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神醫》[玄天神醫] - 第5章 青龍擺尾

許晴的朋友生命垂危,想請馬天羽幫忙。
「沒見到人之前,沒法給你任何保證。」
馬天羽決定低調點:「許姐,稍等下。」
而後抓起紅花油,倒了些在掌心,扶張馨雨坐下,抹在臉上。
「輕點。」
張馨雨心裏甜甜的,真沒想到,一個男孩子,如此細心體貼。
雖說臉上紅腫了,卻沒破皮,不用擦油,冷敷一下就可以了。
「小張,你看看,小馬多好,年輕帥氣,醫術高明,又溫柔。」
許晴對張馨雨使個眼色:「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抓緊。」
「主任,你也有機會哦,要是招天羽做上門女婿,也挺好的。」
張馨雨雙頰泛紅,羞急之下,頂了回去:「天羽大不了幾歲。」
「這倒是,我家彤彤,高三了,馬上就畢業了,過得真快。」
許晴撲哧笑了:「只不過,我家招了小馬,你別哭鼻子哦。」
「兩位美女姐姐,別拿我尋開心了。」
馬天羽哭笑不得:「我連自己都養不活,在雨姐這兒蹭飯。」
「天羽,救人如救火,我這個,這樣就行了,快去吧。」
張馨雨抓起鏡子看了看,覺得可以了:「晚上又那個。」
「好!」
馬天羽洗了手,拿着背包,和許晴一起離開了。
十幾分鐘後,兩人到了城郊的一處山莊。
這山莊挺氣派的,佔地好幾畝,一看就是有錢人住的地方。
進去之後,馬天羽感覺氣氛不對勁。
空氣特別壓抑,充滿了悲傷的氣息。
「不好,可能來晚了,小馬,快。」
許晴臉色微變,拉着馬天羽,一口氣衝到了二樓的卧室。
果然出事了。
樓上的人,不管男女老少,個個都在哭,兩眼通紅。
「完了,還是來晚了。」
許晴兩腿發軟,踉蹌而倒,半跪在地:「小馬,你走吧。」
「許姐,既然來了,沒理由就這麼回去。」
馬天羽扶起許晴,掃了眼眾人:「這兒沒死氣,應該還有救。」
「什麼?」
許晴激動得發抖,呆若木雞的看着馬天羽:「你能分辨這個?」
「懂億點點,真的走了,即便沒怨氣,也應該有亡靈死氣。」
馬天羽扶着許晴向卧室門口走去,卻被人擋住了:「滾!」
「閉嘴,小馬是我請來的。」
許晴決定賭一次:「小馬說,雖然沒呼吸了,卻還有救。」
「許晴,你好歹也是四十齣頭的人了,居然相信這麼幼稚的話。」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頭走了過來,冷冷看着許晴:「你的意思是,這小子比我厲害?」
「陳老,你雖是協會的會長,恕許晴說句不敬的話,中醫方面的造詣,真一般。」
許晴臉色一沉,說了門診部的經過:「小馬能用針灸根治心臟病,你卻沒這能耐。」
「許晴,你是不是老糊塗了?居然相信一個毛頭小子,這是不可能的。」
陳老雙頰扭曲:「迄今為止,沒任何人可以通過針灸根治心臟病。」
「老先生,你不行的,不代表別人不行,你不知道的,不代表不存在。」
馬天羽冷笑:「再說了,你們已經有了結論,讓我試一下,不會更壞。」
「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