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之巔》[玄元之巔] - 第10章 落日之森

聽聞此言,戴天眼神微微黯淡,便將今晚所發生的事情一一告知了陳翼,從玉佩中父親的身影出現,到自己修鍊,再到老人出現將他置於大鼎內助他增強境界,最後到老人奪舍反而被滅,事無巨細,全部和盤托出,聽得陳翼神情不斷變幻。

他對陳翼沒有隱瞞任何事情,只因為在如今這個世界上,陳翼已是他最為信賴的人了,這一點,便是老人也比之不上。

「老奴該死。」陳翼突然低下頭顱,單膝下跪,滿臉的愧疚以及後怕之色,他竟然將少爺託付給了如此可怕的老人,差點害得少爺丟了性命。若戴天真的因此出現了什麼意外,那他,萬死難以辭其咎啊。試問將來,還有何顏面去見主人。

眼見陳翼跪下,戴天慌忙說道:「陳叔不必如此,只怪爺爺鬼迷心竅,再說了,我這不是還好好的嗎?反而還因禍得福,得了不少好東西。」

他揚了揚手中的乾坤戒,寬慰陳翼。

「對了,陳叔,這次回來,你還會再走嗎?」戴天扶起陳翼,同時轉移話題,不想讓陳翼再糾結愧疚此事。

陳翼眼中愧色愈濃,不過還是開口:「此次只是回來看下少爺,晚點便要離開,請少爺見諒。」

如今老人已死,接下來的日子,戴天得獨自一人生活,一個十六歲的孩子,他還真有點放心不下。但他也不可能帶着戴天在身側,他如今所做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危險,稍有不慎,便會喪命。他不可能帶着一起冒險。

「那些人,這麼多年了,當真如此鍥而不捨嗎?十三年了,還不願放過我們?」戴天像是知道陳翼要做的事情,眼中有寒芒綻放。

十三年了,一直還在追蹤着他們,一天不見到他們的屍體,就真的不甘心嗎?

他心裏清楚,這些年陳翼沒有出現過在他身邊,便是為了牽制一直在追蹤他們的人,將他們的注意力不斷引向其他地方,以便給戴天足夠安全和平穩的成長環境。

若非今日是戴天十六歲的生日,恐怕陳翼也不會冒險出現。

在玄元大陸上,十六歲,便意味成年了,這是一個分水嶺,對每個玄元大陸上的人來說都十分重要。

「少爺,如今葉老已死,那往後的日子,可就只能你一人生活了。」陳翼眼中有愧色,主人將少爺交給了他,他卻不能好好照顧。

「陳叔不必如此。」

許是看到了陳翼眼中的愧色,戴天輕笑道:「我已十六歲,便是孤身一人,也能照顧好自己的,倒是陳叔,出門在外,要小心才是。」

「對了,我還想問,陳叔,這些年,可有我父母消息。」戴天希冀又緊張地看着陳翼,想聽到一些消息,又怕有不好的消息。

陳翼搖了搖頭,道:「自從當年龍門關事件後,主人和主母便一直沒了消息。雖然帝族古家宣告主人已然身死,但我是不信他們會這麼輕易死去的。」

「那當年參與襲殺的那批人呢?可有查清來歷?」戴天又問。

這次,陳翼沒有直接開口回答,只是看着他,道:「少爺,如今你實力尚弱,知道得太多,於你而言,並不好。莫忘了,你還有三年的大劫要度。這樣吧,三年後,你若能度過此劫,老奴知無不言,如何?」

「三年大劫?什麼大劫?」戴天裝作一臉糊塗的樣子。

陳翼笑道:「少爺以為這事不說,老奴就不知道嗎?好歹老奴跟了主人這麼多年,這事,你以為主人不會對我有所交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