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能複製無限體質》[玄幻:我能複製無限體質] - 第5章 身如游龍,貌若天仙,飛仙洞中的嬴家禁地

第五章 身如游龍,貌若天仙,飛仙洞中的嬴家禁地

嬴昊被大道金蓮的蓮葉包裹在內,呼吸間滿是地仙泉的芳香,肉身力量隨着地仙泉的澆灌逐步增強,呼吸間能量粒子交錯,大道法則隨着肉身力量的暴增不斷融入他體內。

整個人宛如金剛菩薩一般瑩瑩發光,如瓷器一般的肌膚上光芒大作,無數的紋路在身體表面浮現,玄妙的符文構成無數蘊含神芒的大陣,又隱於其皮膚表面。

天仙體,貌若天仙,肌如寶玉,如天上的謫仙下凡,不食煙火、不墜紅塵。

天仙體的玄妙在此刻體現出來,嬴昊年紀還小,卻已經猶如小仙人一般遺世獨立,周身神光繚繞,光霞閃耀,緊閉的眼眸猛然睜開,一道紫色的神光若兇猛的雷電自眸中射出,洞碎虛空,使完整的大道法則都有些崩碎。

一旁十六祖睜開雙眸,呼吸間滿是能量粒子,藉此大道氣息濃厚之時也有所得。

只見蓮葉緩緩張開,其中的孩童靜靜盤坐。

無瑕的肉身在地仙泉的滋潤下慢慢改變,那肌膚如女子般一掐彷彿能擠出水,小臉晶瑩如玉,髮絲根根如黑曜石般發著光,最為詭異的是那一隻紫色的左眸,其中蘊藏着攝人的神光,看一眼彷彿天地寂滅,大道沉淪。

十六祖有些奇異地點點頭,暗自道:「昊兒有着地仙泉洗禮肉身,大道法則交織於體,天仙體改善其身,日後長大必然是如謫仙一般傲然於世,恐怕這世間再難有人的容貌能與他媲美。我嬴家的真龍,果然不凡!未來那帝路征戰,我贏家定要佔一個席位。」

嬴昊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無數異象也宛若泡影般漸漸消逝,但不變的是嬴昊那洗禮過後如幼龍般的強大肉身。

十六祖上前將其抱在懷中,忍不住捏捏那讓女人都嫉妒的小臉,把玩成各種形狀。

嬴昊皺起了眉頭,哭喪着臉,委委屈屈地看着十六祖,愣是十六祖不是gay,都差點彎了。

這時的十六祖,心中冒出一個匪夷所思的想法。

老子這一輩子的性取向,不會被一個孩子給掰彎了吧,這顏值,恐怕男人羨慕、女人嫉妒吧。

嬴昊眼珠子盯着十六祖,眸中的意味讓十六祖一拍額頭。

嬴昊:你丫不是彎了?

十六祖懶得理會他,他打量着四周。

伴隨着嬴昊宛如神話一般的悟道,地涌仙泉,大道法則交織於此地,那無數仙藥靈物也受到了小部分仙泉的滋潤,更加的成熟、飽滿,葯香味瀰漫,若是正常修士來此恐怕嗅上一口,就有悟道之意,瞬間能突破一個小境界。

而那無數仙獸魚雀,也都泛着神光,地仙泉的洗禮對他們同樣收益。

看着這奇異之景,十六祖笑眯眯地看着嬴昊,宛如看到了稀世珍寶一般。

這樣的天才給老子來一打,突破到聖人只是時間問題。

不再耽擱,十六祖抱着嬴昊飛身進入洞中。

一進入洞,瞬間萬籟俱靜,唯有河流的水聲響徹洞中,彷彿有一道隔音牆將外界與洞中隔開。

嬴昊吸了口氣,皺起了眉頭,這潮濕腐朽的味道有些難聞,不過也符合一個古洞的基本特徵,看起來這裡不常有人來。

十六祖往洞的深處飛去,一路上嬴昊悄悄地運動仙眸,卻讓他吃了一驚。

從洞口往內,石壁上滿是道韻符文,銘刻的密密麻麻,隱隱構成無數座凶陣,就算是一般的巨擘強者也不敢隨便闖入。

而十六祖明顯對這些凶陣了如指掌,沿着安全的地方避開一座座凶陣,到某一處突然一頓。

嬴昊往前望去,深不可測,唯有流水聲從前方傳來,而嬴昊的仙眸也傳遞給他危險的氣息,彷彿其中藏有什麼大凶之物一般。

十六祖穩住身形,對嬴昊道:「昊兒,這飛仙洞是我族禁地,你是我族神子,可以隨意出入,但切記到此處為止。往後不可再入,否則就算是我,也沒把握你能活着回來。你明白嗎?」

嬴昊點點頭,看着黝黑的洞穴也有些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