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御天下》[玄御天下] - 第6章 玄玉圖

下山的路被血煞的人圍住,再這麼躲下去,兩人遲早會被發現,一傷一傻,雖說是裝瘋賣傻,但這小子藏得太好了,肖敏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再賭一回。

「靳游川,真的地圖在你身上嗎?」

他蹲在後面歪過頭,眼珠微動。

「我要是真圖這個,昨晚趁你休息的時候就將你送去閻王殿了。再說就算我拿了,也得有命享啊。」

靳游川唇角微動,低聲哼笑,

「沒有。」

「那就好辦了。」話音剛落,還沒等人反應過來她要幹什麼,就被一腳踹出去,整個人呆坐在外頭,眼睛看着對面快瞪出來。

血煞的人聞聲轉頭,看到了坐在地上的靳風,立馬拿起手上的兵器,團團圍過來。

他以為肖敏是要把自己扔出去,賣個人情好找機會逃跑,畢竟真的圖不在這兒,只要東西沒被拿到,他們一時半刻就不會有危險。

人快走到身邊的時候,肖敏從後面躲着的地方走出來,站在他面前,

「諸位,這就是你們在找的鹽戶之子,不過可惜,你們要找的地圖,已經被人搶走了。不信的話,你們可以搜一搜這小子的身。」

底下的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人群中讓出一條路,剛才領頭的人走到了前面,眾人行禮,稱其一聲「大祭司」。

那人留了兩撇鬍子,體型瘦高,翹起的眉下是雙鼠眼,抬手捏着下頜那捋鬍子的時候,稍厚的嘴唇間咧出顆稍尖的牙。

以肖敏學來斷人的經驗,這種長相的,多半都是說書人口中那些,奸臣淫賊,匪徒流寇。

總之,怎麼瞧怎麼不像好人。

他盯着肖敏湊近打量,靳風坐在地上也看出此人不善,咳嗽了一聲。

「我瞧着這身段、長相,莫不是這小子的侍寢婢女?跟着這麼個窩囊的人多沒前途,小丫頭,你要是肯告訴我東西在哪兒,我保證讓你下半輩子衣食無憂,過着吃香喝辣的生活,如何?」

靳游川沒有做聲,他知道就算是背後受了傷,以肖五的底子,想突圍還是很有可能的。

只是覺得這「大祭司」被**蒙了豬油心,光顧着看長相,要倒大霉了。

肖敏沒有破口大罵,只是輕笑了一聲,

「好啊,那你走近點兒,這事兒不能讓太多人知道。」

她邊說邊從抱着的胳膊伸出指尖,招手示意,這傻大個還真信了,走過來沒兩步就被她奪了腰上的佩刀,點了穴道,架在他脖子上。

「你會武功。」

「何止是會,要是真動起手,就你這些蝦兵蟹將,不足為懼。」靳風從地上拍了泥土起來,還不忘整理下鬢髮,從容自若的走到她身邊。

「我這人確實沒那麼深謀遠慮,但最起碼還知道要找個人保命,你說是吧,肖五爺。」

周圍的人聽見了他這麼稱呼,多多少少都聽得那些說書人和江湖流言,照他們聽來的,肖敏應該是像那個山上的雷霆一樣,長的像是一頓可以吃下半頭牛的彪形壯漢。

總歸也就是當個茶餘飯後的玩笑來消遣,結果現在因為這小子動不動拿這點來誆人,不知道以後自己又要被傳成什麼樣了。

「麟秀榜上的……肖五。」

「呦,大祭司還知道這個呢?現在可信我的話了。」

她自己都沒怎麼當回事,倒是被靳游川狐假虎威一番,要知道當初並非是靠她一人之力進了麟秀榜。

雖然參營的時候已經習武五年,可論內息身法,她的資質並不是很好。

所以在打完入圍那場以後,就在營內結識可信之人,互相幫襯打聽對手消息,知己知彼,才想出了應對之法。

如果說毫無準備,人生地不熟的就等着比試,自己當時的底子,很難進營。

雖說是被家裡的「無常」老頭推進來的,可到了地方發現也不失為個好去處。她提升為銀二以後,就經常在潼關走鏢,難得來蘭都,還被這麼個麻煩纏上。

「我數到三,你們若是不讓路,我就拿這位『大祭司』的項上人頭,送給各位做見面禮了。」

她邊說邊把刀刃靠近那人的脖子,剛要數就被攔住。

「且慢……你們剛才說東西被搶走了,可是真的?」

靳游川抬手抖了抖袖子,

「若是真在我身上,也不會自投羅網了。她身手沒問題,又不代表能將我一併帶出去。再說要不是得手,那些人怎麼會把我們丟下,自然是沒了用處,便棄之如敝履了。也就是我們命大,還能被急流拍回岸上。」

肖敏聽得都半信半疑了,別說是這些人,不過到現在她也不知道這小子說的到底是什麼地圖,那扇子她也見過,不像是裏面藏了東西的。

莫不是用了什麼特別的筆墨書寫,需要些方法才能顯形。

正尋思着,她身邊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解了穴道,抓了她手腕。

幸虧肖五反應快,用手肘的寸勁兒擊了那人的腹部,換手接住了快掉落的刀,往上順勢割破了大祭司的胳膊,在他胸口稍催內力出掌打出去兩丈遠。

趁着那些嘍啰去扶人的時候,轉頭拉着靳游川用了流雲縱離開了。

<

猜你喜歡