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御天下》[玄御天下] - 第5章 小狐狸與大狼狗

她隱約察覺身邊有火光,身上也不知是被汗還是溪澗的水打濕,肩胛鑽來些許冷風,一睜眼就覺得天旋地轉,實在沒有力氣動彈。

掙扎了半晌,還是老實的躺在那張晃晃悠悠的塌上,免得等會兒連安身的狹窄之地都沒有。

門口傳來腳步聲,肖敏先是警覺,動了動耳朵,然後倏然釋神。

等那開門的人進來,才不緊不慢的說了一句,

「有水嗎?」

「你醒了?小捲毛。」

肖敏的第一反應不是口渴不渴,而是這傢伙已經自說自話的給她起綽號。

靳游川走過去的時候,就見她側着腦袋直勾勾的瞪着眼,像是下一刻就要送他去見閻王的架勢。

「對不住,肖五……姑娘。」

他邊說邊轉過頭,肖敏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衣服被人換了,傷口也被草草的包紮過。

可是在她看來,事急從權,既然是為了救人性命,那就沒必要講究那些繁文縟節。

「那個……這裡實在偏僻,你受了傷,行動不便,所以我只好……我絕對沒有任何逾矩之行,完全是為了救人於水火。」

肖敏自己還沒說什麼,這小子就一副生怕自己惹上殺身之禍的樣子。

「說完了嗎?」

「……差不多了。」

「幫我取碗水。」

「哦……好。」靳游川取了燒好的熱水,兌了溫的才遞過去。

肖敏被身上的傷折騰的發了汗,口渴的緊,連喝了三碗才長呵口氣,倒像是飲了洛城的杜康似的。

她靠在榻後邊,塞了枕頭到腰骨上墊着,露了一隻胳膊出來。

上岸的時候,靳風為了幫她包紮,直接撕了衣袖。

肖敏被這火烤的熱了,把散落在襟前捲曲的頭髮抬手撥到頸後,身上蓋着的那件外衫不安分的滑落一旁,映出火光下她微帶汗珠的前頸和嬌嫩的臉頰,弱白的雙唇顯得腰身也孱弱些。

之前靳風始終將她當做重義輕利、言語犀利的羅剎,沒想到為了救個萍水相逢的人竟能如此搏命。

況且也沒見哪個羅剎生的這麼攝人心魄的,至少現在坐在對面的可以這麼形容。只要不開口說話。

「看夠了嗎?露只胳膊有什麼好看的。」

果然一開口,靳游川瞬間清醒,還在尋思着,可惜了,生的副美人像,卻是個煞星的性子。

「知道你想問什麼,我在十二營的名冊上清清楚楚的記錄著,肖敏,十有四,女。之所以被人叫五爺,是因為我覺得女裝麻煩,外人難免認錯。而且營里招人的時候就由國君親書,不限男女,只論能力,這幾年的女鏢師也不在少數。」

她這一番輕描淡寫的解釋,倒是讓靳風更加琢磨不透。這稱呼何止是因為穿個男裝,關鍵的她那傳聞中旱魃般的力氣,還有平常的姿態,身量又因為習武矯健些,比尋常的閨閣女子要高挺。

「今日多有冒犯,還請姑娘不要介懷。」

「無妨,你是為了救我,又不是佔便宜。」

「當真?」

「不然我應該鳴鑼喧鼓還是拿着菜刀追你,說要娶我過門,否則挖眼封喉?」

她就這麼輕描淡寫的略過了靳風被揣在心口上和嗓子眼,不知道怎麼開口的事。

肖敏想起之前在山澗,那伙賊人提及的地圖,也不知道怎麼會託付在他這麼個人身上。

還真是應了那句,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結果還是被拿走了。

可他飛的那記扇子,如果不是有些行伍底子,是不可能一次就扔的那麼準的。

她邊尋思邊盯着邊上的人瞧,瞧的人背脊發涼,感覺像是要被生吞活剝似的。

「那個……我出去找些吃的,你先休息。」

「好。」

她這麼一答應,靳游川更覺得瘮得慌。黃鼠狼給雞拜年什麼樣,他現下的心情就什麼樣。

不過誰讓自己欠了這位女俠一命,說實在的,也說不上欠,本來就是打算自己掉下來的。

之所以一直往山上跑,就是想讓跟在他身邊的人有機會脫身。

本想着把歹人的注意力轉到肖敏身上以後,她會因為氣不過自己走。

結果人不但留下來,還捨命相護。

他在林子里打了兔子回來,洗剝好,在屋子裡架的柴火上有模有樣的烤着。

正弄着呢,就聽見旁邊跟着笑聲抖得那塌傳來晃晃悠悠的「吱吖」。

「你笑什麼?」

肖敏把外衫袖子套好,端着胳膊慢彎腰,蹬上了鞋。

忍着肩胛的作痛,拿了了爐火對面的瘸了腿的凳子,墊了塊木頭,

「我是在笑,堂堂的鹽戶大商獨子,竟然還會打獵燒火照顧人,這些應該輪不到你來做吧。」

靳風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