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御天下》[玄御天下] - 第2章 冤家路窄

肖敏把酒罈放下,佔了他的搖椅,難得歇歇神,

「那是,您的鼻子那麼靈,隔着條街都能聞出酒香,哪家摻了水的低階酒敢獻給您吶。也就獅子樓的酒食,配得上師父您的尊口。」

卜游聽出她話裡有話,坐在石凳上笑着倒了兩碗酒,一飲而盡,

「……好酒。說吧,有什麼事想求我?」

肖敏翻身從椅子上起來,溜到他旁邊,臉笑的別提有多僵。

卜游回過頭,差點兒嚇得滑下凳子,

「你可別學獻殷勤了,我差點兒都感覺自己看到孟婆了。有話快說。」

「師父,我想問你……借點兒銀兩。」

這話一出老先生嘴裏喝了半口的酒都嚇得吐出來,找了身上的絹子擦了擦嘴,咳嗽了兩聲,

「你問我借銀兩?這幾個月我也沒討你的孝敬,平常吃穿用度都是十二營解決,按理說,你應該有富餘才對。難不成又拿錢找別人拜師了?」

「兩個師父就夠我傾家蕩產了,我上哪兒去找別的師父。」

她這話說的不假,卜游不是他第一個師父,只不過武藝行當確實師承於他才得以精進。

「獨孤長姐的生辰不是到了嗎?我早早就開始攢餉銀,準備了上好的料子,找了最好的工匠,想給她造個玉笛。結果今天去取的時候,遇上個刺客,打鬥的時候……被摔了。小半年的餉銀,就這麼打水漂了。」

「那你去問那個刺客討錢啊,找我幹什麼?」

「我要是抓到他,就不會窮到問你要了。再說你看在我屋漏偏逢連夜雨,還打酒孝敬你的份兒上,先給我點兒,發了銀子就還。」肖敏越說聲音越小,也覺得自己確實不在理,可也不能全都怪她。

卜游聽完滿臉無奈的轉過頭,嘆了聲氣,

「你說你,好歹你師父我教出了好幾個聲名鵲起的徒弟,怎麼一到你這兒,就覺得自己幸虧隱姓埋名了呢?」

「這問題你不該問我,這隻有教不好的師父,哪有學不好的徒弟。你徒弟受那麼大的委屈,要放別的師父,就應該先安慰安慰,然後找到那個小子,替我抱不平才是。還有,你說你教我用內力的掌法和輕功還都不準用,我就只能用雲影離蹤步。還有,什麼刀槍劍戟學了也不讓我拿,說是學彎刀,結果讓我削筷子。哪有您這樣的師父,像個討債的惡霸似的。」

「嘿~你這小丫頭,我看就是我最近對你太好了……」卜游邊說邊找傢伙準備上家法。

這要是放在平常的姑娘身上,多半都嚇得腿軟了,奈何肖敏從小就是上房揭瓦的料。當初時齡救了她以後就找了故人教她琴棋書畫,想着找個合適的人,像平常的姑娘到了年齡嫁個好人家。

誰知道她對這些一概不感興趣,讀書的本事倒是不錯,可就是性子太洒脫,總是男子做派。

後來正巧卜游來找時雲起敘舊,說自己在蘭都郊外買了個雅居,打算過些清閑的日子。

那時候肖敏竟然對卜游的武藝羨煞不已,扯着他非要拜師,現在才知道什麼叫做年少無知。

卜游找不到趁手的傢伙,從袖子里甩出把短刀,徑直削斷了院里那棵榆樹上手腕粗的樹枝,兩三步就挪到下面接住,追在肖敏身後。

「當初是誰哭着喊着說,不學女紅,不喜醫術,不願跳舞,讀書自通,非要拜我為師,再辛苦也不願困在深閨樓閣。」

「哎……別追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那你給我站住。」

肖敏躲在庭亭外,和卜游隔着半個涼亭,伺機而動。

「以前讓你練力氣是為了積累底子,你那弱雞一樣的身子骨,提桶水都吃力。結果現在用個兵器都掌握不好力度,以後有你漲教訓的。所以,才讓你練彎刀。不讓你用內力,還不是因為你運息太差,用完了你就黔驢技窮,只能任人宰割。還嚷着什麼打破世俗,獨闖天下。現在倒怪我教授無方,那你師姐師兄,怎麼沒像你這麼沒出息。」

「那他們也沒全跟你學,說到底還不是我跟着你學的時間最長。」

「你個沒良心的小妮子,我今天非得教訓你。」

肖敏把放在樑柱上的手收回來,躲到另一邊,

「你就仗着時半仙不在,沒人給我撐腰是不是?」

「我告訴你,時雲起他就是今天在這兒,我也照打你不誤。你大可以看看他是向著你,還是向著我。」

卜游翻過欄杆,追在後面圍着院子好幾圈,肖敏還是挨了幾棍子,好在自己被打習慣了,比從前逃得快多了。不得不說,卜游這獨特的教課方式,確實讓肖敏輕功進步了不少。

好不容易挪回了營里,夏曦見她舉步艱難,就知道又是被自己師父打了,立馬找藥箱過去。

「嘶……疼,你輕點兒。」

「不是說出城之前拿了餉銀買酒看師父,怎麼還被打了?」

「別提了,我那個師父,整個一無常,吸血蝙蝠。」她趴在踏上還不老實,一激動又扯得傷口發疼,被夏曦把肩膀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