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御天下》[玄御天下] - 第4章 函谷關遇襲

一路上圍着洛城吃吃喝喝,什麼金銀鐵器、絲綢、藥材這些重要的通商物件沒見着,全是些五顏六色的衣裳、手絹,還有各種胭脂水粉?

說起這些來,靳游川倒是頭頭是道,聽說靳老爺子待人嚴苛,要不是因為夫人走得早,又不肯填房,只留下這麼一個兒子,也不會養成這個樣子。

除了逛花樓,就是逛酒樓、戲院……

肖敏平常為了護鏢風雨飄零,和山匪鬥智斗勇,都沒有這樣累過,還要在晚上守夜的時候保持警惕,幾乎沒怎麼休息。

一直到了函谷關附近,這裡地勢本就嚴峻,肖敏連夜打探了附近的山路,這才找到條相對好走的。

可是靳游川非要從關內走,說要去欣賞絕澗風景,離安邑不遠了,大可放慢腳程。

肖敏累的不想說話,也懶得和他辯駁,只好走了較陡的山澗上游。

沿路她就覺得附近有動靜,跟偶遇的樵夫打聽上下山的路,說是想看溪澗要翻過去,可是這裡的山勢偏陡,山崖又多,若是路遇刺客,很容易有危險。

她找機會和靳風說了這些,他像是沒聽見似的,只管坐在那轎子上,大爺一樣的滋潤。

反正自己該說的都說了,大不了來了人劫鏢,打不過她還有的是方法跑,到時候就別怪自己不講仁義了。

人歇到了下午,太陽沒那麼烈了,也開始犯困。

正當這時候,就聽見廝殺的聲音,肖敏讓靳風躲好,自己帶人出去對付刺客。

肖敏迎面一記箭刃,閃身躲過,眼看那箭奔着靳游川的方向過去,抬手甩了個飛鏢,那箭鋒才偏向別處。

這一通亂箭讓很多人沒有防備而受傷,緊接着藏在暗處的人開始趁亂靠近。

也不知道是衣服顯眼還是別的緣由,五個人徑直圍着肖敏過來,她用手指遷出袖口裡的繩子,照着面前那人頭前甩了銀針,才及時打破包圍出來。

她從地上踢起來兩隻剛才射落的箭,掰斷後羽從掌心轉入,拿在指間同時發出,對面的兩個刺客應聲倒地。

剩下兩人分側抄過來,肖敏趁着面前人逼近暗測後面劍刃和腳步的距離,佯裝進攻頓住腳步折向側面,背後人迎面一劍刺在同伴身前。

她趁着那人愣住的間歇,朝他腦後飛了一針,隨後倒下。

「哎……大哥,你手下留情,我上有房屋百十,下有黃金萬兩,美人、美酒、美景……你……想要什麼都成,留我……一條命。」

肖敏這才反應過來他們早有預謀,就是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接近那個白痴。

「肖五爺,你不是名聲特別大嗎?快……快救我!」

肖敏見他一無是處的樣子,真的是恨不得轉頭就走了。心裏想着,你打架不行,好歹躲起來別添麻煩吧。

現在還把自己的名號報給這些亡命之徒,以後想要她腦袋的,怕不是會更多。

「既然沒有立刻殺了他,應該是有所圖謀吧。像他說的,如果是想要財,大可不必這樣,若是傷了他,你們不但拿不到錢,還會被他爹到官府告一狀,到時候就不是江湖恩怨這麼簡單了。」

那人矇著面架刀在他脖子上,嗤笑一聲,

「錢?你以為我們要的就只是他家那點兒財寶嗎,這再高的金山,也有挖空的一天,我們要的,是取之不盡。」

肖敏沒太聽懂他話里的意思,這靳家難道還不夠有錢?他是想用靳風手上的什麼東西威脅更多人?可是這白痴看起來除了吃喝玩樂,念些胡謅的詩,也沒見和什麼官員接觸過。

「靳少爺,這時候就不必裝傻了吧,想必你已經把東西拿到手,之所以走這些無謂的路,就是為了不被人發現,對吧。」

靳風長着雙手,頭往後縮,眼睛四處瞟,

「我……我聽不懂你說什麼,什麼礦地……的。」

他說完反應過來說漏嘴了,閉着眼睛咬緊牙關,恨不得扇自己巴掌的樣子。

肖敏這才聽明白,這白痴身上應該帶着某個礦地的圖紙,這才被盯上。

「我可沒說是什麼,看來靳少爺是不打自招了。要是還想活命,就把東西交出來,不然我這一刀下去,你可就沒命享受這美酒、美景還有……」那歹人朝着肖敏看了一眼,「美人了……」

「什麼美人不美人的,哪兒來的美人。我不是不想給你,是真的不在我手上。這麼重要的東西,我爹怎麼可能放在我手上。我這人遊手好閒,你也看到了,我這帶的不是吃的喝的,就是胭脂水粉、還有些面具、皮影……什麼的。不信你可以搜啊。」

「那在誰手上?!」那人的刀刃逼近,越來越沒耐心。

肖敏總有種不好的預感,果然這白痴看向了自己,什麼叫狗咬呂洞賓,她算是見識到了。

別說地圖,她連張紙都沒見到,哪知道這些。

帶來的侍從傷了大半,現在肖敏又成了眾矢之的,只好應戰。

靳游川被甩到一邊,趁亂朝着山澗的後面逃走,肖敏費了好些功夫才突圍,又上來很多刺客,下山路被堵住,只能硬着頭皮往上面走。

她在附近叢中聽見聲音,看見靳風的衣角露在外面,翻身跳過去捂住他的嘴趴在他身上。

「別說話。」

肖敏把胳膊拄在他心口,聽着四下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