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竟成了雲養女神》[玄幻:我竟成了雲養女神] - 第8章 澤水殿

房間陷入寂靜。

那人看着床鋪上的少女,兩人的目光都是有些獃滯的碰到一起。

江舟也是有些呆了起來,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沒想到自己女裝的樣子,竟然被外人看見了,將他震撼的腦子有些模糊起來。

那男弟子也是覺着腦海里彷彿是有炸雷響起,沒想到自己闖進了別人的閨房,就連他的聲音都變的顫抖了起來:「師妹,不好意思,師兄走錯了!」

他趕忙退出房間,一邊退出一邊打着招呼!

江舟趕忙將自己身上的紅裙脫下,變回了男兒身的樣子,當他再次看向窗口時,只見得那男子與另一位女子碰在了一起。

「師兄,你怎麼不進去啊?」那女子笑了起來,那聲音聽得江舟一陣心顫,實在太勾人了!

「師妹,咱們走錯屋了,這裡是其他師妹的閨房!」那男子靦腆的笑着,看錶情兩個人的關係似乎不錯!

「師兄,你還真會開玩笑!」那女子輕笑道,眸波流轉,她指着門外的兩個字說道:「你看這就是林靜師傅的房間啊!」

那男子扭頭看去,只見到門旁的柱子上,燙金的林靜兩個字就寫在那裡!

在澤水殿,每一個弟子或者長老都是擁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房間,房間門外會用特殊的礦物磨成粉末,與水還有房間主人的一滴血液攪和在一起形成特殊的金墨,只要主人不死,那墨跡就永遠不會消失。

那女子朝着房間走來,男子就跟在她身邊解釋道:「師妹,你聽我說,那裏面真的有一個好看的不像話的少女!」

可是等他們進入房間後,只見到江舟正坐在床鋪上閉目養神,除了江舟屋內並沒有其他人,更別說那個好看的不像話的少女!

「你你你,剛剛那個少女呢?」男子指着江舟顫顫巍巍的說道。

江舟緩緩睜開雙目,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問道:「嗯?你在說些什麼?」

「就是剛才那個紅裙少女,就那個…」他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那女子一腳踹出了門內。

江舟瞪大了雙眼,一腳就將一個人給踹飛了出去,只見那女子玉手一揮,一疊衣服出現在了江舟身邊。

「哦,對了還有這個!」女子從戒指中拿出一枚令牌,將手中的令牌向著江舟一遞,眼波柔和的看着江舟微笑。

江舟微微一愣,垂臉想了一下,這女孩為何要突然給自己這麼多東西,是不是抱有其他目的來的。

看出了江舟眼中的動容,女子一把將令牌塞到了江舟的手中,說道:「哎呀,拿着吧!」

江舟將令牌拿在手中,摩挲着這令牌,僅憑肉眼看都能看出這令牌的材質並不普通,突然,那女子動了起來,一把抓過江舟的手,用刀將他的手指給割開!

江舟一驚,怎麼說的好好的,突然動刀子了,他想掙扎一下,卻發現這女子的力氣大的驚人,根本掙扎不開。

她抓着江舟的手指,一滴血緩緩落在了令牌上,那令牌從古樸的灰色變成了金色,等到令牌完全變色後,女子似乎是心滿意足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