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神醫》[玄天神醫] - 第6章 選古董

「欣岩,你問這話,顯得太過幼稚。」
陳老看了眼短裙少婦:「我學醫多少年,你心裏有數,可我的醫術,救不了你爸。」
「欣岩,我不想打擊你,可你的優越感太強了,太過自以為是了。」
許晴迅速補刀,扎得短裙少婦血淋淋的:「時間能說明什麼?你大聲的告訴我們。」
「對不起,是欣岩無知,還請先生原諒。」
短裙少婦柳欣岩,放低了姿態,對馬天羽行了一禮,尷尬的看着陳老:「陳老?」
「許晴,對不起!可以的話,我想收回之前那些膚淺的話,果然是學無止境。」
陳老對許晴行了一禮:「因為先入為主,覺得年輕人不懂中醫,所以託大了。」
「陳老,你客氣了,易位而處,我也會產生偏見,這是人之常情,沒什麼。」
許晴有了面兒,也不計較了,對馬天羽使個眼色:「小馬,陳老拜師的事?」
「老頭,抱歉啊!以你的天賦,還沒資格做我的弟子。」
馬天羽拍着陳老的肩膀:「不是我小看你,以青龍擺尾來說,你就沒法施展。」
「先生說的是,是長春沒這個福分,無緣跟着先生學習更高深的國粹精華。」
陳老見眾人一臉憤怒的瞪着馬天羽:「這針法,必須以氣御針,可我不行。」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不愧是失傳的古針法,難怪陳老之前那般激動。
只是知道針法,仍舊沒用,必須以氣御針,陳老是普通人,這活兒玩不轉。
「看在你剛才態度不錯的份上,可以做個記名弟子,學一些基礎的知識。」
馬天羽笑了:「你這年紀,想以氣御針,的確不可能了,上升空間有限。」
眾人憤怒了。
堂堂會長,居然只能做一個記名弟子,學了幾十年的中醫,還要學基礎。
然而,陳老的舉止令眾人下巴碎了一地,有的人連眼珠都快炸了。
小老頭不僅沒絲毫猶豫,還迫不及待的行了一禮:「陳長春,見過師尊。」
「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
馬天羽和陳長春交了聯繫方式:「沒重要的事,少打電話,發消息就行。」
「是。」
陳長春點頭。
別說吃瓜的路人懵了,連許晴都傻眼了,真沒想到,馬天羽這麼霸氣。
「我居然沒死,看樣子,閻王老兒嫌我骨頭太硬,現在還不敢收我啊。」
老者嚴國華睜開眼睛,看清環境,樂呵呵的笑了:「陳老,謝謝你啊。」
「國華,這一次,你謝錯人了,我沒這麼大的能耐,的確無能為力。」
陳長春有點尷尬,說了經過,而後看着馬天羽:「我師尊,馬天羽。」
「此話當真?」
嚴國華激動得發抖,兩眼放光,直勾勾的看着馬天羽:「小友,師承何人?」
「老頭,你也是老古董,開口就問師承,難不成,救你的人,是我師父?」
馬天羽臉色微沉:「師承和學歷什麼的,只是一段經歷,說明不了什麼的。」
「國華,如何?我師尊厲害吧,不僅是醫術,這張嘴,更厲害,懟趴你。」
陳長春大笑:「我師尊最討厭這些教條的東西,你這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