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之巔》[玄元之巔] - 第6章 鼎中機緣

戴天沒有因為老人的話有絲毫放鬆,直覺告訴他,不對勁,很不對勁。

他突然感覺,這個自己喊了十三年的爺爺,此時竟然極其陌生,與以往的慈祥,簡直判若兩人。

十三年前,陳翼抱着懷中的戴天,一路突圍,身受重傷,最後倒在一片竹林前面,當二人再度醒來的時候,便見到了眼前的老人。

那時的老人,仙風道骨,精神矍鑠,與如今完全不同。也正是老人,救了他們二人,後來,陳翼離去,將他託付給了老人,自此,這一老一小便是一直在一起生活。陳翼時不時會回來看望一下。不過陳翼每次回來,皆身袍染血,受傷頗重。

六年前,陳翼再度離去,自此沒有了消息。而戴天也跟着老人來到了這楓葉城,一直到現在。這些年裡,老人的身體越來越差,背越來越彎,咳嗽也越來越嚴重,已是風燭殘年。

這些年裡,老人從未曾告知過陳翼和戴天他的姓名,但戴天每次稱呼爺爺皆是出自肺腑的尊敬。

只是,如今,那個他口中的爺爺,似乎讓他感覺陌生之極。

戴天沒有再說話,心中想法百轉千回,老人也沒有再說話,只是鼎中,依舊有着一道道藥材不斷投入,葯香瀰漫,沁人心神。

不久,只聽「砰」的一聲巨響,大鼎閉合,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戴天,靜氣凝神,運轉功法,吸收藥力。」

這時,老人的聲音自鼎外傳來,將其的思緒拉回現實。

鼎外,似有火焰升騰,鼎內溫度開始升高,一道道藥材不斷爆碎,化為汁水,懸浮於大鼎內。

「呼…」

管他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戴天收回心神,更願意相信老人此舉皆如其所言,是在助他務實根基。

他雙眸微閉,盤坐大鼎內,靜氣凝神,易經洗髓錄悄然運轉,一道道藥材所化汁水,像是聽到召喚一般,不斷沒入其體內。

老人所投的藥材顯然並非凡品,戴天只感覺身體不斷發熱,原先因為易經洗髓的過程中所引起的傷痕,在藥材的滋潤下,不斷被癒合,肉身強度也在不斷提升。

不僅如此,他感覺自己的武道境界也在一路破關,體內隱約聽到一聲聲啵啵的聲響,僅僅半刻鐘而已,已經來到了玄徒三重天,若是正常修鍊,戴天自認沒有個把來月,未必能到達此境。

這讓其不禁舔了舔嘴,幹勁十足,皆是因為,這裏面的藥力,還有很多還沒吸收呢。

戴天拋開心中雜念,凝神靜氣,全力運轉易經洗髓錄,當藥力全部吸收完後,他此時已然達到玄徒六重天,這才堪堪止住,非是不能再晉陞,而是怕提升太快,根基不穩。

良久後,戴天睜眼,雙拳緊握,感受着渾身那涌動的澎湃的力量,神情興奮,他自信,若再遇到李風五人,絕對能輕易把他們打得跪下叫爸爸,即使李風是玄徒七重天。

與之前不能修鍊的狀態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多謝爺爺,可以把我放出去了,我現在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戴天拍打着大鼎,大聲喊道。

「莫急,還沒完。」

老人蒼老的聲音自大鼎外傳來,大鼎依舊關閉,緊接着,戴天只感覺到鼎內溫度似乎在不斷升高,他的身體不斷湧現着一股燥熱氣息。

未過多久,便聽到戴天在鼎內不斷拍打着大鼎內壁的聲音,同時不斷放聲大喊:「爺爺,我熱,再不放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