變,出聲道:「族長,虎魔山距離荒雲城abc 里之遙,妖獸出沒,極為險惡,要鎮守虎魔山莊園,最好是武徒五級以上的修士,趙鼎不能修鍊,只怕……」

趙風擺手,道:「趙飛是武徒二級修士,趙鼎能將他打傷,想來實力也不遑多讓,李供奉,此事我自有主張,你不必多言!」

李落看了趙鼎一眼,只得退下!

趙老五和那那正在痛哭哀嚎的婦人聽到趙風將趙鼎發配到虎魔山,都是暗暗對視一眼,眼中露出冷冷猙獰,竟也不再開口。

趙鼎眯了眯眼,知道趙風根本沒將他當回事,只是隨便處置而已,他也懶得多爭辯什麼。

不過話說回來,今日掙脫了血脈枷鎖,趙鼎也正要尋個清靜之地修行,他在這趙府內呆的並不順心,那虎魔山雖然險惡,對他而言,卻不失為一個好去處。

當下趙鼎也不廢話,直接應道:「族長既然這般處罰,趙鼎服從!」

趙風將一塊兒青色令牌取出,拋給一個三十歲左右的漢子,道:「趙青執事,明日,你帶兩個家奴,護送趙鼎趕往虎魔山!」

「是!」

很快,眾人紛紛從大廳中出來。

一些族中老人看向趙鼎的背影,都有些不忍,但族長趙風走出,他們又連忙低頭離去。

回到院落,趙鼎從老槐樹下挖出一個木盒。

他珍重的將木盒打開,只見裏面是一卷藍色古書。

「老祖爺爺走時留下的東西,說是等我突破血脈枷鎖時再取出來,也不知這書上是什麼東西?會不會是什麼修鍊法門?」

老祖當年不僅封了趙鼎的血脈,還不允許他接觸武技功法,以至於趙鼎只能荒廢十年,被別人認為是廢物一個!

懷着期待,趙鼎將藍色古書打開,看了一眼,趙鼎就忍不住叫出聲來!

「怎麼會這樣!?」

這的確是一門修鍊功法,只不過,卻是一卷讓趙鼎都為之窒息的神通!

「九轉天魔訣!」

這赫然是一門魔道功法!

趙鼎瞬間手足發涼!額頭上,有着汗水滴落!

「老祖爺爺,他,他是天魔!」

天魔,是修士的大敵!人人得而誅之!所謂除魔衛道!便是修士要滅盡魔道邪修之意!

「老祖,老祖怎麼會為我留下這等魔道神通!?」

趙鼎腦海已經要炸開,他失魂落魄,今日突破太古凶神血脈枷鎖的喜悅,已經蕩然無存!

咬着牙關,趙鼎艱難的將藍色古書看下去,來來回回看了數遍,趙鼎終於確信,這古書記載的確是一卷魔道神通!

上面講述的,就是如何用魔氣蠱惑心神,如何用意念滲透心田,如何進入他人夢境,如何煉化鮮血,如何製造傀儡,如何下蠱,如何煉製魔丹等等!

趙鼎眼睛濕潤了,整個人軟倒在地,不敢置信的看着這些,他只覺得渾身無力,心飄飄的。

「老祖是個好人,是在他的帶領下,趙家才能發揚光大,他老人家更是出手殺妖除魔,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