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御天下》[玄御天下] - 第3章 弱不「靳風」

肖敏還在奇怪,這賊的腦袋現在都這麼不管用了?不但大白天進別人院子,連臉都不蒙的。

不過她也沒打算下殺手,只不過覺得挺有意思的,想等到他跑不動的時候,直接捆了帶走。

「喂,你聽我說,我不是……」

「誰聽你說,我現在聽見你的聲音都覺得,污了我的耳朵。我今天就擰掉你的腦袋,做花盆。」

眼看肖五的刀快刺到他眼前,後面忽然傳來喊聲,她這才收住刀,

「小公子住手!」

喊話的人走上前,穿了身藕粉色的羅裙,看上去年紀要比肖敏小上兩歲,嬌容雲鬢,嬌小的很。

「悅華?」

小姑娘是莊主的妹妹,獨孤悅華,原來那個「小偷」就是方才接待的貴客,回房間的路上,碰上正在找風箏的悅華,過來給夠下來的。

「你是說,這個隨便翻人牆院的登徒子,是山莊的貴客?」肖敏來回踱步,打量着眼前這個比自己高上一個頭卻看上去腦子不太好使的小眼睛公子,笑起來眼角微翹,唇角微抬,露出顆犬牙。

悅華緊忙把她扯到一邊,回頭看了看,放低聲音,

「敏姐姐,那的確是來給阿姐祝賀的客人,是安邑靳氏鹽戶的兒子,據說銀湖很多的鹽商都在他們家的管轄,姓靳名風,字游川。」

「靳風?的確很適合他,這小身板,看着就挺弱不禁風的。」

旁邊那位的耳朵倒也好使的很,手上搖着的摺扇收好,抓在掌心,

「非也,非也,在下的名字實乃另有深意。是出自陶潛先生的游斜川,風字代表肆意洒脫,無拘無束,也算是家中長輩對我淡泊名利的期許。畢竟我們家,是三代單傳的富戶,這個,繼承家業才說明不忘本是不是?」

肖敏走鏢的時候,見到過各種各樣的富家子弟,千金小姐。雖然骨子裡多少有些傲氣和矯情,也不至於這麼招人討厭的地步。

而且明明眼睛很像,手和嗓音也一樣,可這張臉怎麼也對不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摔壞自己東西的緣故,就是怎麼瞧着都想照着臉上來一拳。

甚至覺得他笑起來眯着眼,沒個準兒的亂瞄似的,一看就是個色胚子。

完全不是一個神態,難不成真的是她想多了。

「對了,忘了介紹,在下姓靳名風,熟悉的人都直接喚我游川。既然有幸相識這位小公子,不知可否告知姓名。」靳風倒是對這個不打不相識的小公子着實感興趣,差點兒被削了腦袋還敢湊上前。

「她叫……」

「肖五,外人都這麼叫我。」肖敏隨口說了自己的名號,本以為這貨會聽了會忌憚些,但是似乎並不熟悉。

「肖五……你家的兄弟姊妹還不少啊。看小公子的身手有行伍底子,這是……」游川這才敢仔細打量她的穿着,看見她腰上系的腰牌。

「蘭都閆門十二營的鏢師?」說完他像是有些訝異,扶扇在身前,圍着肖敏轉了兩圈,自言自語道,「紫-赤-青,赤色公服,銀翼鏢師。玉牌下墜兩條穗,擺上兩側金珀,銀翼二級?瞧你的年齡,似乎和二小姐沒差多少,身量也沒有多魁梧,想來是有什麼過人的本事,深藏不露啊。」

肖敏聽他神神叨叨的呢喃了一通,也不算是個單會吃喝享樂的紈絝,不過估摸着也是聽書找樂子聽來的。

「那是自然,阿……小公子當初競選鏢師的時候,可是麟秀榜上的第五名,剛進十二營的時候,還不滿14歲,便是銅翼二級,四年就到了銀二。所以很多認識她的,都稱一聲肖五爺。」

這平常被人叫聲肖五爺不過是覺得受人抬舉而已,肖敏也沒覺得自己如何,現在聽悅華這麼一說,怎麼覺得說的不像是自己,倒像是說書的添油加醋的故事。

「爺就免了……」她拱手在身前微晃,「靳少爺,對不住,適才誤會將你當成了宵小。看你應年長於我,失禮了。」

靳游川覺得這小公子倒是能屈能伸,知道自己的身份,擔心招惹是非,還能低個頭。

「說的哪裡話。我雖年長你五歲,但是卻沒有你這一身的好功夫和威名,不過只會舞文弄墨,遊山玩水罷了。若非此次前來道賀,恰逢洛城的鹿韭花會,也沒機會見到東煜空前盛況和各處麒麟將才。實在是慚愧,慚愧……」

後院的丫鬟聞聲趕來,說是宴席馬上開始了,莊主特意差人過來找幾人前去赴宴。

獨孤悅華着一身藍衣白裳折襇襦,外衫長曳於地,衣袖款款,可謂華袿飛髾中的冰璃風采。

據說獨孤家先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