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神醫》[玄天神醫] - 第7章 一支發簪

「多謝許姐,古玩這東西,我懂億點點。」
馬天羽側頭一看,一片雪白,勾人心魄。
真沒想到,女兒都高三了,保養得這麼好,跟少女似的,嫩得可以掐出水來。
「說白了,古玩和人體類似,每件物品,都有它的脈絡,看準了就能分辨。」
「不愧是大師,這說法,真的是太精闢了,祝你好運,能找到一件滿意的。」
許晴用力吸了幾口氣,隨着急促的呼吸,蕩漾起了迷人波濤。
「許姐,你的身材真好。」
馬天羽悄悄的咽了口唾沫,發動無極仙瞳,迅速掃了眼,發現有不少水貨。
只不過,這不關他的事,當然沒必要多嘴。
比如那個昂貴的元青花罐子,就是山寨的,只是做得很逼真,能以假亂真。
「這小子,年紀輕輕的,居然這麼貪,莫不是,想要這個元青花大罐子?」
見馬天羽一直盯着那個價值千多萬的元青花罐子,柳欣岩握緊小拳頭盯着。
雖說這是老父的意思,由馬天羽挑件古董作為報酬,可這個罐子太昂貴了。
不管馬天羽的醫術多高明,始終是鄉下小子,送一件幾萬塊的物品就夠了。
「柳欣岩,你是不是該找小馬看看?要是不好意思,可以掛個神經內科。」
這反應盡落許晴眼底,冷冷哼了聲:「小馬知道分寸,不會如此失禮的。」
「許晴,難不成,你想招這小子做上門女婿?一直護着他,你圖什麼啊?」
柳欣岩懟了回去:「學了一點皮毛,加上點運氣,還真以為自己是大師了。」
「你的無知,刷新了我的認知,說你胸大,卻和我差不多,智商卻欠費。」
許晴冷笑:「要不賭一局,要是小馬沒拿這個破罐子,你必須給他道歉。」
「無聊。」
柳欣岩冷哼一聲,氣呼呼的走了:「真是好胃口,連鄉下小子都不放過。」
「這個女人,原來從骨子裡看不起小爺,看來得給她一點小小的教訓。」
兩人的悄悄話,別人聽不見,馬天羽卻聽的一清二楚。
只是沒想到,柳欣岩表面客氣,實際上是不屑一顧,壓根就看不起他。
為了打柳欣岩的臉,馬天羽轉了一會兒,看中了一支土裡土氣的發簪。
這支發簪外形古樸,透着一縷古老的氣息,雖是純金的,卻沒光澤了。
看着太土了,似乎和馬天羽挺配的。
馬天羽問了問那個戴着老花鏡的乾瘦店員,小老頭黑着臉說,二萬五。
馬天羽愣了下,一下就明白了,這是罵他,是個二貨,不識貨的土鱉。
一店子的古董,隨他挑,挑來挑去,最後卻挑了一支土得掉渣的發簪。
果然是土包子,什麼都不懂。
柳欣岩也是一臉嘲諷,瞄了許晴一眼,那意思是說,馬天羽就是土鱉。
「這女人,胸是大,沒腦也是真的。以小馬的能力,應該不會看走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