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神醫》[玄天神醫] - 第9章 不孕

「能否送我去醫院?」
龔玥妃的旗袍都汗**,粘在身上,婀娜多姿的,特別勾人。
馬天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龔總,你運氣不錯,不用去醫院,小馬就是醫生。」
許晴拽過馬天羽:「小馬,別發愣了,趕緊過來幫忙啊。」
「什麼?」
龔玥妃雙頰泛紅,眼中閃過一絲羞澀:「這方便嗎?」
她是女孩子,讓一個年齡差不多的男人按小腹,太尷尬了。
「當然方便,醫患之間,沒性別之分。」
許晴一言帶過山莊的情況:「小馬的醫術,可是大師級的。」
「啊?」
龔玥妃懵了,呆若木雞的看着馬天羽。
這麼年輕,年齡比她小,不僅是鑒定古玩的高手,醫術也高明,真不可思議。
「小姐,要是不嚴重,還是去醫院吧,讓馬先生診治,確實不方便。」
老學究使個眼色,就是提醒龔玥妃,小腹是重要地方,不能隨便讓男人觸摸。
「啊……不行了,越來越痛。」
龔玥妃臉都青了,看着馬天羽:「馬先生,那就麻煩你了。」
「那個誰,借你們的辦公室用下。」
馬天羽也不磨嘰,一個公主抱,抱起龔玥妃向後面的辦公室跑去。
男人氣息,撲鼻而入,龔玥妃雙頰泛紅,羞澀的閉上了眼睛。
馬天羽連咽了幾口唾沫,想起了許晴之前抱着他的感覺。
這會雖然沒這麼緊,可蹭動的幅度較大,感覺特別舒服。
衝進辦公室,馬天羽迅速瞄了眼,將她放在雙人沙發內。
正要觸診,發現她穿的旗袍,裹得嚴嚴實實的,沒法下手。
「這個沒法觸診啊。」
馬天羽搓了搓手,尷尬的看着龔玥妃:「麻煩你將旗袍解開。」
「我不行了,疼得沒法動,麻煩你了。」
龔玥妃雙頰扭曲,一臉冷汗,蜷縮着身子,解扣子的力氣都沒了。
「好香啊。」
馬天羽咽着唾沫,解開了領子上的布藝扣子,少女幽香,撲鼻而入。
比之前更香,她出了汗,裏面的體香更濃,令人迷醉。
經過一番努力,馬天羽成功解開了旗袍,抱着她,慢慢的脫了下去。
「的確和月經無關,是急性闌尾炎,幸好沒去醫院,否則就麻煩了。」
馬天羽按住又嫩又滑,宛如陶瓷一般細膩的小腹:「別緊張,放鬆。」
「啊!」
龔玥妃感覺手像烙鐵,炙熱氣息潮水般的湧進體內,要將她焚化了。
「小姐姐,你別叫啊,不知道的,以為我們在做……什麼呢。」
馬天羽弄清了病因,掏出銀針,開始針灸:「很快就好了。」
「什麼?」
龔玥妃呆若木雞的看着馬天羽:「這個不是要手術么?」
「三流醫生,才做手術。別忘了,中醫傳承了幾千年,比西醫悠久多了。」
馬天羽扎了最後一針,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